2万所幼儿园消失背后

转自上观新闻,作者连俊翔、许涵毅。

两年来,2.04万所幼儿园消失了。

2022年,全国幼儿园数量出现了2008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比上年减少5610所。2023年,幼儿园数量相比上一年又减少了1.48万所。

它们因何而消失?

1

过快出现的幼儿园关闭潮

众所周知,幼儿人数减少,是幼儿园关闭潮的主要原因。

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202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3年,学前教育在园幼儿4093万人,较2022年减少了534.5万人

以近二十年的数据来看,出生人口与幼儿园数量的变化趋势基本保持一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2016年和2017年的出生人数都超过1700万人,但进入到2018年,二孩效应减弱,当年出生人口为1523万人,2019年为1465万人,2020年为1200万人。而幼儿园数量的下滑则出现在2022年,对应的正是2018-2019年出生的幼儿。

500

不过,中国幼儿园关闭潮来得非常快。

这里可以对比一下日本的数据。1950年,日本的出生人口进入负增长,当年同比减少了13.3%。而幼儿园数量开始明显缩减,要到1986年、也就是人口开始缩减的36年之后。

而在2015年之前,日本幼儿园数量的减少速度非常缓慢,常年在1%以下。这主要是因为幼儿园调整了入园额数,一些偏远的幼儿园,即使人很少,仍在坚持办园。

500

相比之下,中国幼儿园关闭潮与出生人口的间隔时间仅为5年,且幼儿园数量出现下滑的第一年即2022年的降幅为1.9%,2023年的同比降幅就猛增达到5.12%。

这是什么原因?

2

疫情加速民办幼儿园倒闭

对幼儿园来说,孩子不会一下子完全消失,只要收入还可以,招不满人也可以继续存在。但一旦收入和成本平衡被打破,恐怕就离关闭不远了。

国内幼儿园数量的快速下滑,和收入变化是息息相关的。

保教费是幼儿园收入的主要来源。但疫情期间,幼儿由于居家无法入园,导致幼儿园的收入归零。

这对民办幼儿园冲击更大。

根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2022年的调查,有33%的民办幼儿园自2022年疫情以来,就没有收取过保教费,36%的幼儿园已退还保教费。仅有约2.2%的幼儿园不需要退还2022年两个学期的费用。

收入没了,但人力成本、固定资产等日常开销却照常。

在其收集的1034份问卷显示,尽管极力压制成本,约36%的幼儿园每月支出金额在11-30万元间,有13%的幼儿园,开销在30万元以上。

根据这个调查,84%的民办幼儿园存在资金短缺问题。其中,负债超50万元以上的幼儿园,占比达到38.2%,有超过12%的幼儿园负债超过160万元。仅有1.5%的幼儿园无负债压力。

500

生源在持续减少,负债又在增加,自然关停便成为了第一选择。

数据显示,民办幼儿园的数量早在2020年便开始下降,三年来已减少了7467所。

500

3

公办幼儿园仍在增加

与民办幼儿园不同,这几年,尽管增速有所下滑,公办幼儿园的数量其实还在增加。

500

这其中有政策的原因。

2018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幼儿数占在园幼儿总数的比例)达到80%左右”的目标。

比较典型如浙江,尽管幼儿园数量在不断减少,但公办和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增加很快。

500

2011年开始,浙江省便开展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旨在提高学前三年入园率和普惠性幼儿园的覆盖率。在《浙江省发展学前教育第二轮三年行动计划(2014—2016年)》中提到,2016年浙江普惠性幼儿园覆盖面要达到80%以上。2021年浙江省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超过100%。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56.69%,普惠性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91.03%。

2023年,教育部认定的148个学前教育普及普惠县(市、区、旗)中,浙江占了31个,全国数量最多。

4

城乡差异、城“进”乡“退”

另外,城乡幼儿园减少的比例也并不相同。

十年间,中国的城镇化率从53%上升到66%,人口往城市迁移的同时,城市幼儿园数量不断增加。即使是在2022年,依然有2.88%的同比增长。

作为城镇化的结果,一是农村人口大量流向城市,导致农村地区人口老龄化加剧;二是年轻一代进城务工,减少了在农村地区生育子女的需求。

农村幼儿园在2021年同比减少2.89%,2022年降幅达到5.12%。

500

从占比上来看,2021年是个分水岭。

在此之前,农村幼儿园数量相比城镇更多。2021年以后,城市幼儿园数量就超过了后者。

一些省份也主动从政策上适应城乡人口变化,如湖南在全国率先提出全省范围内有序组织幼儿园“设并转撤”,在城镇新增人口集中地区新建、改扩建一批公办幼儿园,而农村地区原则上不再新增幼儿园。

5

人口流出城市幼儿园减少更快

人口从农村、城镇迁入城市,也从经济弱省迁入经济强省。而这体现在不同省份幼儿园数量的变化情况。

比如人口外流严重的东北三省,幼儿园数量也是全国最早开始缩减的。

早在2018年,辽宁幼儿园数量就开始减少,且降幅逐年增加,关闭的幼儿园数量越来越多。近五年来,已关闭了1376家幼儿园。

黑龙江也是如此。在2020年开始缩减,2022年降幅为3.51%。

相较之下,一些人口流入省份,在2022年幼儿园数量依旧在增加。

例如长三角的上海、安徽、江苏都属于人口迁入省市,因此,尽管出生人口在下降,但常住人口总量受影响较小,2022年,幼儿园数量也是只增不减。

500

消失的2万所幼儿园,并不均衡消失于时空。在一些城市,热门的幼儿园仍然踏破门槛。

2023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强调,“要深刻认识人口和社会结构变化,对教育布局结构和资源配置调整的紧迫要求”。

数据显示,2021年出生人口为1062万人,2022年出生人口为956万人,2023年为902万人。以此推算,接下来幼儿园招生将继续面临冲击。这并不仅仅是数字的变化,而是对教育资源配置提出了新的挑战。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