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出国闹的笑话

500

中西方文化有很大的差异,尤其是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会产生许多的误会和笑料。笔者长期从事外事工作,先后跑了70多个国家,遇到不少这类的笑话和趣闻还有自己的独特经历。闲来无事,把这些东西整理出来,供大家欣赏。

一、不要轻易说“OK”

一次在荷兰,我们去演出,按照当地的习惯,团员们都要分到当地人家里居住。荷兰是海洋民族为人非常热情,有一对中年夫妇领到我们的两名团员后,又是帮着拿行李,有是问寒问暖。其中一个团员只会说OK,所以不管荷兰家长说什么他都一边点头,一边说OK。

荷兰人以为他会英语就滔滔不绝的拉起了家常:

“你们这次来荷兰我们非常的欢迎。”家长说。

“OK,OK。”那个团员说。

“尤其是到我们家来,我们全家都非常高兴。”

“OK ,OK。”

“我家里有四口人,还有一只小狗。”

“OK,OK。”

这时荷兰家长话锋一转说:

“可惜我的父亲刚刚去世,我还有点悲痛。”

“OK,OK。”

荷兰家长一听OK可就不干了,心说怎么我父亲去世他还OK,顿时就反了脸,大声吼叫起来。等我听到喊声,过来一问原因。连忙把我们的团员叫到一边:“你知道他说什么你就OK,OK的,他父亲刚刚去世,应该说些安慰的话,你不会英语就说不会,不要引起对方误解。”经过我一解释,这个荷兰家长理解了马上恢复了笑容。

通过这件事,我向全体团员宣布了一条纪律:不会说外语就说不会,不要轻易说OK。

二、  德国人的认真

一次在德国人家居住,我的一个团员给我说了他们家房东的一件事,从而看出德国人是多么的认真。他说:“我们一到家德国人就非常热情,拿出德---汉字典跟我们交流,我们也积极响应比比划划总算还能沟通;可是,不一会男主人拼命地跟我们说着什么,脸憋的通红,我们仍不明白。他先是翻字典,然后满屋子找东西,不一会他拿出一个针线盒,比比划划;看我们还不懂,他以下子冲进了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来。我们被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他先是拿刀在后背比划了几下,然后,拿出针线做了个缝的动作。我们突然明白了,原来他想说,他后背开了一刀,缝了7针。真是虚惊一场。”

我说:“德国人就是这样非常的认真,他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明白他们的意思。所以,德国这个民族发展很快,这和他们凡事认真的性格是分不开的。

三、 吃鱼的困惑

一次在捷克,我和我的同事上饭馆吃饭。由于语言不通,又看不懂菜单,我只好靠比化来表达意思。

我说要鸡蛋,说英语他不懂,我就学着鸡叫,咯咯咯咯,然后用手做一个圆形,侍者领悟的挺快,吗上知道是鸡蛋。

我接着说要牛奶,他还是摇头,我把手放到头顶做了个犄角状,然后,学着牛叫,焖焖--------------,他知道是牛了但以为是牛肉,我只好在胸前又做了几个挤奶的动作。他终于明白了是牛奶。谢天谢地,总算是搞清楚了。最后是鱼,我无论怎么做他都不明白,我只好要了一张巴掌大的纸在上面恭恭敬敬的画了一条小鱼。他这下也明白了。好了。我们就等着吃吧。

谁知道等鱼端上来一看,我们傻了眼了,只见盘子里的鱼和我们画的一样大小,而且就一条,显然,侍者理解成我们要一条“小鱼”,而不是要雨这道菜。

四、   找厕所的诀窍

一次在俄罗斯的莫斯科,我们解散逛商店。跟我在一起的一个男团员突然内急,我们赶紧打听厕所在哪?由于在俄罗斯,我的英语用不上,只能靠比划了。只见那个男团员对一个俄罗斯大妈,比比划划,大妈始终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最后急得他脸通红,后来,急中生智,他自己蹲下,让俄罗斯大妈也蹲下,然后,用手做了一个抛物线的动作,嘴里还嘘-----------------的配合着。这一招还真灵,俄罗斯大妈马上明白他是要上厕所,连忙带着我们找到了厕所。只是多少年过去了,他那惟妙惟肖的动作和表情,还有那位俄罗斯大妈的特殊表情让我终生难忘。

五、      买鸡腿

一次在韩国,我们去演出,由于不适应韩国的饮食,所以,演出前很多女演员饿了就让我们一位不懂外语的男士去买炸鸡腿吃。这个老兄拿到钱后赶忙从后门跑到街上,看到一个快餐店,他就比比划划的要买鸡腿,由于语言不通韩国老板不知道他要买什么。只见他冲着老板,哦------哦-------哦叫了几声,然后照自己的屁股一拍,老板顿时明白了他要买什么,于是给他包装好带走。等他回去给大家打开一看,除了几个鸡屁股以外,一个鸡大腿也没有。因为他拍的是自己的屁股,所以,老板以为他要鸡屁股呢。

六、不是匕首

一次陪我的头出去到斯洛伐克,在机场安检是一个人一个隔间,进去后要把随身带的包打开,然后,一样一样的检查。我差不多10分钟就完了,然后在外面等我的头出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只见我的头从隔间满头大汗地出来了。我问是怎么回事,他气呼呼地说:“别提了,就是这个砚台害了我,那个检查的士兵问这是什么?我说是写字的,他仗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一把抢过去做了个匕首扎人的动作;我一看,一把又抢回来,做了个不是匕首的动作。我们两在那里抢过来抢过去,比比划划,最后,他确实看不出有什么危险才放我出来。以后,再不带这玩意出来了,本来是想当礼品送人的。”我听了也免不了笑了起来。

七、不能谦让

一次在欧洲一个国家参加国际民间艺术节,我们的演员都分配到当地人家里居住。走的时候大家高高兴兴,第二天集合普遍都喊没吃饱,我问他们为什么没吃饱是东西不够吗?他们说:“吃的东西很多,只是当主人问我们饱了没有时,我们说一边点头,一边说差不多了,按照中国人的习惯主人肯定还要在让一让,我们就等着他劝我们再吃点,谁知道主人二话不说,端着吃的东西就进了厨房,我们也不好再要只好饿着肚子。”听完后我知道了原因,我说:“欧洲人没有客气再让一让的习惯,你们必须实事求是地说,没吃饱就说没吃饱,不能说摸棱两可的话。”大家按照我说的办了后,再也没有谁饿肚子了。

八、  讲礼貌的德国人

一次,在德国,我们三人住在一个德国人家里。家里就是老夫妻两口子,对我们非常的友好,主动把家门钥匙给了我们。做晚饭的时候,女主人一边换游泳衣,一边问我们想吃什么,我也直截了当的说,想吃面条。然后,她就问了一些细节,我都一一回答她了,她非常高兴地说,非常清楚,然后就跳到了游泳池游泳了。男主人对我们也是必恭必敬的,特别的讲礼貌,能的我们都有点不自在。

晚上是艺术节的开幕式,演出结束后,大家纷纷拿起啤酒拼命地喝。我的主人们和一帮老年人坐在一张长型桌上,开怀畅饮。看我们过来了,男主人非要让我喝一杯啤酒,然后对大家大声喊着说:“看那,这就是MISTER 吴,在我家里居住。”说完照我后脑勺扇了一下,我知道他有点喝高了,也没跟他计较,喝完杯中酒就走了。

第二天起床后,在客厅里,男主人非常诚恳而又认真地给我说:“对不起,MISTER 吴,我昨天晚上真是喝多了,不应该失态,我向你郑重道歉。”说完冲我必恭必敬的鞠了个躬。我很受启发,也很感动,本来这事已经过去了又是在喝醉的状态下,但德国人做事非常认真,他们一定要正式道歉,因为他们不希望别人把他们看成是一个卤莽的民族。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学习。

九、      去机场

一次在埃及,我们代表团准备离开宾馆去机场。我以为埃及接待方已经安排好了就习惯性地上了头车,司机和往常一样友好地点了点头,就启动了汽车。开了一会他突然用阿拉伯语向我咕嘟了几句,我虽然不懂阿拉伯语但我能感觉到他是问去那里。看来埃及礼宾官没有给他交代清楚,我用英语告诉他:“AIRPORT”,他还是一头雾水。我急中生智,伸开两个胳膊,做飞机状,嘴里还“呜--------------呜---------------”的学着飞机的声音,他突然明白了,掉头就往机场赶去,还好,大队人马也刚刚到,我只是虚惊了一场。

十、  在意大利打的士

在意大利打的士可不容易,大街上根本拦不到车,需要到指定的地点去排队;但也有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找个咖啡馆,给老板点小费,让他帮你打电话叫个车来。但我开始不知道这个窍门,按照国内的习惯在大街上拦出租车,意大利人非常友好热情,见我拦不到车就主动带我去一个咖啡店,老板听了情况二话不说,拿起电话就给我要车。不一会,他指着一辆出租车说,那是你的车。我谢了老板,然后上了车,司机也很热情,很快把我拉到了目的地。我按照表上显示的数字给司机付钱,司机拿到前后突然问了我一句:“你是苏格兰人吗?”我说不是呀并表示不解,他接着说:“苏格兰人不给小费呀。”啊哈原来如此,我连忙给他塞了小费。意大利人真有趣,说话还挺幽默,想要小费还不直说。可能在欧洲人看来,苏格兰人是比较小气的。

十一、在天主教堂唱革命歌曲

一次在加拿大参加国际民间艺术节,组织者把开幕式设在了教堂。我们作为参加者去教堂也无妨,参观一下西方的宗教活动也是可以开眼界的。等到各有关人士讲完话以后,我们突然被告知,每团都要出一个节目,而且是无伴奏的合唱。在此之前,我们听了教堂唱诗班的合唱,水平非常高,而我们这个团是以蒙古族民族歌舞节目为主,主要是舞蹈,有唱的吧还是独唱。另外在教堂西方国家认为非常神圣的地方,歌曲的选择也很重要。团长有点为难,通过导游告诉组委会,中国队可能出不了节目。但组委会坚持每个团都要出节目无一例外,突然,一个团员向团长建议说,“团长,咱们就唱赞歌吧。”这个主意好,赞歌是蒙古族民歌,前面又有长调,很适合教堂这个氛围。就这么定了!轮到中国队演出的时候,一个男高音演员先唱起了悠扬的长调,在空旷的教堂上面的空间,长调声迂回缭绕,非常的动听,在场的老外全都惊呆了。当长调唱完时,我们全体团员开始合唱:“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红旗把赞歌唱,歌唱亲爱的共产党,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唱到这些歌词时大家都互相看着发出会心的微笑。老外不懂汉语,当然不懂歌词内容,随着我们的歌声,拍手伴奏,当演唱结束时,整个教堂里,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我们也高兴地开怀大笑。且不说歌词如何但音乐旋律是共同的。

十二、在美国滑水

一次在美国盐湖城参加国际民间艺术节,我们代表团都是住在当地人家里。我的主人是个律师,比较富有,自己还有游艇。一天,他带我们团里男男女女好几个人去湖里乘坐游艇。当开到湖中心时,他突然问到,谁想滑水?大家面面相虚,谁也不敢下去。我自报奋勇说,我来试试。说实话我虽然会游泳,但从来没有滑过水,也不知道这水到底有多深。但我喜欢冒险,喜欢参与。主人帮我穿上救生衣戴上滑水板后我就从后边跳进了水里。主人从游艇左侧伸出一个两米长的杆子,我抓住杆子大喊一声好了。只见主人突然加速,我腾的就丛水里蹦出来了。脚下两个划板起初不听我指挥,来回晃动,我弓着身子,慢慢做着调整,寻找着平衡。不一会,划板听话了,我慢慢直起了身子,在游艇的飞速带动下,我也风驰电掣般的在水中滑行,啊---------------太刺激了!船上的人都为我叫好,我大声对他们喊:“快照相呀!”船上的相机卡卡的响着。就这样我足足滑了20分钟,上船后连主人都冲我说:“好样的,了不起,第一次就能滑的这么好。”回家后他逢人就说:“He did it!  He did it!”(意思是:他成功了)。那天我别提有多高兴了。

十三、有惊无险

出国旅行免不了要乘坐各种交通工具,相比而言,我认为飞机还是最安全的。到目前为止,我大约乘坐了400多次各个类型飞机,没遇到过一次危险的情况,每次都很平稳。如果说有什么特殊的“意外”,还真碰到两次,但都有惊无险。

一次乘英航飞机从埃及非伦敦,到达伦敦上空后,正好是下雷雨,还不时的有闪电。飞机在伦敦上空盘旋等待下降的机会。突然,机长说了几句话,只见乘务员纷纷跑回自己的座位,但表情仍很轻松。不一会,就见外面机头处一团火球一略而过,飞机突然拉起来。原来是静电起火,飞机迅速拉起了离开这个云团。我当时并不知情,以为“洛克比空难”又要来了。后来飞机经过一番盘旋安全降落,听接我们的人讲,刚才的情况很危险,如果机长没有经验,处理不得当,就容易出事,好在英航的机长素质非常好,驾驶技术高超。使我们真的是有惊无险。

还有一次在澳大利亚,从堪培拉飞悉尼。距离非常短,只有45分钟,机型也不大,就30多人还是螺旋桨的。快到悉尼的时候,飞机突然掉下去了一百多米,把正在服务的乘务员一下子摔到椅子上。飞机的后排一个中国女孩失声尖叫了起来。这个过程可能也就几秒钟,很快飞机就平稳了,机长在广播里向大家道歉说是他的操作失误。我当然是虚惊了一场,好在我们一直系着安全带,没有什么大碍。

老实讲,飞机的事故率仅是八百万分之一。所以尽可以放心的去坐吧。      

十四、同性恋大游行

每年的6月20日左右,是欧洲的同性恋的节日。有一年,我们访问德国柏林,正好赶上了这个节日。好在我们是提前一天到了柏林,所以,我们的参观没受到太大的影响。但是不管我们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来自欧洲各国的男女同性恋者。他们有的坐着车,有的徒步在马路上行走。很奇怪,这些同性恋者好象对人非常热情,认识不认识都和你打招呼,也可能他们认为大家都是来过节的呢。正好我们代表团里全是男的,有的人隔着车窗向那些男同性恋招手致意,对方马上回应,可能把我们当成来自中国的“同志”了。

第二天在电视里看到游行真是声势浩大,男女都有,强烈的音乐震撼着空间,整个柏林市挤的水泄不通,热闹非凡。顺便说一句,这个活动的原文是非常美好的意思叫LOVE PARADE(爱情大巡游)。

十五、站在地球的特殊地点上

在英国伦敦有个格伦威志天文台,在这个天文台里有一个东西半球分界线。我曾经站在这条线的两侧照相留影,这意味着我同时站在地球的东半球和西半球上。我给这个举动称为“一步跨两球”。

在瑞士和列之顿士登交界处有一座桥,是两国的分界线。在这座桥的中间有一条线,线上有一个碗口大的小圆圈,圆圈一分为二,分别写着两个国家的名字。我曾经一脚踩着这个小圆圈摄影留念,这就意味着我一脚踩在两个国家的土地上。我叫它“一脚踏两国”。

埃及的苏伊士运河约50多米宽,是重要的水上交通枢纽,也是非洲和亚洲的分界河。我曾坐渡船游览这条美丽的运河,当船到河中央时,我放眼看去,两个大洲同时尽收眼底。以这个为背景,我摄影留念,这意味着我同时看到了两个大洲。我称其为“一眼望两洲”。

十六、在加拿大下错飞机

一次,在加拿大旅行,我们乘飞机从多伦多到加拿大中部的里贾纳市。飞机飞了两个多小时后,我们认为就到了,同行的还有一个教授,他去过里贾纳,他也肯定的说到了。等我们下了飞机以后,我一边等行李,一边环顾四周,心想总应该有一个写着里贾纳的标志呀。可是没有,行李转了一会了也没有我们的。我连忙问了旁边的一个加拿大人,这里是里贾纳吗?他说,不是,这里是撒斯喀通,是这个省的首府城市。我马上意识到我们下错了飞机。没容我多想,我就向最近的一个地面航空服务点跑去,一个女士见我急急忙忙的样子,知道我遇到了急事,马上迎着我就跑过来了。我把情况向她说了,她马上拿起对讲器和我们乘坐的那个航班联系,谢天谢地飞机还没起飞,机长听了我们的情况后:“马上说我们可以等他们,请尽快安排他们登机。”加拿大的地面服务员们马上为我门开辟特殊通道,以最快最便利的速度安排我们通过各种检查,并随时报告我们的位置。等我们重新上了飞机以后,乘务员还微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没关系,这是常有的事,欢迎你们回来。”这件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为加拿大一切为乘客服务的精神和做法所感动。对比我们的民航服务,我觉的还是大有可学之处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