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府捞面:上市易,开万店难

1月2日,两家茶饮品牌同日递交招股书;1月15日,两家面馆品牌同日传出要IPO。

15日,市场消息指出,和府捞面计划进行规模1亿至2亿美元的香港IPO;遇见小面正与银行商讨,考虑在香港IPO,预计筹资规模约为1亿美元。一夜之间,面馆这个赛道变得热闹起来,“面馆第一股”花落谁家俨然有了悬念。

当然,相较而言,和府捞面是较早传出要IPO的那一个,最早可以追溯到两年前,而且它最近还喊出了要开万店的目标。

1

和府捞面要冲万店

曾三年亏损7亿

和府捞面最早传出要IPO的消息,是在2022年1月28日。当天,绝味食品发布的一份公告透露,其所投资的和府捞面拟境外上市。现在疫情结束已经一年,和府捞面再度传出上市消息,并计划最早在今年完成IPO。

疫情三年,和府捞面和许多同行一样,日子也不好过。绝味食品在2023年7月22日的公告中提到,和府捞面在2020—2022年这三年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6亿、-2.11亿、-2.99亿,合计亏损超7亿。

500

另据“财经无忌”报道,和府捞面在2022年经历了2次全员降薪、近10名VP级高管离职、加盟战略方向调整等。离职高管涉及的部门不仅包括产品、运营、IT、品牌、加盟、开发,甚至还包括行政。

进入2023年,随着疫情结束,和府捞面的情况有所好转,上半年扭亏为盈,营收8.46亿元,净利润为1385万元。到12月22日,在一场品牌战略发布会上,其创始人李学林表示将正式开放加盟,进入“直营+联营”的经营模式,并且给出了具体目标:未来三年,和府捞面将寻求“5000+事业合伙人”进行联营,至2026年,计划开设2000多家和府捞面门店,以及1500多家阿兰家门店。更长远的目标也被提了出来:下一个十年,向20000家店的目标迈进。

500

△图自餐宝典

和府捞面创立于2012年,现有直营门店500多家,从2015年至2021年累计获得6轮融资。其中最近的一次是2021年7月的E轮融资,金额高达8亿元,腾讯为投资方之一。阿兰家是和府捞面的子品牌,定位于牛肉面,2022年5月在和府捞面的大本营——江苏南通开出第一家店,现有门店54家(据窄门餐眼数据)。

从和府当前的数据和实际情况来看,先不说万店,单是要实现未来三年的目标,这个难度就已经不小了。

2

和府捞面扩张的两大障碍

和府捞面身上有很多标签,像“养生面”“书房养心面”等,但如果要从其中挑一个最显眼的,那恐怕还得是“贵”。一碗面将近40元,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认知。

有报道称,和府捞面已经把一半菜品“打到了30元以下”,然而效果似乎并不明显,在某点评平台上,和府捞面多家门店的人均消费依然在40元左右。这样的客单价,对于和府捞面的联营扩张来说,是个不小的障碍。

在前面提到的发布会上,李学林透露,未来10年,和府捞面将下沉至2000个以上县级单位,同时深度布局,将每个城市门店密度提升5倍。试想一下,40块钱一碗的面,在一线城市尚且被人吐槽太贵,进了县城又会有多少人买账呢?

500

△图自餐宝典

另一方面,和府捞面的投资门槛也比较高。它在联营合作申请表上罗列了几个投资预算区间,分别是100万以下、100万—200万、200万以上。作为对比,它旗下阿兰家的投资预算给定的范围是30万—100万以及100万以上。由此可见,和府捞面单店投资预计在100万元以上。而根据NCBD(餐宝典)的调研,2023年,在餐饮创业者单店投资意向中,可以接受100万元以上的仅占5.3%

总的来说,在餐宝典分析师看来,和府捞面联营扩张的障碍主要有二:产品价格高,单店投资大。这将极大地限制它的扩张。而如果要在2026年开设2000多家店,保守估算,未来三年要开1500家,平均每个月要开42家,这还没算闭店情况。难度可想而知。

那么阿兰家呢?这个新生的子品牌,能达成目标吗?

3

阿兰家,也难

阿兰家被和府捞面寄予厚望。在它之前,和府捞面孵化过多个子品牌,如“小面小酒”“财神小排档”“Pick ME”等,不过这些品牌都未能激起什么水花,也并没有出现在三年计划中。反倒是阿兰家,作为和府旗下的新成员,给定下了三年开店1500家的目标。

阿兰家与和府捞面有两大明显不同:首先是产品,它定位于牛肉面,赛道足够宽广,也不需要任何市场教育;其次是价格,客单价28元左右,比和府捞面低了10块钱之多,算是消费者能够接受的水平了。此外,在单店投资上,阿兰家的门槛也比和府要低很多。

显而易见,与和府捞面相比,阿兰家更适合放加盟。事实上,这可能也是和府一开始对它的定位,就是用它来快速扩张、快速增收。早在去年春节期间,餐宝典就见到阿兰家招合伙人的告示牌,彼时距其首店开业仅8个月。

但是,阿兰家也有自己的问题。它最大的问题在于产品

阿兰家最初叫“阿兰家·兰州牛肉面”,想要切入兰州牛肉面这个超级大赛道,谁知没多久便遭遇了海量的负面评价。“愤怒”,是很多人去吃过之后的共同反应。在消费者的评价中,“非常失望”“恶心到家”“侮辱兰州牛肉面,侮辱甘肃文化”这样的话语比比皆是,抨击之激烈令人讶异。

不过,这些评论并非无端谩骂,都是事出有因,甚至可以说是阿兰家“咎由自取”。根据餐宝典的实际体验和观察,发现阿兰家尽管在招牌上明白无误地写着“兰州牛肉面”,但实际上呈现给顾客的却跟兰州牛肉面毫无关系,说是“挂羊头卖狗肉”也不为过。其中主要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面是机器面而非手工现拉的,面的粗细只有3种可选,面里的萝卜是腌制的而非新鲜的,点的宽面续的却是细面,等等。

这种种叠加在一起,让人感受到了店家对兰州牛肉面的巨大背叛,让人感到失望与愤怒。所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阿兰家的招牌换了,“兰州”不见了,现在叫“阿兰家牛肉面”,它的合作申请页面上则是“阿兰家红烧牛肉面”。

500

500

△阿兰家的招牌(左旧右新)(图自餐宝典)

改换门头后的阿兰家,没有再遭遇之前那么猛烈的炮火,但是在点评平台上,有关它产品的吐槽依然不少。同时,与门店管理有关的一些问题也暴露了出来。

另外,阿兰家的开店速度也稍显缓慢,从2022年5月至今才开出50多家店。要想在未来三年开1500家,那基本上一个月就要完成过去一年半的量——真的能做到吗?

4

结语

由以上分析可知,不管是和府捞面还是阿兰家,要完成未来三年的开店计划,都存在不小的困难。甚至可以说,和IPO相比,开万店对和府来说要更难一些。除非做出调整,比如价格进一步降低、选址不局限于商场,等等。而这背后,又将关乎品牌定位。

国内的面馆市场,暂时还没有千店品牌(有个品牌曾经昙花一现),更不用说万店。将来如果哪天诞生了一个万店面馆品牌,那它一定会是产品普适、价格亲民,并且大街小巷随处可见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