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人能站着把饭要到吗?

文 | 延观风

过去三年,海内外的防疫力度落差导致对外交通受到较大限制,加上国内觉得自己高贵的自由或财路受到侵犯的哭天抹泪群体,着实积累了不小的“润”的势能。防疫政策调整、跨国交通运力逐步恢复后,出现一波“润向自由”的小高潮不足为怪。

500

与润人长年自诩的“精英”、“独醒”标签不同,放开后出现在华人网络上的润人形象并不体面:举报东家最后直播要饭的“金牌讲师”,爆梗无数的“甜甜圈”,饿死在发达国家的前大象公会成员……他们不仅过得不如以往几十年的印象般靠润出国逆天改命,反而持续在社交媒体上暴露自己满是补丁的屁股,更打了其精神母国的脸。

500

并不自食其力的“美国梦”

“移民立国,多元包容”是美国吸引润人的口号,“美国梦”是润人共同的底层意识形态,期望一个在自由包容环境下发挥自己的辛勤与才智,过上美国中产一样的大豪斯大牛排大排量汽车的生活。

可实际上,从20世纪初到滞胀危机,美国工业能力最强、蓝领一人工作养活全家的60多年,也是美国最不欢迎移民的60年。只有在早期狂野发展的工厂和种植园里,以及80年代后大量低端服务业的岗位上,美国才对润人张开怀抱,保证他们有机会作为廉价劳动力,为本地中上层的美国梦而辛勤努力。

500

美国工业产能与移民占总人口比重拥有负相关关系

当然,富人餐桌上的残渣往往比穷人的口粮更有营养,即使从事低端劳动,润人的生活质量还是能较母国有很大提升(近几年的中国润人除外)。

归根结底,这是因为战后发达国家资本主导的全球化经济分工让经济活动超越了主权国家边界,但经济活动成果的分配仍然严格按照主权边界执行,好比生物学中的半透膜,把收益吮吸到发达国家境内,把成本拒之于发达国家门外。

一台苹果手机需要巴西、智利人挖铁铜矿,中东人挖石油,在台湾生产芯片,运到大陆电子厂组装成型,最后运回美国摆上货架。苹果依赖垄断资本的定价权,割走了全环节中明显超出研发活动价值的利润。从爱尔兰免税天堂漏回美国的利润成为苹果白领的高收入,他们的工资又通过买星巴克、开大排量车到超市采购等等,下渗为服务员、加油站员工、清洁工等群体的收入,而苹果白领缴纳的税收被美国政府以福利形式支撑起了底层的甜甜圈生活。

500

需要参与劳动成果分享的人是生产成本的集中载体,但美国并未老老实实支付产业链上各国劳动者应得的报酬,而是以各种各样的“债”赖掉了应偿付的成本,我国提出的和平赤字、发展赤字、安全赤字、信任赤字,莫不源于发达国家的四处赖账。

对于中国,“债”的形式就是美债。为了维持国际竞争力,中国长期将汇率维持在较低区间,本质上是牺牲本国产品的交换能力换取美国市场准入。巨量的廉价工业品也不能即时换回美国产品,而是大量以美债的形式承诺“延期兑现”,相当于在现期内无偿占有了中国人的劳动成果。

500

即便如此,我们手中的美债还不具有完整购买力,美国人有一万种理由拒绝我们将美债兑换为高科技产品或优质资产。汇率、赊账、购买力,三大不等价交换要素构成了国内代工厂不拿出充足的社会产品提高工人待遇、足额负担社保的客观原因之一(主观原因另说)。

至少中国还能以国家实力保证稳定与安全,相比拉美、中东、非洲人民的“血债”已属幸运。如果中国厂弟厂妹都能上五险,尼加拉瓜香蕉工人不吃香蕉而是正经的三餐,智利人把铜矿利润保留在国内,塞拉利昂人在和平环境下领着工资挖钻石,那扣减成本后的美国收益就支撑不起“美国梦”所许诺的生活账单了。

500

联合果品,一家以枪为商标的水果公司

第三世界到第一二世界是一次大分层,发达国家内部又存在层层细分,本质上都是外层多数人供养内层少数人的结构,多数人的贫穷是少数人富裕的必要条件。难道在美国刷盘子、做麦当劳点餐就比东南亚的同一工种科技含量更高?难道在美国乞讨比在拉美乞讨产生了更多社会价值?但非中国润人依然可以实现收入的跃升,乞讨者也能摄入其他地区穷人视作奢侈品的高热食物。

500

所以润的核心不是找到一个劳有所得的地方,更不是“被埋没”的才智终于能在香甜的空气中自由发挥,而是把自己凑到国际食利群体的桌下捡一些残羹冷炙。但这并不妨碍发达国家又当又立,把搭便车包装成自食其力的“美国梦”,把捡剩饭包装成“自由民主私有产权”制度无往不灵的优越性,一边诱惑国外的廉价劳动力过江之鲫,一边也给已经入境的润人挂上可能永远也吃不到的胡萝卜。

润人的本质是讨债人

骗哥们可以,但别把自己骗了。在美国工业的黄金年代,政治精英还是非常清楚这个道理:7个人供养1个人会让那一个人过上优渥的生活,1个人供养1个人只会让两个人一起受穷。因此美国两党都不怕小润、怕大润,他们严格把住移民大门,尽量可控、有挑选地接收外来劳动力,防止太多移民进入美国同享剥削大餐,缩小全球与美国的“赡养比”。

到了发展中国家,逻辑就反了过来:怕小润、但不怕大润。本国劳动力被发达国家有计划地分批吸收走,本国需要承担的治安、用工、社保等成本没有显著下降不说,要以高标准奉养的发达国家人上人却多了一批,里里外外输了两次。

可如果大量润人涌向应许之地,那润的“规模效益”就显现出来了:既然发达国家把跨国经济活动的收益收归国内,把需要分享发展成果的人挡在国门之外,那么润人就通过地理上的迁移实现成本与收益的归一,说白了就是用肉身翻墙朴素的手段去发达国家讨要发展债。

一台各国共同劳动生产的苹果手机的大部分增加值被记作美国GDP,再由几个苹果白领除作很高的人均GDP,成为编织美国高端高效高科技经济景观的一条统计丝线。那么现在润人就要来修正美国人均GDP的分母,让它更加真实反映生产美国所坐享的财富,究竟应该归功于多少人。

美国利用垄断议价地位,用极低的价格赊账换走第三世界的商品,以别人的短缺维持自身浪费无度的物质生活,那么润人就来到美国本土要吃要穿,要住宿要医疗要教育,测试一下美国物质文明的成色。

500

美国为了享受廉价的石油、矿产甚至是毒品,在世界各地输出买办、混乱与战争,那么润人自然就不畏惧雨林毒瘴的考验,穿透美军保障的和平边境,把不均匀的安全成本渗透回到美国自己的头上。

美国编造了一出新自由主义神话,在伟大的自由市场和私有产权制度下,经济可以无根无缘地增长,生活可以轻松惬意地变好,那么润人没有理由不来这流淌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享受无成本的“超市长菜”、“免费医疗”和快乐教育。

500

大美利坚国务院的外宣平台“分享美国”能骗你吗?

颇为黑色幽默的是,奥巴马的民主党大打少数族裔牌,少数族裔公民生育率远高于白人,但这还要18年才能投票,必须引入更多非法移民并恩赐他们合法身份,力图把德州、佛州这些共和党铁票仓掀翻。加之白左泛滥,欠债的民主党竟与讨债的润人实现了奇怪的双向奔赴。

尤其是拜登上台后,一方面新冠摧残世界经济,发展中国家更难维持底层民众的基本生存,去地主家讨债分粮的大军更加汹涌;另一方面是2020年混乱险胜的余悸促使民主党继续不择手段扩大票仓,拜登对非法移民采取了欲拒还迎的暧昧态度。从2021年起,美国边境警察逮捕了600万人次非法入境者,仅本财年就逮捕了240万人次,这背后成功翻墙实现“美国梦”的人数,那就不得而知了。

500

“拜登,请让我们进来吧”

2023年,在外国出生的合法与非法“移一代”已经达到了近5000万人,占美国总人口的15%,创历史新高。如此多的边缘人口自然增加了美国被供养核心圈层的福利,因此民主党及其喉舌不遗余力地宣传移民(包括非法移民)的经济效益,美国中产却被推到讨债大军面前,让他们为全美国的欠债还账。

500

白宫经济学家的大作:《为非法移民提供永久合法身份的经济效益》

劳动力供给增加、价格下降,这是最基本的经济学定律。没有取得身份的润人不交税不要保险,没有最低工资,是劳动力市场中价格无敌的存在,取得身份的移民的工资仍然低于高起点的本地工人。一些偏共和党的智库称,移民每增加10%,当地人工资缩水3%,部分低学历群体的降幅可能接近10%。也许他们的定量计算结果受到政治倾向影响,但润人不断挤出美国低技术工种的薪水溢价,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我们都知道,美国发福利实际上相当吝啬,但“给移民发福利”却是桩慷慨的生意。非法移民中有很多流浪街头,以洛杉矶为例,新财年洛杉矶县平均要为每名流浪汉花费1.7万美元的治理资金(当地人均收入的41%),这些钱从中产口袋里出,反正不会全变成“讲师”们要到的饭。这几年,移民多白左也多的几个蓝州纷纷开始给非法移民发失业金等福利,对此润人的回答是:还不够!

500

这只是经济账,我们还没算零元购的治安账、毒品暴力泛滥和族群撕裂的安全账。当然民主党只算选票的政治账,会继续开关迎润、福利惠润、发票给润,竟也在客观上以一种无厘头的方式“配合”了四大赤字的“全球化解决”。

想要“站着”讨饭的中国润人

在润美大军中,中国润人始终是最特立独行的一批,别人站着讨债,他们跪着讨饭。在前面描述润人的一般情况时,笔者始终没有使用“精神母国”一词,因为很多发展中国家居民的“润”是真的被贫穷、战乱逼迫的“逃亡”,强烈而主动的精神皈依却是中国润人最鲜明的底色。

中国大陆经历了彻底的社会革命,但某些旧势力经转某些小岛残余下来并到发达国家落地生根。直到本世纪初,我们的综合国力与发达国家仍有巨大落差,又由于我国在第三世界中名列前茅的受教育水平为这些落后残渣铺垫出客观传播土壤,在几代人口的相当一部分中烙下了崇拜西方、憎恨母国的思想钢印。“好在”那时我们与发达国家差距过大,即使自降阶层润出去也能提升生活质量,印证并加固了他们对中国前同胞恶意满满的优越感。

500

美利坚通胀笑话:当年买这罐牛肉的刀乐,到今年底只能换1/3罐了

前一段时间要求中国救助的以色列润人为我们展现了老润人“典中典”:拿着国家资助留学却滞留归化海外,女儿加入了地摊文龙傲天主角以色列国防军,这并不妨碍她居高临下地教育中国人“帮我是人人的义务”。契约精神、受托责任、法治原则的遮羞布下,不过是一只曾经幸运的绝对自利生物罢了。

500

而这几年来,疫情后发达国家通胀热火朝天,老润人的积蓄购买力如夏冰般融化;美联储利率和美元汇率直冲云霄,新润人兑换的美元数额直奔谷底,如何治疗国内外生活质量倒挂引发的精神内耗成为了润人的必修课。

他们当中有人编织谎言自我洗脑,比如反复声称大陆吃根香蕉都属奢望的蕉公公;有人期望自己脱手的股票赶紧下跌以缓解心理不平衡,比如在饥饿中诅咒母国饿殍遍地的Akid;还有人幻想在“政治自由”的美国匡正时弊,比如被白卡账单和拒绝庇护破防的甜甜圈。

只有像讲师一样看得开的人,(至少表面)放下来到天堂的优越感,向他们厌弃的母国展示精神母国的疮疤,开辟了比劝返润人大头鹰更形象更劲爆的直播赛道,成为了及时止损甚至止跌回升的幸运儿。

500

自我意识过剩在新老润人中一脉相承,即使毫无事实支撑,即使毫无炫耀资本,他们也一定要把排解精神内耗的心路历程通通展示给别人看,既满足了他们受关注的需求,倒也为我们提供了围观发达国家真实的窗口。

500

吃牛排也要炫耀仪式感,那一定是太不经常吃牛排了

放在以往,他们的空洞炫耀或虚空排遣经由书信、电话或文字聊天软件,还能借助亲戚的口耳相传或媒体的春秋笔法,从抱怨变成凡尔赛,从落魄直升体面。可惜当今大众化视频传媒太过发达,他们的神情语态、衣装气色、居住环境一览无余,空气香甜、豪宅牛排的神话不攻自破,西方辛苦几十年塑造的人间天国形象一朝破功祛魅,沦为国内的笑柄甚至任人逗弄的“电子宠物”。

500

不利于美国梦的话不要说

而在美国人眼里,这群中国润人简直是超自然现象的集合体:

别国润人到美国生活质量改善,他们到美国生活质量下降;为了生活质量的负提升,他们竟然甘愿忍受风餐露宿冒着生命危险走线;但如果这代表了勇气和冒险,翻过边境墙他们却又个个似绵羊,连零元购的胆子都没有;

他们本应代表美国欠中国人的成本来蹭吃蹭喝蹭福利,却依然能给美国上贡相当于普通美国家庭好几年工资的财富;即使走完线还能掏出美国人一辈子都存不下的现金,最后生活质量依然不如出国前——

这一团逻辑乱麻彻底超载了美国人的CPU,搞不清润人来美国究竟图什么、干什么。美国议员和章家敦咬定他们是中国派来搅乱美国经济的特工,倒也是排除了一切可能后唯一剩下的“正确”答案。

500

夹在中国人的哂笑和美国人的冷眼中间,唯独在润人自己心目中,他们是觉醒的、清高的、高贵的。凭实力把讨债搞成了要饭,但“自由理想”仍然熊熊燃烧;在精神母国驯顺地跪着,还要回头对大洋彼岸的母国挥舞拳头,作出一副“你看我能站着要饭”的桀骜姿态。

早润,大润,应润尽润

中国润人的奇葩性没有改变发展中国家利益和润人数量之间的U型曲线:极少润好,小润不好,大润亦好。

这一结论并非于史无凭,相比北美运回茶叶、糖和木材等原材料填充欧洲工业革命的熔炉,润美最早也是最大的作用其实是缓解人口压力。

新大陆发现前,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一样挣扎在马尔萨斯陷阱当中,人口指数增长吞噬着线性增长的农业产品,周期性的社会资源短缺压抑突破性创新。新大陆的出现让欧洲有了一个不靠战争、饥荒或瘟疫“调节”人口的手段,一些文献估计,殖民时代欧洲共有1/4的人口向外移民,其中英国的移出比例达到了1/3,是其先于其他成熟文明跳出马尔萨斯陷阱的关键。

从下图可以看出,17世纪的移民大潮让英国在人口稳定的情况下,人均财富总量不断上升,最终先后开启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进入了人口、人均GDP同步增长的后马尔萨斯时代。

500

工业社会貌似消灭了马尔萨斯陷阱,但老龄化和不区分社会贡献的福利全民化带来的新资源诅咒已经隐隐出现在地平线上。高福利且老龄化严重的欧洲试图接纳东欧中东难民补充青壮年劳动力,结果白左们慷慨的“人权保障”远远超出润人生产的社会产品,落得个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鸠占鹊巢。

500

澳新孤悬海外,拥有低成本控制人口输入的优势,不愁蹭吃蹭喝的润人大量涌入,尚能对追逐福利和梦想的润人开出投资移民价码,然后由老华人、本地律师甚至澳洲政府文明地把小资润人吃干抹净(详情B站搜索BV1A14y1B7sF,介绍了中介如何模糊投资移民、税收等关键制度信息,让润人“买到”现值低于所付款项的澳洲福利)。

美国凭借福利吝啬的“低人权优势”,暂时没有润人吃的多干得少的烦恼,其新资源陷阱也以美国特色的社达主义表现出来。润人和底层相互争抢为数不多的社会资源,糟糕的公共服务不断把中产末流拉入这场大逃杀游戏,陷入暴力、毒品和黑工的北美内卷模式。

500

对于我们这个润人输出国,成本收益分析又如何呢?这得从分析润人的组成入手,现在的润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其一是经济大发展的食利者,比如坐享房价火箭的老市民房东,以及部分在产业风口上发财的小资阶层。

他们在全国人的辛勤劳动中攫取了远超自身贡献的财富,却把幸运错当个人能力,觉得国内各项制度耽误了自己发财或享乐的自由。这些人国内不从事实体社会生产(否则也不会有润的动机),反而倚仗其财富占有了大量优质社会服务,还是私有化、自由化的强力鼓吹者。

另一种则是不愿或难以通过正常职业方式谋生的群体。无论是甜甜圈、讲师,还是与大头鹰直播对线的很多人都有共同点:怀着暴富的梦想加杠杆投机失败或留下案底,而国内的基础教育又足以让他们把对母国的迫害妄想和对精神母国的幻想结合起来,形成一套自洽的逻辑包装人生“异地重开”窘境。

500

这两类人在我国的资源占用都超出了其社会贡献。我们此前讲过,社会主义国家很多福利在消费基本产品和公共服务时发放,比照食利小资精神母国的个税财产税力度,他们购买我国福利的价格简直是负值。

底层保障方面,受控的必需品价格、综合性低保、完善的基层治理体系等机制保证了我国最低收入群体不至于陷入冻馁,或者像甜甜圈被讹上5670美元医疗贷,显然这套成本巨大的兜底性制度不应浪费在拒绝踏实参加社会生产的人身上。

潜在润人留在国内,不仅他们永远得不到精神的安宁,普通人还要用自己产出的社会产品供养他们。而如果他们润出去,带不走国内的物质生产力,也算不上人才流失,反而节约了社会净供养,甚至得到了免费的西方神话祛魅宣传员;而润人则摆脱了精神折磨之源,奔赴梦想中的天国,双赢。

不用担心大润会给欧美带来什么好处,润人不可能像新自由主义的神话或者不切实际的自负,到了“制度优越”的美欧澳新就自动变成财富创造源泉。就算腰缠8万美元现金,就算为发达国家贡献了微薄的廉价劳动力,他们还是打破不了润人是讨债人的客观本质,仍然在代表中国乃至所有发展中国家促进国际成本收益的均衡匹配——无论经济财政上、社会治安上还是理论神话上。

不过我们还是有很多需要虚心学习美欧先进经验的地方。其一是将退籍税作为财产税的先行军,让润人在跨出国门的一刻就感受到比肩发达国家的周到服务。其二是加强国籍边境管控,甚至可以借鉴美国入境社交媒体检查,助力润人彻底走出舒适圈,排除后顾之忧,在广阔的天空下全力为梦想打拼。

500

所有人福利均得到改善的帕累托改进很难找到实例,但应润尽润是如假包换的多方共赢。大润的窗口在不断缩小,美欧出于对我国的敌意、对润人的误解不断收紧边境控制,明年共和党卷土重来的风险不容忽视,“不利于润的话不要说”正在被讲师开发的新赛道侵蚀,所以要鼓励润人尽多尽快、克服万难,为每一个高飞的梦想送上尊重与祝福。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