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包机事件的官方通报来了,符合我此前判断

此前我对于阿里包机和“血包姐”事件基于一个上海土著的经验以及常识进行了分析并做了判断,认为这并不是什么“特权阶级”使用特权来救命,而是一个扎根上海多年社会关系较多的上海中产家庭发动一切资源保住独生女的命的故事。并且认为所谓的“发动整个阿里公务员献血”则是一个男方吹牛逼女方拿去炫耀的弱智故事,手眼通天的关系大概率是不存在的。

而今天详细的调查报道已经出来了,回应内容基本符合我先前的判断。

1.没有什么上海卫健委发函要求献血,是医院和家属求助发动社会献血,有公务员和消防员自愿参与献血而非因为上海的指示。

2.所谓的“小姑姑”就是个退休工人,只不过看起来是个社会关系较广的退休工人,交际广泛,七拐八拐能找到关系。

3.上海家庭凑个110万的医疗包机确实不是难事,从报道来看是上海姑娘的母亲找公司领导借了一圈筹到了这个数。公司领导肯借这个数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一般来说是先亲朋好友找一圈,然后才是找同事领导。不得不说这个公司领导确实很“上路”。

4.这事本来是个新时代《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万里接力大救援终于把人给救回来了属于一个皆大欢喜的事。结果老公真敢吹这牛给自己贴金,而老婆真敢把这给炫耀出去,结果愣是把一个各单位可以写进年度总结的大好事给变成了一个影响极大的负面舆情。还是那句话,别拿党和人民的成就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以及报道倒是把上海卫健委收到函要求协助的事给说清楚了,确实不是什么“有关系所以找相关部门给卫健委发函”

据西藏阿里地区人民医院10月15日向西藏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发出的请求救治支援的函,余女士当时情况危急,急需肝胆外科专家支援。

上海市第九批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队队长、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王庆华表示,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于10月15日收到了函,决定选派上海援藏医疗专家、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翁昊参与救治。考虑到要从海拔3800米的日喀则前往海拔4300米的阿里,必须保障翁昊医生的安全,所以收到函后向上海市卫健委作了报备

最后顺便说几点感想,对于魔都土著退休工人的社交网有多广我是深有体会,我爹就是个极为普通的上海退休工人,就爱整天和一群老头老太结伴出去旅游。然而他那些旅游搭子里有退休的市政府司机、有退休的著名设计院领导班子成员、有退休的魔都三甲医院主任医生等。看着他只是个极为普通的退休工人,但真遇到事能发动的社会关系可比我大多了。你说我爹是特权阶级么?那肯定不是,但有时候他就是有门路,用上海话来说就是“虾有虾路,蟹有蟹路”。而到了人命关天的时候,那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然后看了眼这位上海“小余”车祸的情况,真只能说这么作死能活下来属于医学奇迹了。这描述看得我直接地铁老头手机.jpg,而且大概率安全带是从腋下穿过,所以导致肋骨下方骨折,内脏被勒破。一个是真敢顶着高反开车,一个是真敢翘着脚坐车,这对新婚夫妻可太配了。

陶先生回忆,10月14日下午,二人到达了海拔5000米左右的高度,余女士感觉自己缺氧,就把双脚放在副驾驶前方,出事时人几乎是平躺在座位上的。陶先生称,驾驶车辆的他出现高原反应没有及时吸氧,撞到了路边柱子。妻子余女士因为安全带绑的角度不好,强烈的撞击勒破了肝脏。

所以啊,对驾驶要有敬畏之心,好好坐着别玩骚操作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