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陷“假唱”罗生门,演唱会复苏艰难按下“暂停”键?

作者| 七夜簌

编辑| 把青

这几天,曾经一票难求的五月天演唱会,以另一种方式,挂在热搜榜上。

12月3日,“五月天假唱鉴定”话题后的“爆”,让平静的娱乐圈再起波澜,随后“五月天”和“假唱”的相关话题迅速霸屏,引发广泛关注。

事件起因于B站音乐区UP主“麦田农夫”日前接连发布的“假唱鉴定”视频,该UP主长期发布有关真假唱鉴定视频,此次对五月天上海、伦敦演唱会的音频进行分析鉴定,提出了假唱质疑,涉及《恋爱ing》《伤心的人别听慢歌》《知足》等热门歌曲。

顶级乐队在个人演唱会上假唱的话题,激起了公众对于可类比“在五星级酒店吃到预制菜”的普遍愤怒。且此次由上海蕴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举办的“五月天2023‘好想好想见到你’上海演唱会”共计8场,门票价格为355到1855元,入场观众累计人数超36万人次,吸金超6亿。

500

随后,事件仿佛按下快进键: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执法总队表示,已按照《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要求主办方配合调查,相关演唱会的原始视频、音频材料已在鉴定中,会及时公布结论;中国演出协会表示“已关注此事,等文化执法部门的调查结果”;五月天经纪公司相信音乐公司则发表声明称,“五月天在巡回演出中不存在任何假唱行为”,并表示正积极配合相关执法部门开展调查工作。

在大众等一个结果的同时,陈绮贞、刘若英、丁当等同为相信音乐签约艺人的知名歌手相继为五月天发声,引发新一波讨论,“五月天背景演唱会荧光棒售额破700万”、“相信音乐 双休”等细枝末节也进入公众视线。

500

在争议不断、持续发酵的“假唱风波”中,五月天的行程还在继续,将于12月8日凌晨3点举行“好好好想见到你”巴黎站演唱会,并称会采用全程直播的方式邀“全民参与,全民见证”。

今年以来,各种线下演出呈现强势复苏态势,演唱会、音乐节等报复性消费增长席卷整个行业,“你方唱罢我登场”,各地线下演出方兴未艾。然而接连多日,一票难求的五月天演唱会,以另一种方式,挂在热搜榜上,为这份热闹蒙上假唱的阴影。

真假能否科学鉴定,“半开麦”的灰色地带

假唱,一般指演员在演出过程中,利用事先录制好的歌曲、乐曲等,代替现场演唱、演奏。

当前鉴定假唱的主流技术手段,是将音频波纹进行音准、长度等的重合度比对,比如“麦田农夫”就曾采用同一首歌在不同演唱会场次中的音源进行比对,基于波纹如同指纹一样,不同场次中不可能完全相同的特性。而且录音棚录制和演出现场的区别,还在于棚内电容麦克风与现场动圈麦克风的音质差别,以及歌手现场演奏的呼吸杂音。

500

现阶段鉴定软件尚不能作为鉴定假唱的唯一评判标准,通过声音的波形和频率来判断,并不能完全排除现场音效和混响的影响及歌手表达的变化,需结合其他证据进行全面分析,而且还存在特意录制一版现场感比较强的“录制棚版”假唱的情况存在。

基于五月天歌迷提供的大量演唱会素材片段,“麦田农夫”发现演出中主唱的音准非常不稳定,且“情况远比想象中的复杂”,“并不是绝对的非真即假,真假混唱的情况很多,且真假的比例,真假的部分都不尽相同”,比如《干杯》前几句大合唱真,正式进唱为假;《倔强》前面真,后面升调部分假;《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60-73小节假,其他真;《为你写下这首歌》前几句是假的,后面是真的……

500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在完全真唱的全开麦和“对口型”的不开麦之间,还存在半开麦的灰色地带,存在争议。半开麦,即歌手在演唱过程中,伴奏里有类似于部分和声的人声,但有时也会出现事先录制好的人声完全盖过现场人声的现场;垫音与之类似,一般会在歌曲的高音部分进行处理,弥补歌手能力不强或气息不稳的问题,保证现场演出效果。

500

这种融合事先录制的原唱和现场真实演唱的方式,同样出现于此次五月天事件中。“半开麦”通常在法律上,难以界定为“用事先录制的歌曲代替现场演唱”的假唱,也要取决于真唱和原唱的使用比例及具体情况。

这种方式有助于增强现场表演效果,一度成为全球音乐人的默契选择,曾常见于日韩的唱跳舞台,枪炮与玫瑰乐队、皇后乐队等老牌欧美乐队也被指在现场表演中半开麦。

中外乐坛沉疴痼疾,假唱争议难以绝迹

以往各类大型晚会、演出活动,都曾出现不少假唱风云,但大多在热度褪去后不了了之。那英更曾如此理直气壮地回应自己在商演中的假唱翻车,“假唱也是我的歌”。

相较于拼盘演出,观众对个人IP向演出中存在的假唱行为,显然容忍度更低。2022年5月,韩雪、刘令飞领衔主演的音乐剧《白夜行》被曝主办方隐瞒韩雪“失声”的事实,直到观众进场完毕演出即将正式开始时,才告知本场演出韩雪个人演唱部分为录音,被批刷新行业下限,后在舆论翻车后发长文就音乐剧假唱致歉。

500

但所谓的惯例并不应成为假唱的遮羞布,法律意识的淡漠埋下潜在的风险。实际上,假唱不仅是不尊重观众和自己、亵渎音乐的道德缺失,更是一种消费欺诈,这种严重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理应承担相应的赔偿和责任。

行业内早已出台《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等相关管理规范,作出规定,视情节不仅可能被处以罚金,还可能被吊销营业性演出许可证,面临禁演的境地。2009年发布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规定:演员不得以假唱欺骗观众,演出举办单位不得组织演员假唱。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为假唱提供条件。以假唱欺骗观众的,观众有权在退场后依照有关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法律规定要求演出举办单位赔偿损失;演出举办单位可以依法向负有责任的文艺表演团体、演员追偿。

面对今年演唱会市场的乱象横生,今年9月发布的《文化和旅游部、公安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大型营业性演出活动规范管理促进演出市场健康有序发展的通知》更强调,文化和旅游市场管理部门、综合执法机构要加强对大型演出活动的实地检查,现场核验演员信息及演出节目内容,严禁擅自变更演员及演出内容,严禁假唱、假演奏等违法违规行为。

此外,欧美乐坛层出不穷的假唱翻车现场,也应成为前车之鉴。碧昂丝、布兰妮、Lady Gaga等国际知名歌星都曾多次陷入假唱丑闻,玛丽亚·凯莉还曾在2016年号称“美国春晚”的跨年演出上现场翻车。

500

对假唱的抵制,更可溯源到上个世纪90年代曾发行全球热销单曲的Milli Vanilli 米力瓦利合唱团,当时他们因现场演出设备故障被抓包后,被发现唱片造假,堪称全程包装假唱出道,后被格莱美取消了最佳新人奖,演艺生涯由此断送。

有人怀着“官方公布结果之前,所有的争论都没有意义”的不置可否,有人因“十年情怀被侮辱了!”而无限愤慨。五月天曾作为一代人的青春印记,以“只好看破这虚华 不怕路歹行 不怕大雨淋”励志描绘理想主义图景,而如今他们也将带我们来到这是非对错自有定论的现实世界。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