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男孩翻墙进变电站遭电击截肢,供电所垫付21万元后拒付后续治疗费

8岁男孩翻墙进变电站遭电击截肢,供电所垫付21万元后拒付后续治疗费大风新闻2023年12月05日 11:32:40 来自陕西省261人参与35评论

姚先生反馈,其孩子翻墙入变电站遭高压电击后截肢,供电所先期垫付21万余元,后续15万元对方不管了。对此,供电所回应,索赔需要走法律程序,责任划分、赔偿金额需要确认,“多次要求走司法程序,但对方拒绝。”

500

突发噩耗——

8岁男孩翻墙进入供电所变电站遭高压电击晕

《出院诊断书》:左上肢、右手2至5指先后截肢

姚先生家住湖南武冈邓家铺镇,他的儿子小姚2013年出生。2021年9月21日下午5时许,小姚与邻居家孩子玩耍,期间与伙伴一起翻墙进入国网武冈市供电公司邓家铺供电所。

姚先生说,小姚称,翻入供电所后,其看到一处电杆下堆放了很多东西,站在堆放物上,不知什么原因便晕倒了,醒来后连忙呼救,村民发现后才将孩子抱出,随即送医救治,“当时孩子的伤情非常严重。”

500

根据2021年12月15日《出院诊断书》显示,住院经过:9月27日,在全麻下行左肩关节离断截肢术、高压电深度电烧伤扩创、右上肢异种皮覆盖、扩创VSD引流术……10月10日晚,右侧肱动脉突发破裂大出血,结扎止血并输血后,右手2-5指末端血运逐渐发黑……11月24日,在全麻下行皮瓣断蒂、(右2-5指)截指术、残端修整……

2022年5月26日《出院诊断书》显示,5月18日,全麻下进行(右腋窝)严重瘢痕畸形修复术、(右前臂)痕溃疡修复术等。

后续治疗——

小姚左上肢截肢并右手功能丧失构成四级伤残

父亲希望完成治疗后再谈起诉赔偿,“孩子的病等不起”

根据2022年5月18日《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经鉴定,小姚电击伤致左上肢截肢并右手功能丧失构成四级伤残,其电烧伤后遗留多处瘢痕构成九级伤残。目前需大部分护理依赖。

500

姚先生说,他们家经济条件不好,两次住院先后花费26万元,其中有21万余元是邓家铺镇供电所垫付,“这笔钱还是经过村民们的帮助,多次讨要后,供电所才垫付的。”后续,孩子还需要进一步治疗,治疗费大约15万元左右,“我找供电所,对方不愿意继续垫付医药费,让我走司法程序,称要法院责任划分后才能进一步支付医药费等。”

对此,姚先生不愿意,他希望先将孩子的治疗完成之后,再走法院起诉,“法院的诉讼程序很漫长,但孩子的伤耽误不起。”他说,此前他们家附近曾有邻居因高压电致残疾,其起诉后官司打了8年……

协商无果——

认为供电所围墙等设施均不符合安全标准

镇政府协调供电所协商多次无果

姚先生说,小姚是翻墙进入供电所内部的,但其围墙设置的高度,8岁孩子都可能翻入墙内,说明不符合安全标准,现场也没发现安全警示标语,他认为供电所不愿承担后续治疗费用,让他去起诉法院,属于推卸责任。

根据其提供的事发地照片显示,现场疑为变电站,有大量电线杆等设施,地面铺满了石砂。周围设置有围栏,附近围墙上也有铁丝网。

对此,姚先生说,事发时,现场杂草丛生,围墙上也没有铁丝网。小姚出事后,供电所才对现场进行了整改。他认为这是一起安全生产的事故,镇政府称会协调处理此事,但协调了很多次,均没有结果,“时至今日,已经1年多时间。”

镇政府——

姚先生家庭条件不算贫困,事发后村民还曾向其资助

双方目前在走协商程序,会依法依规处理

对此,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到邓家铺镇政府刘姓负责人,他说,供电所和姚先生的一直在走协商程序,“因为供电所换了负责人,所以他们内部在重新协商。”前期供电所已经支付了部分费用。

该负责人说,姚先生的家庭条件还可以,并不算贫困。事发后,镇政府一直在帮姚先生协调处理此事,村里的群众还给其资助了一部分钱,“他应该是钱用完了……”

该负责人说,供电所属于央企,赔偿肯定是要有依有据的,姚先生已经给小姚做了前期的伤残鉴定,但还需要做后续的治疗费等鉴定,“后续治疗费、赔偿等需要估个数字,才好进一步走程序。”

关于事情的责任。该负责人说,供电所的围墙非常高,当地居民都知道不能进,但孩子却通过大门口的梯形阶梯,然后翻入变电站内,“这里面孩子父母肯定是有监管责任的。”不论如何,镇政府会尽快协调各方,将问题处理好。

供电部门——

家长要求百万元了断此事但无依据,“我们不可能是主要责任”

“我们出钱让做鉴定、司法起诉,他们不愿意”

12月4日下午,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到邓家铺镇供电所莫姓负责人,他说,变电站位于供电所中间,周围都有围墙,现场是无人值守的,“一般我们是不敢进去的,要进去都是需要特批,结果孩子翻墙跑进去了。”事发后,孩子是自己爬出来后呼救,周围人将其送医。

该负责人说,目前,他们已经协商五六次,但始终没有结果,“我们赔偿需要依据,不是说你要几百万元,就可以给几百万元的。”姚先生要求供电所支付一百余万元,了断此事,“我们不可能是主要责任,家长责任占60%。我们意思打官司,帮姚先生请律师,但对方不愿意。”

随后,武冈电力公司工作人员回复称,小姚是翻墙进入变电站区域后,爬梯子并触碰高压电的母线,导致受伤。听说其是家里困难,事发后,他们第一时间按照当地党委政府的协调,垫付了21万元医药费,用于给孩子救命,“后续没有任何依据垫钱,属于违规。因此,我们希望他走司法程序。”

“案子无非就是两个问题,一是总金额是多少;二是责任如何划分。哪怕法院在过程中,作出司法调解也可以,但姚先生认为不放心,”该工作人员说,他们一直在积极寻求解决该问题,镇政府和相关部门已经开了五六次协调会了,但始终谈不下来,“赔偿总要有依据吧,我们一直在积极引导对方走司法途径去解决问题,要求其左后续的一系列鉴定,这个费用我们都会出,但对方不愿意。”

对此,该工作人员说,电力部门是央企,赔偿需要有依有据,无限制地为姚先生垫付医药费是不符合程序的,“不能他没钱了就来找我们,我们需要一个赔偿的依据。”

对此,姚先生说,他们家的经济条件不好,也从未提出百万元了断的说法,“我一直说的是,先垫钱给孩子看病,完了再说起诉赔偿的事。起诉比较漫长,孩子的病耽误不起。”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