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的AI路,与Office大不同

500

1989年,微软基于Windows的Word1.0发布,每套售价500美元。同年远在大洋彼岸的求伯君,将自己关在一个小屋子里,用古老的386电脑和汇编语言耗时14个月,终于开发出12.2万行代码的第一代DOS版字处理软件 WPS(Word Processing System)。

在个人电脑尚未普及且盗版软件横行的年代,WPS以2200元每套的批发价首年卖出3万多套,并与当时的DOS命令、王码五笔组成家喻户晓的电脑培训三件套。

开局即巅峰的WPS后在雷军等骨干的共同努力下,磨砺20年以金山办公之名终于成功在A股上市,算是IT界少有的国产之光。

但近年来有关WPS窃取用户隐私的声音却不绝于耳,不仅有冲上热搜的“WPS被曝会删除用户本地文件”话题,还有近期“用户文档或将被当做WPS AI训练材料”的争议。

11月16日,金山办公宣布旗下具备大语言模型能力的人工智能办公应用WPS AI将开启公测,AI功能面向全体用户开放体验。这本是在大模型浪潮下,国产办公软件借势超车的良机,但《WPS隐私政策-金山办公隐私保护中心》中的部分内容却引发风波。

《政策》中提到,“为提升用户使用相关AI功能的准确性,将对用户主动上传的文档材料,在采取脱敏处理后作为AI训练的基础材料使用。”这被广大网友认为,WPS有窃取用户隐私用来喂取AI大模型的嫌疑。

随后官方深夜发布致歉,并声明“更新了《WPS隐私政策》,去除了容易引起误解的表述,并确保其内容与其实际操作严格对应。”这个已步入而立之年的互联网元老,不成想以这种姿态重回聚光灯下。

另一种All in 大模型

ChatGPT的火爆出圈,让各大互联网厂商开始关注大模型创业,其中办公软件作为细分领域也成了大厂们眼中的肥肉。在OpenAI的GPT-4刚发布之时,微软就结合大语言模型LLM上线了Microsoft 365,迅速享受到一波行业红利。

国内的钉钉斜杠“/”、飞书“My AI”等众多办公协同软件均纷纷接入大语言模型,以AI+垂直细分场景的模式,瓜分逐渐扩大的市场规模。

根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协同办公行业市场规模持续上升,尤其今年随着大语言模型和AIGC的规模化落地应用,AIGC+协同办公场景将有效带动行业增长,2023年协同办公市场规模预计达330.1亿元。

作为国产软件的老牌厂商,金山办公自然不落人后。今年初,金山办公宣布All in AI,将LLM能力全面引入产品;3月,CEO章庆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有专门的AI算法和工程团队,并已经开始了AIGC的研究和大模型的应用工作,会侧重在内容生成、BI等表格应用、格式美化等方面。

金山办公的WPS AI虽然发布最早,但从开放后的实际使用效果来看,仍处于摸索完善的阶段水平。拿内容创作层面来举例,WPS AI可以帮助用户生成PPT的内容大纲,但内容较为简单,并且花费时间较长。对于想要从中找到创作灵感的普通用户还算友好,但对于那些对内容要求较高的高级用户来说,由于AI生成夹杂了机器语言的内容,难免会有一些不自然之处。

500

问题可能缘于金山办公并不是直接研发大模型,而是通过自研小模型对大模型做分流。在与「科技新知」沟通时,金山办公表示目前还处于All in AI的状态,只不过将自己定义为大模型的应用方。

在「科技新知」看来,金山办公仅作为应用方的定位摆脱了传统大模型厂商需要投喂、训练AI数据的束缚,也相当于侧面澄清了近期较为争议的WPS窃取用户信息一事。不过,这并不能排除其未来会亲自下场再做一个大模型的可能。

金山办公副总裁姚冬此前曾表示,未来金山办公既与通用型大模型平台合作,也会自研模型,采取混合模型的方式。他认为,金山办公本着务实的态度,哪个做得好用哪个。

在与其他大模型平台合作的过程中,由于各家API不同,金山办公做了一个统一的接入层去调用不同的大模型。而基于成本考虑,小众场景则需要金山办公的自研模型补充满足需求。

根据公开资料来看,金山办公目前已和百度、MiniMax、智谱 AI、阿里巴巴、科大讯飞的大模型合作,根据 token用量付费。但这种模式未来势必会提高金山办公的成本,对于盈利能力的影响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二级市场“过山车”

今年3月底,金山办公接入文心一言大模型开启测试,4月便正式官宣WPS AI,这也是中国协同办公赛道首个落地的生成式AI应用,锚定了AIGC(内容创作)、Copilot(智慧助手)、Insight(知识洞察)三个方向发展。7月6日,金山宣布WPS 开启申请体验,并于 7月27日正式开启海外版公测。

从发布到公测,仅仅用了不到4个月的时间。金山办公的All in AI动作相当迅速,但其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却有一些瑕疵。

一方面,金山办公面临不断的投资者出逃和股东减持。

趁着AIGC的火热,年初金山办公的股价一路飙升。但从4月开始,公司股东、高管及员工持股计划集体发出减持。在发布“WPS AI”的当天,金山办公在上交所发布了股东计划减持公告,公告控股股东及奇文N维(包括奇文一维至奇文十维共十家企业)拟减持不超过4.735%。

具体来看, WPS香港套现18.09亿元;奇文N维的减持总金额则高达71.22亿元。其中,WPS香港、奇文N维均属雷军系企业。也就是说,两个月时间里,雷军系公司通过减持的方式套现近90亿元。

据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金山办公的前六大股东集体减持,合计减持近1965万股。据东方财富网信息,10月13日,金山办公被沪股通减持16.73万股,已连续13日被沪股通减持,共计244.98万股,最新持股量为1615.48万股,占公司A股总股本的3.50%。如此大规模的减持,不免让市场冒出炒作概念的质疑。

另一方面,则是股价跳水和营收瓶颈。金山办公旗下产品包括WPS Office、金山文档、金山办公数字平台。其中,WPS Office当属核心。9月23日举办的技术开放日上,官方对外表示未来会从内容创作、智慧助手与知识洞察这三个领域推动AI在WPS中的落地。

但三季度以来,金山办公的市值不复上半年的高光,股价目前已重新跌回310元左右的位置。而自从在2019年11月登陆科创板以来,金山办公的业绩表现呈现倒V型。

根据其财报显示,2019年至2022年,金山办公营收分别同比增长39.82%、43.14%、45.07%、18.44%;归属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8.94%、119.22%、18.57%、7.33%;扣非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6.60%、94.59%、37.32%、11.71%。

业绩增长乏力背后,金山办公的用户增长速度也遇到了天花板。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三季度,WPS及金山词霸月活设备5.89亿,同比微增1.9%。和2023年上半年5.84亿的活跃设备数相比,增幅也只有2.46%。而WPS Office PC版月度活跃设备数2.6亿,同比增长9%;移动版月度活跃设备数3.3亿,同比下降3%。

金山办公的All in AI之路,显然既是面向未来的主动转型,也是走出困境的突破之道。

长期主义的代价

与AI之路上的雷厉风行相比,WPS在彻底关闭广告的动作上则显得小心翼翼。CEO章庆元曾在2022年7月对外承诺:“WPS最晚明年年底前彻底关闭广告”,如今约定之期抵近。

从财报来看,金山办公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软件产品使用授权、办公服务订阅和互联网广告推广服务及其他业务三大板块。在2023年三季度的营收分别是1.3亿元和6782万元,都出现了同比下滑,降幅分别是41.72%和14.38%。

解释互联网广告业务营收下滑的原因时,官方表示公司重视用户体验,持续调整互联网广告业务,海外业务则保持健康增长。

另外,根据市场消息,WPS关闭广告将在近期有动作。如果砍掉开屏及其他各种形式的广告,对其收入来源也会是重要的影响。不过,WPS很有可能会采取关闭第三方广告,仅保留自身内部广告的模式以达到阶段性的取舍平衡。

为了弥补这部分损失,WPS可以考虑开启自己的广告推送。通过在软件内展示相关产品内容,帮助用户更好地了解自家产品和服务,同时也能增加用户与软件的互动频率,提高用户粘性。

从用户画像来看,由于WPS深深扎根于国内市场,相比于微软的Office,金山办公更受国内政企的青睐,成为他们首选的办公软件。近年来,随着软件国产化和信息创新的推动,WPS几乎已经渗透到国内各个企业,承接了众多的国家级项目。单单在政企办公软件领域,微软的Office并未能占据优势。

500

另外,WPS同类产品的价格仅是微软Office的三分之一。凭借性价比和本土化两大法宝,WPS在中国市场成功站稳了脚跟。然而,虽然WPS Office在移动端已经树立了显著的优势,但在PC端仍然无法与微软Office匹敌。

根据艾瑞数据统计,截至2022年6月,微软Office和WPS Office在国内市场Windows平台的平均市场覆盖率分别为81.5%和68.7%。移动端则是另一幅遥遥领先的光景。截至2022年10月,国内装有WPS移动端的独立设备数量已达2.61亿,远高于微软的移动端Word的939万。

不过,具体到付费用户数量来看,微软依然领先金山办公。截至2023年6月30日,微软累计年度付费个人用户数为6700万,金山办公则是3324万。

AI浪潮之下,金山办公不仅要与国外的微软做竞争,还要与国内的飞书、钉钉抢市场。以用户体验至上自断广告,可谓选择了长期主义,但短期内营收承压势必要给All in AI的投入上带来影响。国产软件的登顶之路依然道阻且长。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