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十年硅基红利或将取代人口红利,南京这家公司正在发船票

文 | 白嘉嘉

率先发现新世界“财富密码”的人,正在“闷声发大财”。

某酒旅行业头部品牌的数字人直播间内,2023年已经收获了超过10亿的GMV(商品交易总额);双十一期间,某B2B2C头部品牌,采用数字人和真人各播50%的时长的模式,日均观看量超过1000万;某咖啡品牌的单一数字人直播间,仅在单日的5小时内,就收获了85.6万的营收。

500

硅基智能正是上述“闷声发大财”的“某企业”们背后的数字人工厂。

作为最早研发数字人技术的企业之一,硅基智能迄今已经输送了接近55万数字人劳动力进入各行各业。但这个数字还远远不能满足企业创始人司马华鹏的愿景,他定下的目标是,2025年结束以前,为全球提供1亿硅基智能劳动力。

2023年已经进入末尾,硅基智能能实现目标吗?它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来源于哪里?它又进行了怎么样的业务布局?

为了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财经无忌来到了硅基智能总部,与司马华鹏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

1、以赚钱作为衡量AI的准绳

虽然全球都已经形成共识,AI将带来全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但迄今为止,号称要「赋能千行百业」的AI,似乎还只能靠刷榜和企业估值自证,行业内仍缺少一把衡量技术蓝图和产业场景之间距离的尺子。

对此,硅基智能给出的指标是,“能帮用户赚100万。”

据了解,目前硅基智能已经在知识生产、知识传播(虚拟直播)、生命克隆、知识创作(文娱)四大领域的十数个业务场景完成了落地。各具体项目如下图所示。

500

虚拟直播已经在前文所有介绍,目前硅基智能的数字人已经帮助多个行业的客户形成了商业闭环,在双11中取得了优渥的经济回报。同时,它们还在推动本地生活板块中数字人技术的应用,帮助不具备开播能力的本地小商户开拓线上流量。

其余三个方面,硅基智能同样谋划了广阔的前景。

在知识生产领域,数字人本质上是站在前台的演员,要想呈现一台出彩的剧目,还需要幕后的编剧、场务、灯光等人员。

因此,硅基智能除了提供数字人,还搭建了一层“AIGC中交互平台”,通过其炎帝大模型的“思想克隆”、“知识图谱”、“行业脑”等能力,来生成制作视频所需的内容。

换而言之,在短视频博主具备一定专业知识的基础上,在数字人和平台的辅助下,每日的短视频生产量可以实现几倍甚至十几倍的翻跃。

而从商业的角度出发,目前国内的专业线上医疗、法律咨询服务尚处在供不应求的阶段,优质IP一旦破圈,曝光量和粉丝量便会进入到裂变增长的阶段,继而解决服务商的获客问题。

这套逻辑在客户和硅基智能自己身上都得到了验证。

今年开始,硅基智能布局了上百个人工智能相关内容的矩阵号,目前矩阵粉丝已经超过了千万,每天有上亿次播放量,成为AI领域最大的账号矩阵。

口播博主、百万粉丝大V沈楠、国内知名商业咨询顾问刘润都是硅基智能的合作伙伴。截至发稿,全网拥有1200w粉丝的知名作家、科技博主严伯钧已通过硅基智能完成了数字人分身的克隆,未来双方将携手打造从性格、语言风格、知识储备等方面1:1真人级可对话的严伯钧数字人大模型。

生命克隆方面,硅基智能打开市场的关键,在于情感连接。

500

就像《流浪地球》中科学家图恒宇会出于对女儿丫丫的爱,将她的意识上传至“550A”超级量子计算机一样,很多家属都希望保留他们的数字形象,可以跟后代继续保持情感连接。

立足这些需求,硅基智能开发了数字克隆技术,甚至计划在未来意识上传技术成熟后,率先实现部分人类的数字永生。

与此同时,硅基智能正在同步利用数字克隆技术推动一个致力于“复活”重要历史人物的公益项目,这些被“复活”的数字人将被广泛应用在博物馆、图书馆等场景中。

基于和生命克隆、知识生产类似的逻辑和技术,知识创作(数字文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硅基智能布局的第四步棋。

数字文娱包含时下热门的短剧、偶像经济等内容。可以设想,如果你是一名追星族,而现在有个机会,偶像每天喊你起床、吃饭,甚至是陪你一起学习,回答你的困惑,并且这些服务只需要几十元,会为此买单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不过,硅基智能的使命愿景并没有被这四大板块填满,它仍保持着旺盛的扩张性。

本轮AI浪潮爆发之初,司马华鹏列了一份必定会被AI颠覆的20个行业的名单,出版业是其中之一。今年七月,司马华鹏、硅基智能算法团队的三位核心人物和ChatGPT一起出版了一本《大模型时代》。

显然,硅基智能还在继续派出“探测器”。

2、硅基智能的竞争力来自于哪里?

硅基智能之所以能在数字人领域拔得头筹,自然是因为卓越的产品力和前瞻性布局,而支撑它保持旺盛创造力投身研发的,实际上是这家企业背后的价值观。

2019年,硅基智能成功申请下了全球第一项数字人技术专利。经过多年的发展,硅基智能的数字人已经跨过了图灵测试的门槛,迈向了与人类“死生相契”的阶段。

什么是死生相契?

简单来说,就是具备像宠物一样与人类深度情感互动的能力。在一次演讲中,一位母亲向司马华鹏提问,说自己非常担心未来孩子被AI替代,找不到工作。司马华鹏回应,相比于这个问题,或许更应该先担心的是,孩子和AI谈恋爱怎么办。

丰富的情感表达能力是硅基智能的数字人与同类厂商拉开差距的关键 ,许多客户选择硅基智能的原因正是他们在数字人产品上看到了类人的真情流露。

为了保证直播的同时也能维持同样的高水准,硅基智能甚至为某些直播片配备了40到50张显卡同时渲染。

500

同时,硅基智能使用自研的炎帝大模型和GPT-4双引擎来支持创作。 其中,炎帝大模型主要支持视频直播、电影、电视剧和数字永生的业务,其功能更多体现在视频的表达层上。而GPT-4则负责撰写稿件,最终由数字人演员来将所有内容呈现。

这种合作而非竞争的心态,使得硅基智能在本轮大模型浪潮中保持着一分独特的冷静,能够一如既往地保证公司资源用在刀刃上。

据内部人员透露,硅基智能的技术人员占比超过70%,每年营收的80%都投入在了技术研发上。财经无忌走访企业时,门口记录专利数量展板上的数字还是97,短短几天之后,这个数字就改为了99,并且还有100多项正在申请当中。

不过让人好奇的是,为什么这家企业能够迸发出如此旺盛的创造力?虽然站在今天来看,数字人无疑是正确且“钱景无量”的方向,但将时间拨回到ChatGPT掀起AI热之前,在许多人眼里,它只是一个遥遥无期的噱头。

因此,前面的问题或许还可以这样问,是什么凝聚起了公司的精神?

在一篇名为《你好,2023》的文章中, 司马华鹏对公司员工强调“要对AI发展拥有信仰级别的认知。”

这种执着可能来源于司马华鹏的经历。从2017年至今,AI经历了一轮完整的周期,从AlphaGo掀起投资热潮再到无人问津,根据他自己的叙述,早期为了推广产品,曾被拒绝过成千上万次。

而支撑着司马华鹏在经历成千上万次拒绝后仍选择AI的,则是他对于“科技平权”的期盼。

司马华鹏认为,数字人技术能显著改善当前社会资源不足的问题。 他列举,在教育和医疗两个领域,都存在着优质资源集中于大城市的问题。通过AIGC,硅基智能可以将名师、名医数字化,让优质教育、医疗惠及百姓。

500

如果你顺着这套逻辑往下摸索,会发现硅基智能的四大板块乃至涉足出版行业,都源自于“平权”的内核。

某种意义上,“平权”理念,以及被这套理论浸润的公司研发、管理体系,正是硅基智能的核心竞争力,这些因素共同构成了催生出了它“领先世界半年”的产品。

3、如何面对来自劣质品和不法分子的挑战?

虽然数字人的商业前景已经得到了证明,但这并不意味着AI就可以顺畅无阻地借着商业的翅膀飞入千家万户。某种程度上,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第一重挑战来源于数字人“太差”。

由于公众对数字人的认知尚未形成共识,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卖弄噱头的“投机者”。这些公司直接盗用他人的成功案例、数字人模特形象和宣传视频,并以十分之一的价格扰乱市场。

但因为缺乏真正的技术支持,它们在接到订单后,往往只是胡乱拼接一些CG动画,甚至将几张概念图自称为数字人。

这些劣质数字人的出现,不仅使得优质企业的获客成本大幅上升,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更损害了整个市场的声誉。

第二重挑战则来自于数字人“太好”。

为什么这也是个问题?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不法分子用你亲人的形象制作数字人,并用来打电话给你实施电信诈骗,有多少人能百分百保证自己不会上当?

如何应对这两重挑战?硅基智能给出了三个答案。

首先,虽然在“懂行”的客户眼中,硅基智能的数字人已经颇具性价比,甚至存在用万元投入撬动百万甚至千万回报的可能性。 但对司马华鹏来说,实现人人拥有数字人助手的世界才是他的梦想。

因此,硅基智能仍计划在未来持续降低数字人产品的单价,一方面为了贯彻公司理念,另一方面也压缩劣质产品的生存空间。

其次,为了保证数字人合法合规地使用,硅基智能要求每一笔交易都必须实名认证,消费者必须出具身份证的信息。 即便数字人被用于犯罪,公司也可以根据档案迅速溯源。

除了在公司内部制定规则,硅基智能还致力于推动出台规范行业发展的法律法规,尽量在数字人技术普及之前,为社会安上“护栏”。

500

在对话的末尾,财经无忌再一次和司马华鹏提到了AI造成的就业冲击问题,以下是他的回答——

过去的生意,就像在上海正在建设的写字楼周围卖蛋炒饭。农民工大哥特别喜欢,开了20家连锁。但突然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蛋炒饭卖不动了,这并不是因为蛋炒饭不够好,而是楼建完了,农民工大哥们要走了。

AI就像这些写字楼,现在我们人类把它建出来了,该走的就得走了。所以这么多人他就会下岗,这么多人就会找不着工作。

但我们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就像上海的写字楼容纳了全国最发达的金融产业,养活了整个上海。AI接管我们的产业之后,我们就不需要像从前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了。人类靠AI创造出这么多财富以后,考虑二次分配就行,让这些财富去满足所有人的生活。

我们会非常爽,我们会进入到人类有史以来最爽的一个时代。

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司马华鹏的嘴唇已经因为长时间的对话而发白,但眼睛仍神采奕奕,就像他已经看到了那个“有史以来最让人振奋的时代”。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