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犯的是死罪!你要找我,真的是太对了!”

“我们犯的是死罪!”

湖北省襄阳市健桥医院的院长叶有芝,在贩卖出生证时严肃地说道。​

不过这话说完没一会儿,这位女院长又补充了一句:

“你要找我,真的是太对了!”

500

说完,她还骄傲地竖起了大拇指

以上两句话,皆出自于一段卧底视频。而视频的拍摄者,名字很有意思,叫上官正义

他就是前段时间,在微博上公开揭露医院公开贩卖出生证和婴儿的英雄打拐者

500

11月6日,上官正义在网上爆出这个惊天消息后...网上就炸了

消息发出后,襄阳市卫健委第一个先反应过来,赶紧让公安部和卫生监督局介入调查。

到了晚上,工作组连夜进驻涉事医院,询问相关人员,并封存了有关资料作进一步核查。

很快,该医院便被下达了停业整顿通知——

500

这一番操作下来,基本等同于坐实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后面有太多太多的媒体都跟进报道了该事件。

我光是在微博里搜索“出生证”三个字,就能查到24条与此相关的热搜话题...

500

鉴于同行们都已经360度全方位无死角地报道了,我就不太想再重复了。

于是,我便把目光转向了那名曝光医院的打拐英雄上官正义

但不知道为啥,我最初在输入法里想要打出他的名字时,老是错打成“三观正义”。

而且我还发现,很少有人知道——

上官正义在发布那条曝光微博的12小时后,于凌晨5点,在河南省邓州市,被5名警察敲开门后,带走了...

500

其中有两名警察,是专门从湖北省襄阳市,跨省跑过来的便衣。

01

人贩圈有一句话是这么说:“记者不可怕,警察不可怕,仔仔最可怕!”

每当上官正义卧底在群里看到类似的话时,总会发回一条消息附和说:“嗯,是的,是的,仔仔最可怕。”

但非常搞的是,“仔仔”就是上官正义,上官正义就是“仔仔”...

500

被口罩遮住半张脸,纯朴善良的表情,然后还有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这是初看上官正义的视频时,最常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

如果不提前告知他的身份,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神情谦逊、语气斯文的人,竟会是一个常与人贩子打交道的打拐英雄。

上官正义出生在四川阆中一个偏远山村的农民家庭,全家人靠种地维生。每当回忆起童年,上官正义最常挂在嘴边就是两个字——贫穷

500

上官正义的童年理想,其实是当一名屠夫

“因为那时候太穷了,一个月都吃不上一次油。”看到村里的屠夫天天帮人杀猪,顿顿都有肉吃,所以非常羡慕。

当他上初中时,姐姐也顺利地考上师范院校。在衡量清楚家里的处境后,上官正义只念了一学期的初中,便把机会让给了比他学习更好的姐姐

时至今日,上官正义常常会懊悔小时候没有认真读书,“那个时候,真希望有人能帮我一把。”

所以每当他看到陷入困境的孩子,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以前遇到困难时的自己——

500

不过当时初中辍学的他,并不知道上天给他安排了另一条路...

因迷恋武侠电视剧,13岁的上官正义在一次少林寺演出队演出时,偷偷地溜进人家的炊事车,然后死皮赖脸地成了一名俗家习武弟子。

19岁,上官正义进武警部队当侦查兵。2003年退伍后,上官正义开始参加社会义务反扒、反传销等志愿工作。

在反扒反传销的这段时间里,上官正义就已经成绩斐然了——

不仅抓获各类不法分子上千人!还多次卧底传销组织,协助打击传销犯罪,解救被困的传销人员达2500人...

500

但在2007年7月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上官正义接触到了打拐...

他当时路过广州体育中心门口,看到一个小男孩抱住一对情侣央求他们买花,他发现还有3名小女孩也在卖花的“队伍”中。

侦察兵的敏锐,让他意识到此事有蹊跷。

于是他决定跟踪花童,甚至通过网络征集一名志愿“女友”陪他演戏。每天下班时分,上官正义便和女友出现在花童聚集的地方,买花,然后离去。渐渐地,他们与花童渐渐熟悉了...

在历经3个月的跟踪和接触后,他终于摸清了孩子们居住的地方和被迫卖花的隐情。

500

于是他开始了后来被媒体称为“宝贝营救计划”的行动。这次行动中,他协助警方解救6名孩子,当场抓获7名嫌犯。

事后回忆自己的第一次打拐,上官正义说:“只是想弄清楚这背后是怎么回事,没想太多。”

不料,这一发之后,竟不可收拾...报道出来以后,网友不停地给他提供被拐儿童信息,让他赶赴全国各地解救。

于是,上官正义就这么走上了打拐之路...并顺带见证了中国拐卖的变迁史。

500

02

上官正义虽然当过侦察兵,有着一身好功夫。他非常清楚自己只是一个平头百姓,没有执法权。

打拐可以,可一旦越了界,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所以为了避免触犯法律,上官正义了特地买来《民法通则》和《刑法》等书籍,细心钻研。这也侧面印证了无限制格斗的核心理念——融入刑法的武道,才能走得长远!

500

不过了解法律,只是打拐的起步基础。但在打拐的实践当中,接触最多的还是人贩子这些危险性极大犯罪嫌疑人。

为了自己的安全,同时还得想得比他们远一点。只上过一学期初中的上官正义,硬是通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考试,并且还对犯罪心理学有着颇深的研究。

据说有次,一家南方报纸报道了他的事迹,还配了张他的侧面照。结果他去和人贩子碰头时,竟然主动拿出这张报纸,指着上面的照片说:

“我万一是这人咋办?”

人贩子被他这一出给搞愣了,CPU烧干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你就不会拿这张报纸给我们看,不可能。”

500

一开始,上官正义的打拐目标,都集中在线下的花童和残疾乞讨儿童。

但随着有关部门的严厉打击,以及网络信息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拐卖案件,开始从线下转到线上。QQ群和贴吧充斥着各种鱼龙混杂的信息...也就是从这时起,上官正义开始卧底“贩婴圈”。

如果从2007年算起,今年是上官正义打拐的第16年。这些年间,他见过太多太多的魔幻事件——

2018年湖南益阳“网络贩婴”案,是上官正义卧底时间最长的一起案件。

这起案件我之所以单独拎出来讲,是因为这个案件里涉拐儿童并非偷或抢来的,而是孩子的亲生父母自己送出去的!

500

大概是16年年底的时候,上官正义卧底到了一个名叫“圆梦之家爱心群”的QQ群里。

光从群名上看,你压根看不出这群有什么异常,甚至会觉得是不是什么公益组织之类的互助群?

但只要进去不到十分钟,你就能看到史上最恶臭、最脑瘫的emoji配图文字——

500

这个群的群主,名叫“可乐”。而群成员,主要由买方和卖方构成,群里最多的时候曾达到过900人。

在这个群里,孩子就像一件商品,可以被明码标价地买卖。有时还会被群里潜藏着的二道人贩子低价买进,转手高价卖出,从而赚取差价...

刚进群的时候,你会困惑:为啥许多群成员名字前都带有一个奇怪的字母?比如有的是“S”,有的则是“L”。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上官正义才了解到,所谓“S”代表卖家,“L”则是买家。

500

500

贩卖方式是在群里对上眼后,便会转到微信上私聊价格和交易时间。待孕妇生产之后,就会以“送养”的名义将孩子卖出。

通常,价格在4.5万到8万元之间...

由于群主“可乐”的防范意识极强,上官正义在群里足足卧底一年之久,才逐渐摸清“可乐”的心理。

但为了尽快协助警方端掉这个团伙,上官正义决定 立马约见才刚取得信任不久的“可乐”。

也就是这次见面,上官正义协助警方不仅抓获主犯“可乐”,还当场解救了一名孩子。而在之后半年多的时间里,警方陆续解救孩子15名,并抓获犯罪嫌疑人45名,彻底摧毁这个肮脏的圆梦群!

500

但随着打拐的深入,上官正义很快便发现了一些问题:

孩子被卖掉之后,按理说应该就成了“黑户”对吧?那么买到孩子的家庭,怎么证明这些“黑户”孩子的来历呢?难道要让孩子一辈子不上学、不进入社会?

一开始,有些偏远地区的买家可能会遇到上面这些障碍。但是在后来的解救过程中,上官正义突然发现——好像每个被拐卖孩子的身份都洗白了!?

最初,上官正义以为这些出生证明是伪造的,可能有人在冒充一些医院在做这些事情。

但通过卧底黑市,他很快发现是真有专门的机构在暗地里,为这些被卖的孩子提供一条龙的身份洗白服务!

而且其中,还不乏一些正规医院...

500

03

出生医学证明(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出生证),是婴儿出生之后,第一张属于孩子身份信息的有效证明。

在我国,按照户籍管理制度,给合法生育的孩子上户口是需要提供出生医学证明、父母双方的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等等材料。

这里面,除了出生证,其他都好说。换句话说,搞定了出生证,就能搞定孩子的户口。

而以前因为没有联网,即便用假的出生证也能上户口...几十块钱,分分钟就能给你搞出来。

后来国家为了堵住这个漏洞,将出生证明升级到了第七版。有防伪码,有专业的验证设备,只要扫码就能看到婴儿的出生记录、血型、母亲的产检记录等等,有效地阻止了出生证的造假。

500

虽然造假的这条路堵上了,但很快,人贩子又发明了一种新的方式——报假警。

简单来说,就是说买来一个孩子,假装是自己捡的,通过民政局内部人员的安排和协助,走“正规”收养弃婴的流程,就能把孩子的身份洗白。

因为有些地方的民政局主任,权力一手遮天,评估、登记、盖章及发证,通通他一个人管理。

用他的话说,收养其实很简单:“只要程序合法,符合收养条件,就可以办理”。

500

500

不过这方法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法普及...有着很强的地方特色,而且还需要很强的“人脉”才行。

既然造假行不通,关系又难搞,于是人贩子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非常可刑的突破口——

诶~我直接找医院合作不就完了!

至于人贩子怎么跟医院勾搭上的?这个我们在所不问。总之自己发证自己卖,肯定没有漏洞可查了吧?而且证书可靠,价格公道,手续也极其方便。

购买者只需要把夫妻信息发给医院,医院就可以直接把出生证寄过来。一些院方甚至还会答应保质保量、负责到底,拿着它们开的出生证办户口,是办成了之后才收钱的。

500

而一聊到贩卖出生证,就不得不提河南省商丘市妇幼保健院出生证被盗事件

2011年,商丘市妇幼保健院被爆出2885份出生证被盗。次年,该院清查时,又发现有2000份出生证丢失

两次合计一共丢了4885份出生证。

当时查来查去,怎么也搞不清楚是怎么被盗的?直到2016年,上官正义卧底人贩子组织时,才发现原来是被用于洗白卖到福建的孩子去了...

500

这起案件,2011年事出,2016年上官正义关注到内幕,2021年上官正义再次爆出来,并且连续发出了5问之后...

终于才在9天前公布了结果!共计花了12年的时间...

而且巧的是,三名涉案人员,被判的刑期加起来,刚好是上官正义打拐至今的时长。

对此,我只能说:正义虽然会迟到,但绝不会消失!500

500

至于这次的湖北襄阳健桥医院,之所以被上官正义关注。

倒不是因为它出生证卖得多,因为上官正义仅仅掌握了它卖十多份的证据...

也不是因为它的出生证卖得特别贵,因为一份也就9.6万元...连10万都不到!

襄阳健桥医院之所以被上官正义盯上,然后被所有的媒体同行轰炸——

是因为它们不仅贩卖出生证,而且还贩卖婴儿!

500

而且这起案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就是利用了当下最为流行的短视频平台,作为贩卖渠道。

关于这个点,我一直搞不懂的是:这些短视频平台,可以精准审查我们的用词用语,逼着我们用字母代替(比如“卖爆”变“卖B”)...

但居然没法审查出留言里的那些毫无遮掩、极为露骨的交易信息?

500

更搞笑的是,11月6日爆出来的消息,到了11月13日,压根就没改...

500

然而纵观全文,有一个好消息,相信眼尖的朋友都已经看出来了:

就是通过上面这条微博的发布日期,我们可以得知上官正义已经喝茶归来。

而且在11月9日的视频中,上官正义还向全网告知,他的举报经调查,全部属实!

500

尾声

上官正义的整个打拐生涯,以及中国拐卖的变迁史,到这我就基本给大家简单地梳理完了。

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我发现普通读者对于拐卖的态度,基本都集中在加重对拐卖的严惩上——

500

但作为一个跟上官正义一样,没事也喜欢研读《刑法》的笔者。我个人觉得,大家集中的方向实在有失偏颇——

因为立法万能主义,非常的幼稚。

真正的问题,其实是怎么把现有的法条法规给认真地执行好?

对于这一点,上官正义,可以说是深有体会...

500

然而就在我即将慷慨激昂完成稿子之际,一个十分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

湖北襄阳健桥医院,被处罚了!

襄阳市卫健委对这家涉案医院,做出了10万元的行政处罚。

500

看到这一结果,我倍感欣慰。

虽然叶院长在文章开头,对自己的行为做出了严重的误判...但这完全不影响正义得到了伸张!

而在得知这一结果后,我之所以还要大费周章地写完这篇文章...

其实初衷,和上官正义在采访里说的差不多——

“我很爱国,爱这个社会,更珍惜自己的当下。我们的社会有一些小小的问题,我希望通过我的方式去修复它,让它变得更美好,这是我的初衷。”

参考文献:

《贩婴产业链黑幕》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