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会是下一个“南越”吗?

500

朝鲜、越南,美国两次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从信誓旦旦保卫自由,到寻求体面脱身的办法。乌克兰会是下一个吗?

1

上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新的关于北溪爆炸时间的调查文章,题目为《乌克兰军官协调了北溪管道袭击》, 华邮这篇文章直接认为乌克兰是北溪爆炸的幕后黑手,并将矛头首次指向了战争英雄,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扎卢日尼。

罗曼·切文斯基是一位48岁的荣誉上校,曾在乌克兰特种作战部队服役。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是北溪行动的“协调员”,负责管理后勤和支持一个六人团队,该团队以虚假身份租用一艘帆船,并使用深海潜水设备在天然气管道上放置炸药。2022年9月26日,三次爆炸导致北溪1号和2号管道大规模泄漏,这些管道在波罗的海下从俄罗斯到德国。随着冬季的临近,袭击只留下了网络中四个天然气连接中的一个完好无损。

据知情人士透露,切文斯基并非单独行动,也没有计划这次行动,这一消息此前未被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名军官听从了更高级别的乌克兰官员的命令,最终向乌克兰最高级别的军官瓦列里·扎卢日尼将军汇报。

同时,邮报披露,西方的情报机构,早在2022年6月就得知了乌克兰可能计划袭击北溪的情报。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中间人向扎卢日尼转达了美国反对此类行动的信息,但没有阻止这次袭击。

邮报的报道并不是独家新闻,早在今年3月份,纽约时报就发表过指认亲乌克兰一方的情报组织是炸毁北溪管道的真凶。6月份,也发表了文章,说中央情报局早就得知乌克兰的计划,并且警告过乌克兰一方。

下面是纽约时报一些关于北溪管道爆炸案的报道,可以看到纽约时报的观点变化。当然,之前有些坚定指责俄罗斯是凶手的报道,现在网站上已经搜不到了。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现在看,北溪爆炸的幕后凶手,要么是乌克兰,要么是美国自己是凶手,然后贼喊捉贼。俄罗斯的嫌疑应该已经基本洗清了。

2022年9月28日,北约承诺对北溪管道爆炸事件做出统一和坚决的反应。然而,截止今天为止,除了媒体之外,没有任何的西方国家政府,对这个事情给出任何“坚决的反应”。

网络上,有些人认为美国已经决定抛弃乌克兰了。下这个论断,还为时尚早。毕竟目前都还是媒体报道,美国政府并没有表态,没有公开认定乌克兰是北溪爆炸背后的凶手。表面上,美国还是乌克兰和泽连斯基坚定的支持者。然而,这些媒体报道,是一个不祥之兆。如果美国坚定支持乌克兰,这些报道没有一点用处。但如果美国打算放弃乌克兰,这些关于北溪爆炸案的报道就将会是一个美国体面下台的借口。那时,美国可以说:放弃乌克兰,并不是美国放弃对自由民主的承诺,而是乌克兰政府倒行逆施,不可救药。

美国媒体为什么开始有这些报道。也许,美国的有识之士也意识到美国需要在乌克兰问题上有一个体面脱身的出路了。

2

俄乌战争的悲剧,是一系列误判的结果。美国和西方企图让乌克兰成为俄罗斯边境的西方堡垒,让乌克兰加入北约与俄罗斯敌对,并为此发动了两次颜色革命。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普京瞻前顾后的应对,虽然拿到了克里米亚,但永远失去了乌克兰。2014年后,乌克兰政坛上的亲俄派一扫而空。

2022年俄罗斯原本的开战目标是实现“乌克兰去军事化”和“更迭乌克兰政权”。但普京在开战时低估了自己的对手,也低估了美国的介入程度。普京当时认为乌克兰会一触即溃,通过一场闪击战,就能实现“去军事化”和“更迭乌克兰政权”的目标。同时,由于欧洲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他认为西方无法在对俄问题上做到团结一致。显然,事实证明,普京的判断错了。

普京迅速调整了战略,从闪击战,变成持久战,转攻为守,首先目标是努力守住乌东四州的占领区。俄罗斯通过“公投”强行吞并四州领土,显示决不放弃四州的决心。俄罗斯的目标已经不再是政权更迭,而是持续的削弱,分裂乌克兰。让彻底倒向西方的乌克兰一分为二,无法变成一个“强大的反俄堡垒”。

今天,俄罗斯的战略目标清晰了。而牌桌的另外一方,美国在战略目标上却陷入了迷茫。

在乌克兰,是要保住乌克兰政权?是要在保住政权同时要维护乌克兰的领土完整?还是要在俄罗斯实现政权更迭?

乌克兰紧挨着俄罗斯,不可能搬走。一个亲俄,至少是中立的乌克兰是俄罗斯的核心利益所在。从波兰到罗马尼亚的前华约东欧国家已经加入北约,俄罗斯决不允许乌克兰变成一个“反俄堡垒”。2022年2月开战以后,中间路线已经不复存在。今天,西方/乌克兰和俄罗斯都将对方视为必须击败的生存威胁。双方在领土问题和乌克兰与西方的关系上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分歧。即使能够实现停火,也只是暂时的休战,很容易再次转变成一场新的热战。

如果西方想彻底解除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威胁,唯一的办法是在俄罗斯实现政权更迭,让一个亲西方的政客上台。但即使实现了政权更迭也不保险,就算普京下台,西方找到一个新的叶利钦。类似普京的人物还可能卷土重来。西方需要彻底击败俄罗斯,将其赶出大国行列,甚至让俄罗斯进一步解体。这样才能一劳永逸,保证安全。

这一点,无论拜登和普京都心知肚明。拜登其实是一个明白人,在多个场合也都提到普京必须下台。但每次白宫和国务院都忙不迭的擦屁股。普京也很清楚,西方的终极目标是让他下台,同时击败俄罗斯,把俄罗斯削弱到无法再次进攻乌克兰的程度。

500

 美国/西方的战略目标是彻底击败俄罗斯,但却有不愿意为此付出牺牲和代价。西方出钱,乌克兰出命,真的能击败俄罗斯吗?如果俄罗斯内部不发生政变,这个可能性近乎为零。

3

想赢,但又不想付出大代价把事情搞大。最终进退两难,美国不止一次陷入类似的困局。

美国在干涉朝鲜和越南时,也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以越南为例,美国的军事干涉要实现什么样的结果?是要推翻北越政权还是只是阻止北越继续向南扩张?假如说只想稳固南越政权,应该怎么做;假如想消灭北越,又应该怎么做。美国自始至终处在稀里糊涂的状态。

越南战争的开始,北越一方也是有误判的。1954年,中、苏、英、法、美、北越、南越、老挝和柬埔寨签订日内瓦协议,越南按十七度线分为南北越南,但日内瓦协议中的条款并未得到有效履行。类似的情况是2014年俄罗斯和乌克兰签订明斯克协议,乌东暂时实现了停火。但明斯克协议的条款同样没有得到有效履行。

越南战争并没有一个准确的爆发时间,1959年黎笋说服了北越政府更深入的介入南部,1960年12月创立了政治实体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1961年创立了军事实体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力量。如果按1961年算全面开战的日期,和日内瓦协议也差不多隔了7-8年。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北越,在开战时,都低估了自己的对手,也低估了美国的介入程度。1959-1961年越南劳动党中央和南方局对美国大规模介入、干涉南越的可能性估计很低,并未想到美国最终会派出数十万军队,打一场长达十五年的战争。

无论是普京还是黎笋,都在错误的假设基础上开始了战争。战争的进程也完全不如开战前的预期。然而,两个领导人也都迅速调整了战略,准备打持久战。黎笋下决心扩大战争规模,打持久战,不惜代价也要拖垮美国完成统一。

越南战争,美国是被动卷入,卷入以后帮助南越军队跟北越作战但又缩手缩脚。如果说想彻底消灭北越,就需要动用更大规模的空中轰炸力量,越过北纬17度线打击北越军队。但美国政府显然不想这么做。如果不彻底消灭北越,这场战争永远不会结束,北越绝对不会放弃国家统一。

在军事上,美国军队在越战的表现远远超过朝鲜战争。越战早期阶段任驻越美军总司令的威斯特摩兰在谈到越战时有一句著名的评语:“在整个战争中,我们从来没有输掉过一场战斗。”威斯特摩兰无法理解这样一件看似吊诡的事:打赢了每一次战斗,却输掉了战争。

在越战期间,北越一方发动过多次攻势,军事上,每次攻势都是彻底的失败。但是政治和公关上,却取得了成功。1968年的"春节攻势",几乎在所有战场上北越一方都失败了。但北越能发动如此规模的攻势本身,粉碎了美国能够打赢越战的希望,停止对北越的轰炸,威斯特摩兰增兵计划失败,并下台,乃至约翰逊下台,和这个都直接相关。

1972年的复活节攻势,北越再次惨败。但这个攻势本身促成了巴黎协定的签署和美国撤军。两年后的1975年1月,北越再次进攻,南越政权在三个月之内就土崩瓦解。

4

今天的乌克兰和当年的越南相比,最大的区别是美国和北约没有出兵,乌克兰是靠自己的军队防御俄罗斯的进攻。但乌克兰的军事力量也完全依靠西方的援助。因为美国没有出兵,没有伤亡,国内也就没有越战时期的强烈反战情绪。另外,经济上的损失基本都是欧洲承担,美国的能源公司还借此大发横财。这一点对美国有利。

但另一方面,俄罗斯也比当年的北越强大很多。当年在越南,如果美国的战略目标清楚,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入侵越过北纬十七度线,决定性消灭北越的军事力量,如果苏中不干涉,美国还是有可能获得越南战争的完全胜利的。但今天,俄罗斯的核武库,足以威慑美国不敢入侵俄罗斯本土。美国唯一的办法就是搞颠覆搞政变。

我认为,乌克兰的结局,大概率是类似南北朝鲜,而不是南北越南。越南是自主的北越,对战美国傀儡南越。最终是自主一方取得全胜。朝鲜,两边都是外国军队唱主角,最终是两边划界停火,对立至今。俄乌,两边军队还都是自主的。俄罗斯并没有吞并整个乌克兰的能力与决心。

美国对越南的事,美国媒体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包括一开始的刺杀吴庭艳,说吴庭艳多么专制、多么腐败,迫害僧人,客观上使美国政府抛弃吴庭艳政权的压力。晚期美国老百姓、公众听到南越政权特别腐败、无能,还不停地掏钱、派美国大兵去,做这些事干什么?越南战争后期,美国领导层的决策已经被舆论牵着走了。在越南战争问题上,两党也都全力向对方开火。

今天的美国媒体,也已经开始转向,2022年的一边倒挺乌克兰,把泽连斯基描绘成“泽圣”,而今天,关于乌克兰的各种负面报道,开始浮出水面。

1954年艾森豪威尔提出了著名的“多米诺骨牌”观点。“你竖起一排多米诺骨牌, 推倒第一块,最后一块肯定也会迅速倒下。因此一旦开始瓦解,就会产生最深远的 影响。……这一损失 (印度支那被共产党控制)带来的后果对自由世界来说将是难 以估量的。”

美国认为,美国是“自由世界”的领袖,如果美国不能帮助南越阻止共产党的 “侵略”和 “颠覆” 的话,那么就会造成美国没有能力和决心保护盟友的虚弱印象,这将鼓励国际共产主义的 “侵略”气焰,使其更加 “胆大妄为”, “征服”其他国家;而那些指望美国保护其安全的国家将会对美国丧失信心,进而倒向苏联的怀抱,出现所谓的 “追随” 效应。作为塑造冷战时期美国遏制战略的核心思想,多米诺骨牌理论背后是美国对自身信誉的焦虑:美国必须维护自身承诺和威胁的可信性,为此需要对每一次共产主义 “进攻”进行坚决的回击。

1965年3月,助理国防部长约翰·麦克瑙顿在给国防 部长麦克纳马拉的一份备忘录中承认,美国卷入越南的目的 “70%是为了避免丢脸 的失败 (对我们作为越南保护者的名声而言),20%是为了使南越 (以及邻近地区) 不落入共产党阵营之手,10%是为了让南越人民享有更好和更自由的生活方式。”

但实际上,南越的陷落,并没有出现什么多米诺骨牌,美国当年的焦虑,完全是杞人忧天。

今天美国的焦虑,也是类似的。美国不再担忧共产主义,而是担忧所谓的中俄“修正主义”。美国支持乌克兰,核心也是这种焦虑,而不是乌克兰对美国有什么巨大的战略价值。未来的台湾问题,美国干涉的最主要动机也是这种焦虑。

美国要脱身,一定需要让美国的小弟们相信(至少表面上相信),美国放弃乌克兰,不是放弃对自由民主的承诺,而是,泽连斯基政府自己的问题。

美国媒体为啥开始报道乌克兰的负面,也许就是在为未来的体面抽身做铺垫了。

5

俄乌战争毕竟发生在千里之外。对中国有什么启示呢?

第一,不要误判美国。无论是普京还是黎笋,选择战争都是基于对美国的误判。他们没有理解美国做为所谓的“自由世界的领袖”,对“多米诺骨牌”效应的焦虑。美国享受着 “帝国”的光辉和 “领袖”的荣耀。但帝国身份和领袖地位也给美国领导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和道德负担。不要认为台湾对美国战略价值不大,美国就不会干预。今天的美国,对俄罗斯还不算太担心,但对中国,绝对担心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美国认为,如果美国放弃台湾,美国在东亚的盟友体系,会在瞬间崩盘。

第二,要充分了解,这种类型的战争中,美国的战略目标是不清晰的,战术上是自我设限的。中国一定不要让美国的战略目标变得清晰。这一点就不讲得太透了。二战前日本最大的错误就是用袭击珍珠港,让美国的战略目标变得无比清晰。无论是冷战还是热战,对美的斗争中,都要有持久战的决心,一步步,一点点达到目的。对佩洛西访台的处理,就很好。佩洛西拿到了面子,中国一方拿到了里子。实质性的把两岸军事对峙的前线,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米尔斯海默认为,两栖作战非常艰难,中国攻台风险很大。他说的没错。英吉利海峡比台湾海峡窄的多,当年盟军有绝对海空优势,搞诺曼底登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也许,统一台湾并不需要搞什么两栖作战。

台海如果有事,美国一定会干涉,但不一定会以打世界大战的方式干涉。中国的目的是祖国统一,不是把蘑菇蛋丢得满天飞。美国干涉台湾,主要也是对多米诺骨牌效应的焦虑,并不希望为台湾打第三次世界大战。

有些台湾人,把乌克兰视为榜样。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乌克兰的下场吧。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