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突破的深层意义:中美全球价值链之争,中国如何转守为攻

文:两抖云

编辑:两抖云

列强的新游戏

如果德国宰相俾斯麦能穿越到今天,我估计他做梦都能笑醒。因为德国既不需要为抢不到殖民地而上火,也不需要为军事围堵而焦虑,更不需要为军费不足薅头发,全国的坦克加起来,正好能凑成二战时一个坦克旅。就这么个战败国,居然掌握了欧洲的经济主导权,成了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500

背后的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的权力规则变了。

从工业革命开始,一直到二战结束,这200多年的时间里,一个国家的权力和国际地位,来自于自身的工业实力,你想当大佬,必须在自己国家里打造一套完整的全工业体系,什么袜子、军舰、三蹦子,都要自己造,而且还要向外倾销,英法日德都是这样。

由于是各玩各的,所以对于列强来说,权力的夺取主要靠以德服人,武德高的喝酒吃肉,低的拉稀跑肚。

但从70年代开始,套路变了。随着美英开始推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进程突然加速,各国从独立制造,变成了国际合作与分工。西方国家先把低端产业比如衣服袜子,全转移到落后国家,让他们相互压价,好让自己买上便宜东西。

然后是把飞机、半导体这些高端产业不断拆分,由少部分发达国家,共享研发、设计、高端制造和销售这些核心环节,把最苦最累的中低端制造,分散到不同的发展中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

这种剧烈的变化立刻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1985年,哈弗大学的著名学者迈可尔·波特教授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价值链,后来被其他学者不断完善,最终衍生出全球价值链理论。也就是一个商品和服务,从设计、研发、制造,一直到销售,不同环节的价值创造和转移的过程,谁能掌握这个价值网络的核心节点,谁就能拥有了权力。

500

迈可尔·波特

所以国家之间的竞争模式,从工业体系的争霸,变成了对价值链主导权的争夺。

也就是说,虽然我钢铁和水泥的产量都萎了,看着比以前虚,你们后发国家也赚了点小钱,好像一使劲就能登堂入室了。其实这都是幻象,你们依然活在我的掌控之下,谁不听话,我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美刀。

那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是如何通过全球价值链,继续保持权力的呢?

学界一般把价值链的权力结构拆分为四部分:技术、市场、制造和资本,尤其是技术和市场这两个,在过去40年里,它们就是霸权国手里的倚天剑和屠龙刀,咱们就以半导体产业里的故事去分析。

第一道防线

1997年,美国政府拉上因特尔、摩托罗拉、AMD和几个国家级实验室,成立了一个组织(EUV LLC),专门研究极紫外光刻技术,但因为制造这块跟不上,要找个成手,于是美国就盯上荷兰的光刻机厂商ASML。

ASML为了做掉尼康等友商,坐稳头把交椅,一跺脚就答应了白宫的若干条件,比如55%的原材料都从美国购买,在美国设立工厂和研发中心,并允许美国资本入股,最终ASML掌握了极紫外光刻技术并投入生产,这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正因如此,ASML一直受制于美国,让你卖谁就卖谁,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服,但还是被美国一次次强奸了意志。

虽然今天的芯片技术已经非常分散了,但美国依然控制着一些关键领域,比如上游的的EDA芯片设计,半导体设备等等。2019年美国政府宣布,各厂商的出口设备中,只要美国的组件和技术占比超过25%,就必须申请美国的出口许可证,拿证放货,卖谁全看我眼色行事 。而针对华为几乎不设限,甚至连非技术产品都不行。

这就是美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技术权力,也是美国科技霸权的体现。

但只有技术权力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有些国家会“开挂”。美国把路走通了之后,有些国家的政府,会牵头国内的企业和学术机构,通过补贴、战略规划、提供市场等手段,集全国之力闭关修炼,最后一举攻破技术这第一道防线。

所以这个时候,市场权力就至关重要了,这才是美国掌控全球价值链的最大杀招。

甲方爸爸

全球价值链的市场权力,可以分为两部分,第一是跨国企业的市场权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苹果。

2010年iPhone 4发布之后,短短几年的时间,苹果就攻占了全球高端手机市场。在iPad、Watch等产品的加持之下,苹果成为全球电子与信息产业的霸主,这也让它成了全球最大的芯片采购商。

2022年,苹果公司采购了全球11.1%的芯片(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而且主要是高端货,台积电3nm芯片的产能,绝大部分被苹果吃掉了。

正因拿到了巨大的市场权力,苹果可以决定半导体价值链中,其他企业的生死荣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还是台积电。

一开始,苹果选择三星做为自己核心芯片的代工厂,但2010年之后,三星手机借助安卓系统异军突起。为了预防三星背刺,从2013年开始,苹果把部分芯片的代工交给了台积电,并逐步砍掉三星的份额。

而在全球最大甲方的加持之下,台积电订不断,这才能砸巨资慢慢提高制程,然后就自我膨胀了。但台积电的命运,也因此落到了苹果和美国的手中。

富士康也是一个路数,它老说自己赏这个饭那个饭的,你的饭恰恰也是别人赏的,因为你不掌握终端市场,人家说换就换。

对于这些巨头来说,决定单个企业的生死只是皮毛,更厉害的是,它们能利用自己的市场权力,改变、甚至迁移整个行业的供应链体系,从而将某些国家从价值链中拿掉。

以苹果和三星举例。现在中美闹得凶,苹果这两年将手机、笔记本等产品的部分产能,相继迁往印度和越南。它一走,供应商也得跟着去,比如富士康、捷普,而印度本土供应商也有了机会。

客观地说,做为产业链的链主,苹果的国际化分工做的还是非常不错的,50%左右的供应商来自中国(包括大陆、台湾和香港),分给咱们不少。另一个链主三星可就不一样了,以2021年举例,三星101家核心供应商中,40%是韩国的,包括台湾、香港在内的中国厂商,只占14%。2019年,三星关闭了在中国的最后一个手机厂。所以在三星主导的价值链中,中国吃不到太多肉。

这些巨头凭借技术与市场权力,可以决定单个企业的生死,也可以改变整个行业生态,从而影响到财富流动。所以这些跨国公司,就是美国等发达国家,技术与市场权力的承载工具,没有跨国公司,就掌握不了价值链。

但面对国家之间的竞争时,巨头的企业市场权力依然不保险,那这个时候,国家的市场权力就成了最后的杀招。

比如1974年,日本制定了“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计划,由通产省牵头,拉上东芝、日立、三菱等五大公司和各大科研机构,组了个局,在国家财政的支持之下,开始攻克半导体技术。短短10年时间,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就支楞起来了。到了1985年,日本芯片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一半,最辉煌时,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的市场占有率高达90%,把因特尔这些巨头逼得只能裁员。

也就是说,日本慢慢抢走了美国的技术权力。

日本的这种由政府牵头,“官产学”三位一体的产业发展策略,是东亚国家的绝招。在西方国家眼里,这是一种老6行为,因为既不市场也不自由,但确实管用,以至于90年代,美国为了攻克极紫外光刻技术,在也学上了,只不过水土不服,并不算太成功。

高地塔都让日本推了,美国只能反击,方法很简单,动用美国的国家市场权力。

1987年,里根政府对日本的半导体产品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削减日本的市场份额。为了师出有名,美国到处抓日本的把柄。在发现东芝向苏联出口了4台精密机床之后,美国人在1987年的"巴统"年会上,把整套证据全抖了出来,声泪俱下地控诉日本背弃人伦,直接把日本吓尿了。随后美国以霍霍国家安全为名,抓了东芝多名高管,并砍掉了东芝的计算机订单。

其实很多巴统成员国都是“通苏”的老手,法国、意大利和西德都给苏联倒腾过机床,有钱谁不想挣?但他们没事。美国只不过是想找个借口,在汽车和电子产业上压制日本,保住国内市场。

安内之后,美国就开始攘外了。1991年,美国逼迫日本降低半导体产品的进口关税,并直接要求日本,把国内20%的半导体市场让给美国公司,而且1985年之后,美国强迫日元对美元大幅升值,又打压日本半导体对其他国家的出口。

半导体是一个资本高度密集型的产业,需要每年玩命砸钱,比如三星电子的研发投入,就占了韩国研发总投入的20%。鉴于日本的体格子,半导体是高度依赖出口的,美国连续放赖之后,收入降低导致研发也跟不上了,所以市场占有率从50%降到10%。

这就是美国的国家市场权力。

鉴于美国是全球第一消费国,其庞大的市场体量,是它与其他国家和企业谈判的关键筹码。你不听话那就别来我家带货,所以这些公司一般不敢造次。市场也是美国扶持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关键手段,日韩和台湾省都是这么起来的,欧盟的跨国公司也因此被美国不断掣肘。

这,就是甲方。

对于绝大多数出口国来说,美国的市场大棒非常有效,唯独一个能抗住,那就是中国。中国是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也有价值链上的市场权力,在中美竞争中,这种优势非常明显。

比如在中国市场的加持下,华为手机在2020年4月的全球市场占有率高达21.4%,超过三星和苹果,成为世界第一。而2019年之前,华为在通信技术上已经占了先机,同时在芯片上也开始发力,麒麟系列一代比一代强。

500

也就是说,企业市场权力已经被华为掌握,又有国家市场权力背书,技术权力也在慢慢加强,其掌控的价值链初见雏形,如果任由其发展,半导体行业的价值链主导权,就有可能转移到中国,威胁到美国的全球霸权和收入。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能给其他中国厂商留口气,但一定要弄死华为的原因,即便绑人也在所不惜。华为之所以能撑住,靠的也是中国的国家市场权力。

而让美国最终下定决心,利用科技和市场,全面封杀中国芯片和华为的关键一点,是中国的国家意志。

“挑战国际秩序”

2015年5月,国务院发布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在这份国家行动纲领中,我们瞄准了10个领域数十个新产业,包括芯片、操作系统、工业软件、高档数控机床、机器人、大飞机、航天装备、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等等,全是皇冠上明珠级别的。

这份规划让美国破了大防,2018年开始,美国的多位高官多次提到这份规划,并照着单子加税,因为美国给中国的定位,是全球的中低端产业制造基地,中国这么操作相当于谋反,用行话说就是“挑战国际秩序”,于是下了狠手。

在中美科技战开打之后,很多大佬都一直反对,比如比尔·盖茨和ASML的CEO彼得·温宁克,他们的理由总结下来就是,你这不是逼着中国人自己研究吗?倾销铺货才是正经思路。

这些大佬和美国政府谁错了?都没错,因为他们打的算盘不一样。

美国的政治精英不是傻子,他们之所以选择下手,是因为吃过东亚国家不少亏,知道举国体制的厉害,更明白一旦制定了国家规划,就意味着人家要动真格的了。

500

尤其是这个芯片。

长期以来,中国的集成电路进口额一直超过石油,是各进口产品之首,不仅费钱,还严重威胁国家安全。于是从2013年开始,我们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开始扶持芯片产业,并成立了大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

在《中国制造2025》规划里,在重点扶持的领域中,头一个就是集成电路和芯片。

于是在美国政府的眼里,不管我供不供货,中国是一定要解决芯片问题的,所以倾销什么的只能中午搞,因为早晚要出事。而且“官产学”一体非常恐怖,真捣鼓出来怎么办?与其这样,那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在幼儿园阶段就把中国的芯片弄死,以绝考研的后患。

比尔·盖茨和温宁克都是绝顶聪明的人,他们看不到这一层吗? 不可能的,他们反对制裁,考虑的是公司带货的利益,而不是美国的国家利益。大家可以想想,如果中国的操作系统和光刻机火出了圈,他们还会反对制裁吗?

另外,西方国家还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价值链中重新崛起的制造权力。

​苦工翻盘

在过去,中间制造环节通常位于价值链的最底部,即使有一定技术含量,也不会动摇市场和科技的主导性。因为除了东亚诸国,大多数制造业国家还没到被制裁这一步,就会因为劳动力成本上升、经济危机等因素,被其他国家取代,说白了就是药渣。所以西方国家才会大胆地把部分制造环节甩出去。

但到了今天,情况变了。随着国际分工越来越复杂,制造环节也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能主导部分价值链了。

获取制造权力的关键是成本。一旦一个国家依靠强大的产业集群、完善的基础设施、高素质劳动力等因素,再加上规模效应,把制造成本打下去了,那它就会变得不可取代,甚至市场和科技的主导者都要找它合作。

就比如光伏组件和动力电池等产品,其成本被中国打下来之后,我们就主导了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

这些技术西方不会吗?基本都会,但是他们的成本太高了,活不下去,只能把很多制造环节放在中国。所以冯德莱恩经常说,欧盟不能过度依赖中国制造。

估计他们谁也没想到,中国能把过去他们看不上的制造环节玩到这种程度。所以一旦中国掌握了一个产业的核心技术,再结合自己的制造优势,那真是神佛难挡,比如盾构机、无人机、工程机械等等,这就是价值链中的制造权力,也是未来中国主导大飞机、芯片、医疗器械等高端领域的底气。

而针对半导体行业来说,晶圆代工的门槛越来越高,而且过度集中于东亚地区,以至于反而成了美国的软肋,于是美国强迫台积电、三星等企业前往美国开厂,希望加强自己在芯片制造环节的掌控力。

历史只是轮回,蓦然回首,我们发现一切又回到了起点,一个强大而完整的工业体系,依然是决定一个国家实力的最关键因素之一,只不过有些国家再也没有机会了。

如今,华为Mate60为我们带来了惊喜,虽然还不知道具体细节,但它的出现意味着,在全球价值链的争夺上,我们有了突破,甚至是攻守互换,而且已经慢慢显示出了威力。比如爆单之后,华为的国产供应商正在招兵买马,尤其是那些被苹果抛弃后,净利润暴跌 的企业,也抓住了起死回生的机会。

500

最近,美国也解除了韩国三星和海力士对华出口制造设备的禁令,相信以后还会放得更多,因为按照他们的传统艺能,封不住的话,就要打价格战了。

华为的突破,在当下确实让人振奋。

我发现因为楼市和资本市场出了问题,很多人都有些迷茫,上个月,我听到一个博主在节目里讲,今后10年甚至20年,中国的经济都不会有太大起色,一定要看住自己的钱,不要盲目投资。看住自己的钱我倒不反对,但中国的经济有没有起色,到底看什么?是楼市还是股票?

华为的突破,在当下让人尤其振奋。它让我们知道了,有这么一群不服输的人,顶着无数的质疑和嘲讽,硬是把东西搞出来了,但是我们现在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多少有点憋屈。不管怎么说,感谢他们为我们带来了信心,因为信心在今天,尤为珍贵。还是那句话,一个国家要发展要富强,靠得不是股票和房地产,而是提升劳动生产率,这就要靠科学技术,现在我们有信心,不管是多难的技术,中国都有能力去搞定。

大国角力可不是只有价值链上的争夺,还有比如金融、货币、能源等等,这些我以后都会讲,今天先聊到这,希望大家点赞、转发、评论,感谢大家的支持。

500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