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央行行长周小川说:养老金制度改革拖不起,拖了会出大问题

今年年初(2月25日),在由《财经》杂志、财经智库主办的第五届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原央行行长周小川对养老金制度改革提出了独到观点。他表示:“中国人口多,且养老金覆盖面在不断扩大,加上老龄化等原因,养老金资金池很容易有缺口。这种情况下,国家统筹安排的养老金是保基本,不会太高,缺口会较大程度依靠个人养老金加以补充。”500周小川承认,养老金矛盾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差异:

第一,群体差异。在中国,群体差异可能比在其他经济体更加突出。我们从建国以来开始施行养老制度,国家机关、事业单位是一种类别;企业职工、国有企业是一种情况;大集体、小集体各不一样;有了私人企业,又是另外一种安排。还有,农民基本上没有做养老保障的安排。

第二,代际差异。由于改革转轨中的制度安排变化很多,已经退休的老年人、年轻人、毕业刚刚工作的人,其理性程度和他们测算的基础有很大差异。

第三,个体差异。人不会都是理性的,养老金是一个未来的问题,有些人考虑较少,到中老年快退休的时候才会考虑较多,个体差异也比较大。500周小川洋洋洒洒讲了近万言,归纳为需要改革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实现全国统筹。周小川认为,全国统筹将会避免地域之间的养老金差距,解决养老保险不平衡的矛盾。

第二,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周小川认为,养老的问题不能完全靠国家的第一支柱,还要有自己有养老计划,那就是建立包括个人储蓄型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的第三支柱,这是个人利用金融手段增加养老保障供给的有效形式。

第三,提高养老金替代率。周小川认为,我国目前的养老金替代率偏低,要合理确定和调整养老金替代率,提高退休人员的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

第四,推进养老金市场化运营。周小川指出,我国目前的养老金市场化运营还处于起步阶段,存在着投资渠道单一、投资效率低下、风险控制不足等问题。

最后,对养老金的问题周小川个人提出中肯意见:不要回避难题,不要认为这个问题很长期,还有很多拖延的机会,以后再做选择会更艰难。500针对周小川提出的这些方案,网友们直白尖锐的提出如下观点:

一、我们设计的“社会保险方案”确实存在大问题,主要问题就是设计者考虑自己利益太多,源头上制造不均衡,各项待遇差距太大,预见、精算、比较和分析不够严谨。

二、养老金不论怎样改革,不限高提低,终将是废话。限高是养老金养改革的最佳方案,提低,有利于社会稳定和内需!不要全凭精英一张嘴,多缴多得养老金制度就能长治久安。

三、改革先从公平开始。什么时候公务员和其他劳动者养老金差距小了,其他劳动者在实际上也建立并按标准缴纳了“职业(企业)年金”和“住房公积金”,退休后也能领取“文明奖”和生活补贴(十三个月工资、绩效工资)了,再说养老制度改革。

四、养老金的差距只是一个方面,抚恤金标准和医疗保险同样存在不公平的问题。希望尽快解决有群体领40个月、有群体领9个月抚恤金这个极其不合理的问题,因为这是近两年改革的结局。

网友们!你们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