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把柴静新出的纪录片视为洪水猛兽吗?

随雾霾一起散去多年的大柴女,这两天带着新纪录片《陌生人》又回到公众视野了。不少人问,柴静采访研究欧洲的恐怖分子,这和中国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用中文传播,为什么要拍给中国人看,你去拍给欧洲人看啊。

这个纪录片是有英文字幕的,我相信她也会推出其他语言的版本。而且不能说别人的恐怖主义和我们没关系,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嘛,再说我国也曾遭到恐怖主义的严重侵害。

但是从预告片已经能看得出来柴静的基本思路调调了。她的结论是:恐怖分子是因为相信了一种抽象的目标而盲目仇恨。他们自己的生活也并没有按照信仰教条去做,就是因为陷入抽象意识形态而虚伪和疯狂。而其他社会原因、政治原因预告片都没提到,好像和西方世界自身没什么关系,都是某些故作神秘的意识形态传播导致的。

感觉这下又为国内公知都铺垫好高潮了,又可以用这套老生常谈的话语去攻击共产主义、爱国主义等等了——你看你们信仰了一个抽象的东西,所以造成了你们的盲目和仇恨。嗯嗯,其实柴静这个结论和她的普世价值倒是挺抽象的。所以正片可能会有丰富细腻的情感细节,但是可能又会相当浅薄。

不过她能去采访各类前恐怖分子,能把纪录片做成,这是不容易的。别人不同意她的观点,可以做别的作品。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搞外宣,也去整一个嘛。

附上一篇2013年写的旧文:柴静的孤儿们——致火柴或者芦苇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