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儿女?啃老就是啃老

据说现在全职儿女悄悄流行起来了。成年儿女辞职回家,有的还是带着第三代,或者索性没有离过家。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是,他们回家陪伴父母,照顾父母,还从父母那里支取“劳务费”,贴补自己的私用。

其实不必羞羞答答,啃老就是啃老。啃老不犯法,只要父母愿意被啃,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社会有权谴责吗?这不是有权无权的问题,社会的“权”是自赋的,不是谁给的。他们要啃老,就别顾忌社会舆论。否则就去改变社会舆论,就像当年社会不容离婚,现在很能接受一样。

但用“按劳取酬”来改变社会舆论,那是要碰壁的。他们似乎没有把幼小时候父母的“养育费”算进去,一般好像也没有先“结清养育费”,再“支取劳务费”的。成年时男婚女嫁的费用更是没有算进去。这算什么“按劳取酬”?明明是老赖在先,巧取在后。

必须说,全职儿女是生活条件大大改善后才有可能的。父母没有足够的收入,家里没有足够大的房子或者闲置也不等着收房租的第二套房,全职儿女想回家都不行。

有意思的是,有些父母是退休工资不错,养得起全职儿女。有些父母自己还在工作,养着年轻力壮的全职儿女。前者是父母的幸运,看来退休工资远远高于自己开销的需要,这样得到善待的晚年是值得羡慕的。后者是父母的不幸,老来重拾抚养儿女的故技。

成年人意味着选择权。入职无门,职场不顺,情感危机,这些都是对生活和职业按下“暂停键”的正当理由。有的是被迫的,有的是主动的,都没有问题。前提是自己养自己,不管用什么办法。有积蓄的吃积蓄,没积蓄的话,该打螺丝的时候就打螺丝,该端盘子的时候就端盘子,这才是按劳取酬。只要自食其力,活着就是堂堂正正。啃老更舒服,但啃老就是啃老,就别怕被贴标签。

与其打工挣小钱,不如伺候父母挣小钱,这有什么不可以?不可以。成年子女应该回馈父母,而不是继续从父母那里得到哺育。暂时还无力回馈是可以理解的,但继续啃老就不对了。

大学毕业找不到好工作怎么办?考不上理想的研究生怎么办?骑着驴找驴呗。从小就怕“输在起跑线上”,到了这时,就不管起跑线了?人生长得很,起跑不好,后面追回来。起跑好的还有摔跤的呢。关键是站起来继续努力地跑。

起跑线是时间上的,不是地方上的。到什么时候干什么事。毕业N年,永远备考,永远赶考,即使有一天考上了,到了找工作的那一天,人家问你,“怎么那么晚才毕业?这些年你都在干什么?”你这是要人家敬佩你的毅力,还是犯愁你的啃老?你能长期啃老,为什么不会长期“啃司”?

但要是在N年备考赶考的同时,打螺丝、端盘子也要自己养自己,这就是完全不同的问题了。人家只有敬佩你的毅力和追求。

职场会有不顺,一样,骑着驴找驴。不管是干同一行业,还是换行,连续从业总是比隔一段时间重新入职的门槛要低。脱离久了,职场的“规矩”和人事都生疏了,年龄又大了,重新入职可能比新毕业生更难。这和“35岁现象”还不是一回事。人家是干到35岁被绊倒了,“你”是啃老到35岁、都没爬起来过,能一样吗?

职业不仅供养人生,也定义人生。富二代被人看不起,不是因为他们太有钱,而是因为他们缺乏有定义的人生。除了混吃等死浪费粮食浪费空气,他们的人生一事无成。全职儿女只是不算富还以陪伴父母为生的假富二代。

情感危机也不是稀罕事。如何应对不是这里的话题,回父母家疗伤则是人之常情。但还是一样,自食其力。蹭吃蹭住还属于情有可原,但还要以“劳务费”为名要求父母赡养,这就过分了。

父母还在工作,子女反而辞职回家当“全职子女”,这尤其荒唐。

父母都是希望儿女常回家陪伴的,父母也都是希望儿女“有出息”的。这永远是“既要又要”。父母可能会对外人说:“儿女辞职回家陪我们多好啊”,但这和“儿女工作太忙、事业太旺、没时间陪我们”是一样的,都是含着无奈。做不到“既要又要”,只能挑好的说呗。

儿女也一样,也是“既要又要”,还要加上小家庭的“还要”。

躺平是容易的,但重新站起来就不容易了。走得磕磕绊绊就要回家躲避,重入职场比第一次更难。父母收入不错,能够“二次抚养”是好事,愿意则是幸事,但父母毕竟老迈,是要先走的,然后“全职儿女”就“失业”了?到那时再另谋职业?别忘了,年龄是单行道,年轻时就找不到“理想工作”的话,年老了更难。莫非继续接着“吃遗产”?那真离一辈子躺平等死不远了。

带着孩子啃老更糟糕。父母的生活哲学对孩子有深刻的影响。身为啃老族的孩子,要么变本加厉地啃老,要么对啃老充满不屑,很难中庸平和。两个极端都对代际关系不利。

现在还有慢就业的说法。大学毕业后,既不找工作,也不考研,而是游学、支教、陪父母、创业考察等。

这个其实和前面差不多。按说18岁就应该自立,但现在大学也成基本教育了,所以延长吧。但大学毕业肯定应该自立了。是找到“好工作”了所以自立,还是打螺丝自立,各人凭本事,但最低限度,不应该啃老。在大学期间勤工俭学,或者毕业后打工挣钱,然后去“世界上看一看”,挺好的。支教也是有益公众的事业,还增长个人阅历。

创业考察应该支持,但平心静气地说,大学刚毕业,就有足够的本事创业,真是少数。回家陪父母,相信父母并不希望看到大学刚毕业的孩子就回家陪自己,尤其是因为畏惧求职而逃避回家。

因为逃避而躲到父母羽翼之下的人也必然遇到很多问题。成年人的选择权说到底来自经济独立。成年了,还经济不能独立,父母特别体谅的话,说话会绕着说。但怼一句“你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让你听点话干点事你还怎么了?”“你”确实无话可说,谁叫“你”不能经济独立呢?又想行使成年人的权力,又不想承担成年人的责任,哪有那样的好事?

逃避可耻,也没用。人生总是要面对现实的。逃避越久,越难鼓起勇气,面对现实。现实世界没有那么可怕,大部分人都是“一般人”,介于“不太优秀”和“有点优秀”之间,不都活得好好的?别动辄创业和马云比,创意和乔布斯比,赚钱和张三比,做人和李四比,只要每天和昨天的自己比一比,在做人做事见识情商上有进步,就是不错的人生。

但这一切始于经济独立。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