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学长有侠气

500

文 |  李栩然

首发 | 栩先生(ID:superMr_xu)

1

我小时候很多人说我很文静,像女生,但上小学后却让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镜——我顽皮已经到了一种境界。

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开始看一些武侠电影,开始看武侠小说后更是肆无忌惮,二年级的时候我就在班里创了一个帮会叫“青龙帮”,每天带着帮众和隔壁班火拼。

我是帮主,在我之下有几个堂主,我叫他们老二老三老四,本来只有四个,后来加了一个老五。

老五没有什么战斗力,那个男生姓彭,转学来的,家在外省,父亲早死,母亲带着他流浪做生意,做到哪里就在哪里上学。

说起来很有些凄凉,到我们那里的时候正开始卖挂面,所以常被人骂作挂面娃,很受欺负,我那时很照顾他,所以把他提为“青龙帮”的第五把手。

他对我很尊敬,我们曾经像电视里那样结义金兰,说的很正经的,但不久他就又跟着他母亲流浪去了别处,走的时候正好放假我都不知道,开学才知道,从此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一晃快二十年过去了,什么结义金兰都成了儿时的笑话,我已经几乎记不起他的样子来,更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流浪在路上。

我们的那个青龙帮大概一直到四年级才宣告解散,但并不意味着我的武侠梦就做到了尽头。

邻居有个女孩比我小两岁低一个年级,喜欢跟我玩,很可爱也很天真,总是眨眼睛,她母亲为了这个不知用了多少偏方,有一次不知听谁说的,用火柴烫她的眼皮,烫的她直淌泪水,但过后她还是要眨眼睛。

我削了两把剑,一把上面刻着“日”子,一把刻着“月”字,和她一起,一人一把练双剑合并。

一直想练出那种绞来绞去然后剑尖相对的情,练了很久,没有成果,直到我不小心把她给刺着了,刺哭了,才不敢再练了。

此事在老家传为笑谈。

我小学毕业后就很久没见她了,高中时第一次见她,她跟我一个高中,一见面就叫我名字,像小学时一样,一说话就眨眼睛,也像小时候一样。

但那时我已经快高考了,说了没两句,就走了。

2

小学二三年级起,我开始在镇上的地摊上买各种“武功秘籍”,现在记得起来的有《二节棍入门指南》、《峨眉连环刀》、《二指禅》……

我曾经对里面所描述的武功深信不疑,周末或寒暑假的白天,我把羊赶到山顶去放,那里有一片长满青草的缓坡,坡上有一个乱石堆,我就在乱石堆下用精心削出来的齐眉棍,练武功。

清冷的夜里,我站在院子里,扎好马步,静静聆听周围的蝉叫蛙鸣,缓缓吐纳,练采气。

我拿家里的编织袋装了满袋子的黄沙,吊在房檐下的横梁上,练打沙包。

沙包没打坏,但那个梁被我吊歪了。

我还用镰刀把子做了一根双节棍,这根双节棍我一直带在身边。

直到初中时,忍无可忍地用来抽了收保护费的校园大哥,然后才被没收。

那些年代里,我整天都一副江湖中人的样子,想着怎么样才能帮助别人,怎么样才能惩恶扬善,怎么样才能够行侠仗义。

凭着一股子侠气傻气与不服气,我干了很多冲动的事情,吃了很多的亏,甚至差点万劫不复。

大学里,我重新开始练习武术。

有个教练,我当时跟着他练了好几年,他让我切身知道了,打人或者被打其实都很疼。

更让我明白了,人的力量、体能、反应和抗击打能力其实都是很有限的。

有一次我问他:像我们练了这么久,要是路上遇到坏人怎么办?

他想都没想就跟我说:打110啊。

我愕然了,又不甘心地问道:如果我手里有棍子呢?

教练:那废话,抽他啊,要不然练来干嘛?

我继续问道:那如果对方手里也有武器呢,比如匕首?

教练沉默了好一会,才默默地说了一个字:

跑。

得益于这个曾经的专业武术教练,终于让我破灭了人生中最天真、最单纯、最不切实际的梦想:

练好武功,就可以不受欺负,就能够保护自己所爱的人。

3

初中开始成体系地看武侠,从此,刀光剑影斩碎了每一岁的年轮。

还记得初看武侠时的感受,江湖路远,穷日落月;侠骨柔情,英雄气长。

侠是冰肝雪胆青衫磊落,武是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惊心动魄。

——只有这四个字,这四个字也足矣。

(看到这里,一定要再回味一下这首音乐)

那本盗版的千疮百孔百褶千痕的《笑傲江湖》,大概看了十多遍吧,有七遍是心里淌着血看完的,我不矫情,现在说起来也不觉得好笑。

又过了几年,脸上开始如废院子里长杂草般生出乱七八糟的胡渣子,等那时再看武侠的时候,于惊心动魄之外却又读到了别的东西。

千杯醉,万古愁,少年歌舞花满楼,中年荒村野店游,老而病死客舟头。

有人问古龙:你故事里的人,为什么好像总是离不开客栈?

古龙答:因为他们本就是流浪的人。你若也浪迹天涯,你也同样离不开酒楼、客栈、荒村、野店、尼庵、古刹。更离不开恩怨的纠缠,离不开空虚和寂寞。(《剑花·烟雨·江南》)

大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始看古龙,看拿着一把三寸七分长的飞刀刻木头的李寻欢,看“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风流楚留香,看不要命的小高,看疲倦的剑神谢晓峰,看寂寞的傅红雪,看落拓的萧十一郎,看孤傲的西门吹雪,流着泪看完开心的《欢乐英雄》。

在那之前,我还整天想着去闯荡江湖,想象着会有一个姑娘在春暖花开的桃树下为我送行、两行清泪打湿衣襟,想象着自己握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拖着一头毛糙的头发,毫不留意地从一片长满荒草的缓坡上走过……

千古文人侠客梦,但更重要的还有——千古小人英雄梦。

我做不了英雄,只能以小人之姿,于枯书黄卷内想象着盛颜如玉,烈酒似刀,鲜衣怒马,一笑倾城;于外,便学着狂歌痛饮,痴人说梦。

我都是好多年后,才知道这样的状态,有个专门的学名:

中二病。 

4

关于武侠的梦我做了很久,直到大学毕业。

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场散伙饭,我和室友罗胖子喝得东倒西歪。

醉眼朦胧中,看见罗胖子瞪大眼睛盯着坐在对面的女神七七,突然含糊不清地问道:

七七同学,我们这么多年老朋友了,你觉得我怎么样?

七七原本正在听辅导员激情迸发地讲自己的大学情史,被罗胖子吓了一大跳。缓过神来后,有点好气又有点好笑地问道:什么怎么样啊?

罗胖子认真地说:就是为人啊什么的嘛,哪方面都可以。

看罗胖子一脸期待的样子,七七一副仔细思索了很久的样子,最后才说道:嗯,我觉得你很善良啊。

罗胖子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似乎要弄明白什么叫“善良”,想了想摇摇头,继续问道:

那学长呢?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原本以为七七不会搭理罗胖子,没想到她飞快地瞟了我一眼,似乎漫不经心地想了想,然后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学长啊,有侠气~

就这一句话,我的泪差点没忍住流出来。

 因为那时的我,早已下定决心要做一个俗人。

什么TMD仗剑江湖、快意恩仇,什么儿女情长、柔情刻骨,什么生死与共、肝胆相照……

在现实的种种挫折与打击之前,就像是一个恍然大悟的笑话。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想我已经无须再用我余下的日子来证明,这不过是一个无聊而真实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侠客、没有隐士、没有传奇

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学会抛弃过去那逗比又自以为是的真性情,试着重新建立一整套更适应现实社会的思维体系与行为方式。

因为我已明白,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你不先变成“他们”,就永远也做不了“自己”。

我变得冷静而沉稳,谨慎而理性,我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如何与人相处,如何更好地开口说话,如何管理自己的时间,如何不断提升自己……这些东西,我已经和大家分享了很多。

幸而不幸的是,我成功了。于是,从那时起,我的人生步入正轨,开始走上坡路。

一个大学里颓废到濒临退学的人,一个在现实里撞得头破血流近乎自暴自弃的人,从毕业至今,却从未缺席过哪一年的考核优秀。

而为了避免自己再受武侠小说的影响,我甚至立下重誓:

十年不看武侠。

到现在,七八年过去了,这些年里斗转星移,时移世易,我经历许多重大转折,跨过了人生很多重要阶段,却真的没有再看哪怕一页的金庸古龙,也很少谈论武侠的话题。

其实我不仅仅是重度武侠爱好者,还与中国新武侠的许多代表人物,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不解之缘。

但这些,我都再也没有讲过。

可并不代表我全都忘了。

我只是将这关于武功、江湖、侠气的所有一切都深埋在自己心底,然后洗掉身上的泥土,擦干眼角的血泪,去真正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和生活。

就这么一个人,单枪匹马却无所畏惧,百折千回而大志不改。

是的,学长曾经有过可笑的“侠气”。

现在,侠没有了,但气却留下了。

500

而今,黄蓉早已青春缥缈,靖哥哥也已老去。

就在昨天,金庸老爷子也仙逝了。

我知道,终有一天,那些所有的杨过、小龙女、令狐冲、任盈盈、张无忌、小郡主……也都将一个又一个的离我们而去。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他们人虽然会离开,但他们的江湖却留下来了。

余生无武侠,唯有回忆相伴。

金庸先生,一路走好!

—— END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栩先生(ID:superMr_xu)

作者李栩然,知乎个人成长、职场干货领域50万赞答主,微信上最会写毛泽东的人。特别擅长将个人成长干货与历史人物故事相结合,观点独特、内容有趣,每一篇阅读都是十万+。

喜欢他的文字,想阅读更多关于毛主席的文章,推荐同步关注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栩先生”,后台回复“毛泽东”或“犀利时评”,一定不虚此行。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