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从数据看美国经济风险与政治走势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海国图智研究院

关键词:GDP增速放缓; 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 房市和企业泡沫; 高等教育债务

摘要:海图在2018年年末预测,美国经济正在走入衰退期,经济增速将在2019年便开始放缓。目前,美国整体经济增速下滑、公债收益率曲线的逐步反转、以及制造业活动和货运流动大幅减速等迹象都在证实这一判断。

500

1.经济增速难掩下滑态势

美国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第四季度GDP折合年率增长2.2%,低于2.6%的初报值和2.3%的预测修正值,也低于前一季度的3.4%。

图:美国GDP增速统计

500

图表来源:US Bureau ofEconomic Analysis

与此同时,作为经济中最大的部分,个人消费支出较前一季度下降0.5%,比市场预期低0.2个百分点,这是2009年9月以来个人消费支出出现的最大降幅。

图:美国个人消费支出增速统计

500

图表来源:US Bureauof Economic Analysis

此外,据美国经济分析署的数据显示,在过去5个季度中,有4个季度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为负值。

图:美国净出口增长统计

500

图表来源:U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

这一系列数据都呼应了美联储最近的“鸽派”举动。The

Balance3月21日消息显示,美国货币政策制定者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保持2.5%至2021年,这处在去年12月的同一水平。去年末,美联储官员的利率预测中值暗示,2019年还将加息两次,而现在他们的预测暗示今年将根本不加息。

2.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引发经济衰退担忧

在货币信用的框架下,短端利率代表融资成本,而长端利率代表资产收益。当长端利率高于短端利率,前者可弥补后者的高度不确定性。而当短端利率高于长端利率(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将压缩存款和贷款机构未来获取的利差,恶化其经营效率和资产负债率,最终可能导致金融机构破产。

因此,通常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要显著高于3月期国债。自
1970年以来,美国每一次收益率曲线倒挂都预示着1- 2
年后美国经济将步入衰退。2018年11月末,5年期和2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2019年3月22日,美国3月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这一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的债券市场反常现象使市场对美国未来步入衰退的预期再次加强。

图:美国10年和3个月美债利差与经济衰退

 500

图表来源:党力,《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与经济衰退》,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2018年12月。

3.房市和企业债务泡沫加剧

最新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数据显示,美国几乎所有的核心通胀(低于预期)都源自租金或业主的租金等价物(上涨0.3%)。与此同时,核心商品通胀下降了0.2%。这与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说”(Financial Instability
Hypothesis)特征吻合:即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和资产价格存在明显区别,住房市场自次贷危机后再次与美国经济其他部分脱节。

另一方面,自2012年来,非金融企业债务占GDP比重不断上升,目前以达到历史最已经到达历史最高点(69.3%)。尽管特朗普的减税计划强烈鼓励高管扩张,但随着美联储利率加至高位,经济增速呈下滑态势,越来越多的金融市场监管机构和投资者质疑企业债务泡沫是否可持续。

500

图标来源:MarketWatch

4.高等教育通胀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是高等教育。目前,学生贷款总规模已经超过
1.5
万亿美元,是全美仅次于住房抵押贷款的第二大贷款项目(在这个语境下,我们可以将名牌大学理解为如房地产一般的“资产”)。彭博全球数据显示,超过十分之一的借款人至少逾期
90 天,目前严重违约率已经达到 9.1%的新高,而抵押贷款和汽车贷款的违约率分别为 1.1% 和
4%。我们有理由认为,高额的学生贷款与房市泡沫之间存在关联——因债务而无法积累财富的学生难以购买高额住房,影响了其住房需求。

500

图表来源:Comet

我们几乎可以预见这种经济趋势下可能的政治后果:一是特朗普的连任之路更加艰难。在全球经济放缓、减税和政府刺激计划红利的逐渐消失的大背景下,他引以为傲的经济数据也开始岌岌可危。当我们考虑到,助力他赢得2016年大选的“铁锈地带”也面临着经济颓势,零售业和运输业出现下滑这一事实,我们更容易理解特朗普面临的真正危机。

第二,虽然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饱受争议,但美国经济的整体趋势并非货币政策可以解释。它要求政策制定者反思,如何弥补收入和“资产”价格之间功能失调的鸿沟。因此,我们可以大胆猜测民主党候选人的经济政策思路将如何“反特朗普”。一方面,因此,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角逐者可能会提议重大的基础设施和产业政策措施,在更大程度上聚焦于财政刺激,而非货币政策。另一方面,候选人们如杨安泽(Andrew
Yang)则提出了“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概念,为所有18到64岁的美国人每月发放1000美金生活费,以保障美国公民的基础生活。

第三,“千禧社会主义”持续发酵。目前,住房、高等教育和社会经济地位的向上流动性都受到了破坏,并且正在酝酿着一场场“反抗”(比如近期沸沸扬扬的美国高考舞弊案)。可以说,AOC的走红并非偶然,她象征的是千禧一代如何反抗美国固化的阶级差异。

海图曾指出,随着减税对经济提振效应减弱、未来财政和货币政策不确定性增加,以及贸易摩擦影响逐渐显现,美国经济增势放缓是必然。而这些因素的背后,指向的是美国政治的灵活性、预见性和防御机制存在的根本问题。

参考文献:

[i]《美国政治-第263期》,海国图智研究院,2019年1月10日。

[ii]James and Tong, 2007, Inverted YeildCurve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Milken Institute

[iii]
RanaForoohar, The Fed has exacerbated America’s new housing
bubble, Financial Times,
2019.03.17 https://www.ft.com/content/219aaa52-4675-11e9-b168-96a37d002cd3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