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新冠抗疫用药问题

我在上一篇才说我理解的中国抗疫政策,是渐进与基层医疗资源抗压能力磨合递进。然而,新十条造成的影响瞬间打了我的脸。对此我针对近期情况说下我个人看法,请注意以下观点仅代表我个人看法,我不代表其他任何人或群体。

1.治理的核心问题,应该是对新冠进行再次的确切定位。从第九版到二十条,再到新十条,保流通的代价是干掉了地方抗疫识别感染者的主要触发器(核酸检测点),以目前我国的科技水平及治理能力,失去这些触发点而导致基层传染难控几乎是必然的。所以我的建议是,防疫的顶层应该就目前新冠的数据与流感进行详细比对,若新冠重症与其致死程度确实差距不大了,应该降低新冠的防疫等级了。若不如此,新冠给国人的最大伤害将不会是毒性,而是人的恐慌及围绕恐慌所致的各种社会问题。

2.用药的核心问题,应该是实效压倒理论。当初咪蒙锤以岭药业时拥趸不少,但我想说的是现在基层连花清瘟、乃至板蓝根类的两抗中药,脱销到连公立医院都难买到!为何?中医从来不是确切地把某种以西医理论定义的病给治好了,而是根据人的症状与体质下药,新冠也好、其他病毒细菌感染也罢,中药和中成药治疗或舒缓的是病的症状而非病本身!我也相信那些资深中医黑们哪怕到自己阳了发烧流涕嗓子痛,面临是治症还是治病的抉择时仍然会嘴硬,但我要说的是有效缓解这些症状的中药和中成药仍然会是重要优解之一!请咪蒙们不要再把社区工作者给的连花清瘟丢垃圾桶,你不需要有人需要!

3.结论:哪怕到了现在,中国的治理者们仍然把老百姓的生命财产放在首位。我没资格对大众抗疫的负面情绪去指手画脚,我只是想对那些在基层比过去更大负荷工作着的医护和指挥部工作人员们,致以最高的敬意!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