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个瞬间,你突然想打上级医生?

前两天,我正在值班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下,我打开一看,原来是师兄弟的群里,师弟突然@我。

500

啊,那躁动的青春回忆,突然如潮水般向我汹涌袭来。

攥紧的拳头、满腔的怒气、叮咚作响的监护仪,按压一晚上抢救回来但生存机会渺茫的病人。

一幅幅画面像放电影一般在我脑海中闪现。

那时,我差点揍了上级医生,一个带组的副主任医师。

当然,差点的意思是,最后还是没动手。群里的兄弟们帮我回忆起了具体的细节。

500

另外一个主任,看情况不对,赶紧让师弟把我架出了监护室。

Like this:

500

那么我这么一个风度翩翩、沉着冷静、性格沉稳的老好人,怎么竟然会想上去给上级医生一拳呢?

事情要从一个心脏病人说起。

6年前的一天,我还是一个心脏外科的硕士研究生,平时当做住院医用,跟着J老师。

J老师怎么说呢?

手术水平不太稳定,有时候开的非常顺利,病人恢复的很快,有时候又开得不太好,病人术后恢复很差。那次,他开了一台心脏手术,具体什么手术我也记不清楚了。

只记得,病人开完刀后情况很不稳定,各项指标一天天恶化。

终于轮到我值班这天,眼看着病人情况不妙,我搬着个小板凳坐在病人旁边。其实,我心里明白,自己能做的也不多了,该用的药都用了——血管活性药剂量已经很大了,抗生素是最高级别了。

即便如此,病人的血压还是顶不住,经常出现血压波动。

很不妙,有可能这一晚就不行了。

我坐在小板凳上,眼看着血压一点点掉下来,上调血管活性药已经无济于事。不行了,要给上级打电话了。

“J老师,监护室那个病人快不行了,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啊,情歌啊,没事,你看着就行,维持循环稳定,活性药可以再加一点。”他嘴里咕哝道。

“J主任,来,我敬您一杯酒,您是大医生,您干了,我随意。”

我分明听到后面觥筹交错的吵闹声。

500

我还准备说两句,嘟嘟嘟,电话挂了。

可以理解,毕竟他在不在都一个样,病人也没什么希望了,还不如参加个饭局来得重要,但家属还是要求全力抢救。

我在床边,时不时调调微泵,时不时看看尿量,时不时动动漂导,希望能获得一点机会。

迷迷糊糊之间,我躺在监护室的椅子上睡着了。

“情歌!情歌!病人心跳停了!”我被护士的喊声吵醒,一看这个病人的心跳停了,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拆了床板,开始心脏按压,让护士叫来了二线医生。

CPR、除颤、肾上腺素,一通操作之后,病人的心跳回来了。一看时间,已经早上7点多了。

“病人情况怎么样了?”正在这时,J老师走了进来。

“早上心跳停了,刚按压回来。”我说道。

“怎么搞的???心跳怎么停了?昨天不还好好的?”J老师有点生气地说道。他走到床边,摸摸这里,看看那里。

“这变温毯怎么没开???病人体温都多低了???你们就是这样看病人的???情歌,我说了你多少遍,要用心看病人,用心看病人,你这样病人怎么可能活???”他提高了嗓门,以一种近乎苛求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无言以对,仿佛病人不好全是我一个小小住院医的错,都怪我没开变温毯。是谁开的刀?是谁负责的诊疗?是谁在病人情况不好的时候还出去喝酒?

他还不停,一直在床边骂骂咧咧。我只觉得自己的怒气值在飙升,手里的拳头越攒越紧。

500

“J老师,你不能这样,我看了一个晚上没睡,病人情况不好你也是知道的。”

“我说你不对就是不对,病人体温都低了,还不开变温毯,不是你的错么?”

我忍不住了,只想冲上去给他一拳。旁边看热闹的徐老师让师弟赶紧拉住了我。

500

我嘴里一边骂一边被拉出了监护室,具体骂的什么我也忘记了。但那份屈辱、愤怒、冲动,直到现在我还能想起味道。

当然,最后我们还是“和好”了,我向J老师承认了自己的冲动。

到了最后,群聊开始变了味儿,大家开始讨论起来我能不能打过J老师的问题。

最后的结论高度一致——

500

我打不过他。毕竟他比我高一头。

“幸好你被拦住了,不然上去打J老师,结果又打不过,你多丢人啊?”老婆事后评论道。

500

我突然感到非常幸运。

倒也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要真是动了手,恐怕事情会闹得无法收场,开除不好说,但背个处分是肯定的。

这篇文章除了呼吁大家不要冲动以外,更是希望各位上级医生要多多体谅下级医生,少让下级医生背点锅。

构建和谐的上下级关系,你我都有责任。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