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游家退款裁员,谁掐住了李一男的造车梦?

500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华为前高管、火星石科技创始人李一男,在造车路上遭遇重大挫折。

12月7日,大乘汽车发布了《致NV用户的一封信》,称由于自身原因,NV在短期内将无法交付。对此,大乘汽车将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并为订车用户准备一台NV车模。

NV是自游家品牌首款量产车型,于今年10月正式上市。据自游家母公司火星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火星石科技”)介绍,自游家是“与大乘汽车联合打造的全新品牌”。

这次自游家在交付前夕生变,也被认为是由大乘汽车的生产资质问题所导致,也有说法是在制造的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实际上,从12月5日前后,就有消息称位于常州的江苏金坛大乘汽车生产基地的自游家员工表示已开始分批次办离职手续,公司计划全部清退。对于“裁员倒闭”的传闻,彼时火星石科技表示,传闻不属实,公司运作正常。

在李一男的身上,有着“天才少年”、“华为太子”等诸多标签,回顾其职业生涯,这已经是第三次创业了。去年底时,李一男曾表示造车“不差钱”。今年5月份,他改口称“走不下去就走不下去,看钱不行了就不搞了。”然而谁也没料到,结束会来的如此之快。

全额退款、启动裁员

大乘汽车的致歉信,传递出了两个信息。

首先是由于其自身的原因,NV在短期内将无法交付,“这意味我们期待的美好旅程,还没开始就即将结束。”

事实可能的确如此,今年10月8日晚间,自游家首款量产车型NV正式发布。该系列新车拥有纯电版和增程版车型,其中纯电标准续航版和长续航版售价分别为27.88万和31.88万元,增程版售价为28.88万元。

不过彼时,自游家NV便不被业内看好。由于自游家采取的是增程式+纯电双线并行的路线,与理想汽车相似,于是有博主将该款新车与理想汽车旗下车型L7比较。但在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看见后,他在微博上评论称,“自游家NV远远不如理想L6,凭啥和理想L7比较?”

汽车公社也认为,NV纯电版续航里程就是硬伤。其长续航版也才560KM,与同级别的比亚迪唐EV(700KM续航)、问界M5 EV(620KM续航)等相差较大。

另外,在激光雷达已成为30万元级别新能源SUV标配的背景下,自游家NV在智能驾驶辅助方面仍采用的是毫米波雷达+摄像头。

其自动驾驶以及智能座舱的芯片,采用的也不是主流的英伟达Orin和高通8155,而是搭载了地平线双征程5芯片,算力为256TOPS。

据悉,这可能与火星石科技在自动驾驶等方面投入不足相关。今年5月份与晚点Auto对话中,李一男坦言,公司还没有太多的能力能够大量投入,都是合作方地平线在投入。他表示,公司的自动驾驶团队也没多少人,主要是从功能的角度上面提需求。

不过截至目前,NV已有24376名用户下了订单。致歉信透露的另一个信息,便是对于这些意向用户,除了表示歉意还承诺将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同时会为意向用户送出一台NV的车模,以及200元星巴克消费卡。

除此之外,火星石科技还陷入裁员风波。自上周末开始,自游家“原地解散”的信息在业内传播。该消息称,李一男做出决策公司关门,人员遣散,各部只保留个别人员处理“后事”。同时多位来自金坛生产基地的自游家员工表示,已开始分批次办离职手续,公司计划全部清退。

12月5日,火星石科技方对媒体否认了大规模裁员和破产的消息,并表示“公司有正常优化30多人,本月开始交付的计划未收到调整通知。"

但目前交付遇阻已成事实,裁员信息更在不断发酵。最新消息是,12 月7日,自游家一线销售人员开始办理离职手续,根据入职时间长短发放遣散费。

一位自游家员工向时代财经表示,转正了的员工被裁的赔偿金是2N(即按照2倍的月工资赔偿),未转正的可能只有一个月工资。

或受累于生产资质问题

自游家NV突然“难产”,引发了诸多猜测。

而要分析背后的原因,先要捋顺自游家品牌背后的关系。天眼查数据显示,火星石科技成立于2020年12月3日,由一家注册地址位于香港的公司Niutron Technologies Group Limited全资控股。

据悉,李一男从2018年11月起组建造车项目组,同时创立了江苏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今年10月份才更名为火星石科技。

起初阶段,李一男的造车思路是,花很少的钱,投入一两年时间,找一家代工厂生产,从而实现他的造车目标。但研究了一圈后发现,这种方式只不过是把别人的东西换个壳而已,做不出他想要的产品。

最后他选择从头开始,在北京和上海组建起造型设计、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的研发团队,产品研发和制造放在常州。

去年12月15日,火星石科技推出全新汽车品牌“NIUTRON”中文名“自游家”。同时,公司宣布完成5亿美元A轮融资,由IDG、COATUE等机构投资。

拿到了资金,李一男的造车项目算是走上了正规,但在生产交付之前,还要解决造车资质的问题。因为成立不久的火星石科技并不具备新能源汽车造车资质,于是选择了具备资质的大乘汽车。

自游家NV发布时,官方就表示新车生产资质来自大乘汽车,包括“NIUTRON”和“自游家”这两个品牌均由江西大乘汽车注册。

李一男业曾公开表示,自游家是火星石与大乘汽车展开深度合作创立的全新品牌。NV的上市发布会上他这样说道:“火星石科技将会在软件、智能、三电等技术领域赋能大乘汽车,共同提高整车和智能软件水平。”

这种合作模式被认为与华为和赛力斯的合作方式类似。但遗憾的是,大乘汽车不是塞力斯。

天眼查显示,大乘汽车成立于2014年12月,前身是江苏金坛长荡湖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据公开消息,2017年5月,大乘汽车与江铃轻汽签订重组协议,成为江铃轻汽最大股东。大乘汽车从重组江铃轻汽,到取得江西颁发的乘用车资质,仅仅用时一年。

但在国六排放标准实施后,大乘汽车产品因未能达到相关技术标准,从2020年开始因经营困难陷入停工停产的处境。

而根据《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对于停止生产新能源汽车产品24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在恢复生产之前,工信部应当对其保持《准入审查要求》的情况进行核查。

据虎嗅报道,直到现在,已经停产超过24个月的大乘工厂,也没有完成主管部门的资质审批,重新获得资质。

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也告诉雷达财经,自游家不能交付,反映出一方面新能源造车行业竞争激烈,现在已经破产了一大批,资本对行业也保持冷静,自游家很难再去募资,没有资金去建立自己的工厂。

另一方面,自游家找到的代工厂大乘汽车,因为连续停工两年以上,现在工信部要将其资质收回。这种情况下,自游家作出了停止交付的决定,这也是一个明智的做法,争取给自己留下一个好的口碑。

李一男还有机会吗?

雷达财经注意到,这已不是李一男首次经历危机。

资料显示,“天才少年”李一男15岁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研二时便进入华为实习。1993年研究生毕业之后,23岁的他正式加入华为,此后一路升职,两年时间升任华为副总裁、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

27岁,李一男坐上了华为公司的常务副总裁宝座,他一度被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

对于这段经历,李一男对媒体表示,自己升的快是因为一方面公司小、几百人,另一方面是“前面没人”。因为在当时,“比我年纪大的人,缺乏完整、连贯的成理论体系的教育。在我后面的人,他们有连贯的理论体系,但他面临的竞争更激烈。”

但在华为发展最好的时期,李一男自我膨胀,选择出去创业。按他的说法,年起时ego(自我)比较大,超出了自己的能力。

出走华为后,李一男创立了港湾网络,6年后被华为收购。此后他曾短暂回归华为,后又就职于百度、中国移动、金沙江创投等公司。

2015年4月,李一男公布了第二个创业项目牛电科技。但仅仅两个月后,因在金沙江期间的股票内幕交易罪,李一男被带走调查,最终被判处两年六个月有期徒刑。

2018年10月,小牛电动在纳斯达克上市。与此同时,李一男辞去小牛电动CEO一职,开启自己的“造车梦”。

在今年10月份NV正式上市时,李一男是以自游家创始人的身份出现。发布会上,他主讲了新车的智能座舱和辅助驾驶部分,但并不是公布自游家NV这一首款车型价格的人,以至于被认为是这场活动的“配角”。

但无论如何,依靠李一男的热度,外界给予了产品力并不出众的自游家更多的关注。眼下自游家NV距离交付就差了临门一脚,解决造车资质成了他的当务之急。

不过,留给李一男“出牌”的次数并不多了。在张翔看来,以后自游家再次进入造车行业的几率非常小,因为随着今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退坡,后来者能享受政策红利的机会很少了。

张翔表示,可以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期,如果不能交付的话以后的门槛更高,竞争环境更恶劣,所以留给自游家日后东山再起的机会很少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