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动不如一静在求稳中争取创新开拓

  贺一诚上周六颁布第二零五/二零二二号行政长官批示,公布将娱乐场幸运博彩经营批给临时判给予下列六家参与竞投公司,分数由高至低依次为:一、美高梅金殿超濠股份有限公司;二、银河娱乐场股份有限公司;三、威尼斯人澳门股份有限公司;四、新濠博亚(澳门)股份有限公司;五、永利渡假村(澳门)股份有限公司;六、澳娱综合度假股份有限公司。亦即六家现有博企全部获得「冧庄」,并可「无缝衔接」,于二零二三年一月一日新赌牌生效日起继续经营。而新加入竞投的「过江龙」GMM股份有限公司则黯然离场,与新赌牌无缘。

  在行政长官批示颁布后,娱乐场幸运博彩经营批给公开竞投委员会随即举行新闻发布会。主席张永春指出,经过与竞投委员会多轮磋商,获临时判给公司提交的投标条件和承诺,在确保本地员工就业、开拓外国客源市场、发展非博彩项目等各方面达到了特区政府的要求。接下来竞投委员会将按照法律规定,与获临时判给的六家公司磋商批给合同的内容,将在年底前完成确定判给及签署批给合同,以便新的承批公司从明年一月一日起,可按修改后的博彩法律制度及新的批给合同营运。

  张永春又表示,对于临时判给的标准及评分,特区政府与竞投委员会有三项最主要要求,一是确保本地员工就业稳定;二是开拓国际客源市场;三是要发展非博彩项目,带动澳门旅游业发展,巩固澳门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地位。外国客源市场是今次投标重点项目、也是重点评分项目,故每家竞投公司在这方面花费不少心机,递交具体拓展外国客源市场的可行计划、实施方案及对应的投资计划。虽然目前受疫情影响及通关措施限制,但相信疫情始终会过去。今次是十年博彩经营的发展期,各家竞投公司有计划、措施先做好各自的计划及准备,当取消通关管制措施后即开展拓展外国客源市场的计划。每家公司在竞投文件中有详尽表述、承诺,特区政府会因应实际情况监督跟进每家公司的投标承诺,促使达成目标。而竞投委员会委员李伟农则指出,特区政府多次强调,确保博彩业员工就业稳定是政府底线,一直以来把保障员工放在首位,这个原则毫不动摇。经过多轮磋商,竞投公司在标书上作出承诺,政府未来会做好监管。近三年疫情承批公司履行承诺支持员工就业,现时最重要有信心、有条件做好整体综合旅游休闲元素,令本澳重新进入发展阶段。

  这个重大决定,最大的好处是「无缝接轨」,有利于博彩业以至整体经济,博企及其员工的平稳过渡,消除各种不确定、不稳定因素。而消极因素方面,则是欠缺「鲶鱼效应」,按照相关理论,可能难以激发更积极的良性竞争意识及状态。如果处理不好,可能是「一潭死水」,尤其是倘防疫政策继续按照现行策略实施,已经怕被东南亚几个国家超越的态势将会更为强烈。

  不过,既然现有六家博企都已经向特区政府承诺,将会努力开拓国际客源市场,设法改变客源结构单一的不健康状况,并积极发展非博彩项目,带动澳门旅游业发展,巩固澳门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地位,还为此作出总共投资一千亿元的计划,因而相信还是将会有创新开拓,在特区政府要求的十一项非博彩项目,尤其是娱乐表演、体育盛事、文化艺术、健康养生、社区旅游等几个重点方面,或有较大幅度的进展。

  或许,这种进取状况,是受到「过江龙」威胁的产物,当然更可能是特区政府籍着GMM股份有限公司这个「程咬金」的「半路杀出」,而趁势向现有六家博企施加「压力」,承诺总共投资一千亿元,以满足特区政府提出的各项创新开拓要求。而GMM则是在这新要求面前,思考新赌牌的效期只有十年,花费巨额投资可能难以回本,加上担心「地头虫」会有「排外」心理,使其在澳门的发展宏图未必能如愿,因而未有作出重大投资承诺,以至名落孙山。倘果如此,就是「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或许GMM股份有限公司会不服,认为有关新要求是具有专门的「针对性」。可能会寻求救济,进行上诉。其实,在二十二年前澳门开放赌权,进行赌牌开投时,云顶的计分就排在第六位。如果当时就是明确竞投六个赌牌的话,可能已经雀屏中选。但又未必,因为当时「澳博」的评分排在「末段班」,如果是按照计分而判标的话,「赌王」何鸿燊可能会与澳门博彩业「拜拜」。但特区政府出于博彩业和整体经济、政府库房收入的「无缝衔接」,及「澳娱」八千多名员工的就业等方面的考虑,而让「澳博」「弯道超车」爬头得标。因此,按照此逻辑,即使当时就是确定开出六个赌牌,「末段班」的「澳博」也必然会「挤」下排在第六位的云顶。

  在这次开标前的主流舆论中,美高梅原本最不被看好,甚至传说何超琼将会杀回大本营,真正扮演「赌王接班人」的角色。但开标情况却是,美高梅的评分反而最高。可能正是这些「不看好」舆论的盛行,让美高梅感受到切身的威胁,因而更为激发「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斗志,对满足特区政府的各项固有及新增条件,都作出最大的承诺,因而实现了真正意义及实质性的「弯道超车」,比其「母家」更为出色。

  其实,美高梅在推广文化、消除「赌城」形象方面,却是最有诚意的。而且其美国总公司在与美国政党政治的联系方面,反而是最淡弱的。但可能由于受实力所限,在澳门的主业业绩未能突出,因而一直「叼陪末席」。这次,可说是破釜沉舟,提出的各项创新开拓条件让特区政府刮目相看,因而将其评分第一,算是出了也争了一口气,不再让人「睇低」。

  这个结果,与开标前不少人认为,美资博企和「何家」都不宜分别占半,有所距离。其实,在美资博企方面,随着艾德森的逝世,史提芬.永利的被踢出董事局,与美国政党关系这方面的因素已降至最低,而美高梅本来就不涉美国政党政治,而且三家美资博企也已承诺了必须维护中国的国家安全。这方面的疑虑可以消除。

  而且,正因为中美关系仍然恶劣,如果将其中任何一家美资博企「DQ」出局,都可能会被美国政客和西方媒体大肆炒作,挑起新的反华高潮。留住三家美资博企,反而是一方面可以维持中国的磊磊大国形象,另一方面也可让其母公司继续在美国政坛发挥游说作用。

  既然如此,含有美资而且评分最高的美高梅,就可理直气壮地留下来。而新濠博亚的评分是「阿陀行路——中中地」,出于政治及历史习惯需要必须留住「澳娱综合」,「何家」也就顺理成章地继续保有一半席次,打破「魔障」了。

  但「澳娱综合」如何妥善处理卫星赌场,可能是最棘手的问题。或许,「澳娱综合」在依照新博彩法规定与几个有实力的卫星赌场继续合作之下,自行接手其余业绩还可的卫星赌场;或许,干脆藉此机会矫正其当年「遍地开花」的策略,集中精力经营好几个「旗舰」赌场,尤其是在非博彩业领域很有特色的「葡京人」。毕竟,卫星赌场是最不具非博彩元素的,会拖累「澳娱综合」的承诺。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