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向特朗普施压:特朗普在2024年总统选举有大挑战

近期美国中期选举正式落幕,共和党拿下218个众议院席位,成为多数党,夺取了众议院的控制权。而民主党取得美国会参议院的50个席位,以微弱优势保持了参议院控制权。共和党在参众两院一胜一败,其结果不如共和党预期,多位共和党人士表明,特朗普应该为此次败选负责。

500

美国中期选举对特朗普是一记重拳

有消息说,新闻大亨默多克在选后与特朗普进行了接触,对共和党在他默许领导下的表现表示不满,直言新闻集团很可能撤回对特朗普的支持。如果民主党提名的不是拜登,它可以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这对已经宣布了竞选2024年总统宝座的特朗普来说,不啻于是一记重击,因为如果华尔街巨头倒戈,对特朗普说不,那么特朗普在共和党提名环节都可能过不了关,从而让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顺利接下竞选棒!

美国中期选举之前,共和党内民意调查的数据是,支持特朗普参选2024年总统大选的人是75%,支持德桑蒂斯的只有18%,两者在党内的支持率相差57%。但是中期选举之后,哈佛CAPS-Harris民意调查表明,德桑蒂斯赢得共和党初选的机会增加了11个百分点,达到28%。特朗普的支持率则下降至46%,虽然33%的人表明自己是特朗普的铁粉。但是按照美国的竞选游戏,如果民主党在特朗普逃税或者国会山暴乱揪出特朗普新证据,那么特朗普会大几率在共和党内初选环节,败给德桑蒂斯。

500

华尔街对特朗普在任时没有完全兑现承诺耿耿于怀

根据民意调查,特朗普与拜登对阵时,特朗普赢的几率是44%,拜登赢的几率是42%。而如果德桑蒂斯与拜登对阵,两人的支持率都会是43%,但是因为德桑蒂斯有被委内瑞拉移民的诉讼,后者起诉德桑蒂斯违反了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以及第四和第十四修正案。因此如果民主党稍稍用下力,德桑蒂斯将会急速掉粉,拜登将无悬念连任总统。所以有人说,特朗普的竞选的“机关”明里是自己要表现好,但实际上要民主党不扣动德桑蒂斯的扳机,而左右民主党扣扳机和共和党内选举走向的真正后台,实际上还是华尔街的大亨。

华尔街说,特朗普当政时,在共和党内分肥机制履约不佳,频频炒掉跟随自己征战的老友,对华尔街的回报也不如预期,因此华尔街其实对特朗普也是有抱怨,最常说调侃就是“共和党不应该一直由爷爷来代言”。华尔街直言,美国现在由一个80 岁民主党的“爷爷”拜登领导,他老年痴呆的表现让人感到厌恶,尤其是他只会在选举集会上唱非常沉闷的歌曲,除此之外,再无表现。

但是华尔街又说,特朗普实际上也好不到哪里去:特朗普最惯常的表演,就是在演讲中历数“以往的战绩”,最近几年从来没有向前看过,说有说如何保证华尔街的正收益。但是拿特朗普和拜登两个“爷爷”来比较,特朗普还是比拜登稍好些,因为特朗普毕竟是兑现了对华尔街的一些承诺,而拜登执政这几年兑现对华尔街的承诺少之又少,所以华尔街不太喜欢拜登的原因就在于此。

另外,华尔街还描述了德桑蒂斯,说他只有在选举时才会对华尔街示好,选举一过,就将华尔街扔到脑后。德桑蒂斯的承诺太像空炮了,如过若德桑蒂斯当选又不兑现承诺,而到时华尔街再想把他拉下去,那就得费好大的力气,而且也不见得有效。所以多番比较下来,华尔街目前还比较看好特朗普,这便是最主要的原因。

500

特朗普和德桑蒂斯

但是要注意到的是,部分共和党人却已不再视特朗普为救命稻草,而是有毒资产。特朗普承诺参众两院“红色浪潮”(共和党的颜色)没有如期出现,共和党在三个摇摆州的席位被绞杀,这只能说明特朗普这个“伟大的爷爷”没有注意到世界和美国政治格局的变化,他已经成为昨日黄花。如果持有这个观点的人数继续增多的话,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初选环节的阻力,一定是非常巨大。

当然现在谈论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还为时过早,因为一切都可以改变,或许特朗普在乌克兰政策上的有一记妙招,而导致彻底翻牌,毫无悬念地在身披共和党内战旗征战2024年总统大选,并成功赢得选举胜利。但是,在美国国内却有很多人好奇,再次当选的特朗普会如何对待俄罗斯,俄罗斯会不会像 2016 年那样对特朗普报以更加热烈的掌声?

特朗普的选战已经开打,未来会逐渐明晰起来:特朗普要么一骑绝尘,直接跃上2024年总统宝座;要么梦断2023年,让2022到2023年成为这个政坛孤老的最后政治表演。(陕西西安张岳琢)

500

特朗普发誓2024年总统选举要志在必得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