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地带的挑战:征服了男性传统运动的女人

直到20世纪,欧洲人一直认为女性不适合高山运动。女人充其量,可以适度登山,看看风景,仅此而已。如果女人像男人一样挑战山峰的高度,那么女性的身体会有男性化的风险。毕竟当时人们对女人的审美是,肌肉和健壮的身体不属于上层的女性。因此在那时,登山运动一直是纯粹的男性领域,各类的登山活动和团体一直拒绝接受女性的加入。

500

女性登山运动员

玛丽·帕拉迪斯(Marie Paradis,1778-1839)是欧洲第一位成功攀登勃朗峰的女人,她在欧洲登山史上创造了一个历史。

阿尔卑斯山脉是欧洲西部最高大的山脉,西起法国东南部,经意大利、瑞士、列支敦士登、德国,东至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山峰终年积雪,山谷冰川密布,中欧温带大陆性湿润气候和南欧亚热带夏干气候的分界线。勃朗峰(Mont Blanc)是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也是西欧的最高峰,位于法国的上萨瓦省和意大利的瓦莱达奥斯塔的交界处,海拔4810米。勃朗峰地势高耸雄伟,山上终年积雪,有壮丽的冰川,景色旖旎,山路蜿蜒崎岖,一直是欧洲人心目中的旅游胜地。勃朗峰在19世纪以前,一直是生命的禁区。玛丽·帕拉迪斯1808年成功登顶勃朗峰,是欧洲体育运动的奇迹。

500

玛丽·帕拉迪斯的相片

勃朗峰山脚下有一个著名的度假小鎮霞慕尼镇,它是登山好手攀登白朗峰的起点。玛丽·帕拉迪斯出生在霞慕尼镇,是一个贫穷的女仆。

1808年1月14日,著名的登山向导雅克·巴尔马特(Jacques Balmat)决定带领6个人攀登勃朗峰。雅克·巴尔马特是第一个探险发现登山通道并成功登上山顶的人。他们在一个晴朗的周日早晨聚集在一起决定登山,享受登山和征服的快乐。

登山途中,雅克·巴尔马特在一家青年旅馆遇到了漂亮的法国女仆玛丽·帕拉迪斯,当时玛丽·帕拉迪斯30岁。巴尔马特说服帕拉迪斯陪他们登山,因为觉得有女人的陪伴,他们的登山更加快乐。巴尔马特许诺会给帕拉迪斯多少利益,帕拉迪斯最终被说服了,决定陪伴着7个男人攀登勃朗峰。

500

玛丽·帕拉迪斯登山的图画

那时的登山根本不像现在,有很多的装备和器材,那时的登山者只是穿着厚实的衣服和皮鞋御寒,带上肉食和巧克力充饥,就这样匆匆地向封顶冲刺。

雅克·巴尔马特一行攀登勃朗峰伊始,山路也没有多少难度,他们在崎岖的山路缓慢前行,不过是玛丽·帕拉迪斯穿着欧洲女人户外的惯常衣服——长羊毛连衣裙、皮鞋以及粗劣的内衣,而让此次帕拉迪斯的登山行动十分的痛苦和狼狈。当帕拉迪斯精疲力竭后,一段时间,必须巴尔马特等7个人的搀扶才能艰难地前行。

路上,雅克·巴尔马特给玛丽·帕拉迪斯讲解如何使用冰锥,在冲刺山顶,攀登1400英尺( 425米)的垂直冰墙时,一行人的行动异常崩溃。帕拉迪斯结了冰的裙子非常笨重,她模仿着其他人的动作使劲地攀爬,但是她的皮鞋很不合适去攀爬冰墙,但最终帕拉迪斯在巴尔马特前拉后推中摇摇晃晃地爬上了冰墙。

500

登山者攀爬勃朗峰冰墙

帕拉迪斯对巴尔马特说,自己太累了,如果巴尔马特能放慢速度,她会很感激,这会帮助她恢复体力,可以继续登山。巴尔马特答应了,一行人便放慢了脚步。帕拉迪斯吃了一把雪,又以较慢的速度继续攀爬,但是帕拉迪斯由于高山反应,头开始犯晕,并且呕吐起来。巴尔马特抓住帕拉迪斯的胳膊,叫另一个向导帮助她继续攀爬。

这时,一名成员坐下来,说他不会再往前走了,他非常疲惫,他要回去了,说着就开始打瞌睡,这个举动在冰冻的高海拔地区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巴尔马特去摇醒那个人,强迫站起来,让他继续说话。巴尔马特认为山下的人们正在用望远镜观察他们一行的行动,如果人们在望远镜中只会看到六个人,就会认为有人死掉了,他们会一直在辨别所有人身份,观察他们的行动,直到他们发现是谁。这样的话,哪怕他下山后,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500

19世纪欧洲的女性登山照片

巴尔马特要大家拉着这个要倒下的成员继续攀登,反而是帕拉迪斯恢复了体力,一边单独攀登山顶,一边回身欣赏山下的美景。最终,他们成功登顶。一行人在山顶待了十分钟,便返身开始下山。

当他们回到霞慕尼后,发现镇上所有的女人都聚集在一起讲玛丽的故事。男人们开始吹嘘攀登阿尔卑斯山的快乐,帕拉迪斯在女人堆也讲她见过的东西。帕拉迪斯说,如果他们真的很好奇,她们自己去登山看看。

500

勃朗峰的登山者

据登山的成员回来讲,玛丽·帕拉迪斯在登山时,实际上已精神崩溃,但是她坚持认为如果她到达顶峰,她会快乐地死去,因此她一路上几乎是被导游拖着前行。但是,帕拉迪斯能够在能见度很低的情况下登上山顶,这对她而言,已经不负第一位攀登勃朗峰的女性的荣誉,因此勃朗峰又被称为“玛丽勃朗峰”

玛丽·帕拉迪斯成功登顶后,但在当时她卑微的出身,并没有帮助她在壮举中得到认可,直到多年后,也就是近代她才被载入史册。有段时间,玛丽·帕拉迪斯谈到攀登勃朗峰时说:“再也不会了!”但她的成功激励了很多的女性,让她们也敢于挑战男性运动的禁区,成为女性永恒的自强不息的符号。(陕西西安张岳琢)

500

当代勃朗峰的女性登山者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