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抗中保台”大力丸失效了

台湾“九合一”选举(即县市长选举)结果昨晚出笼,最大的看点是国民党大胜,拿下了“六都”中的台北、新北、桃园、台中四都,并且意外拿下基隆,民进党虽然保住了台南和高雄,却创下了创党36年以来参与地方选举的最差记录,完全可以用“大败”来形容。

选举结果公布后,蔡英文在昨晚即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职务,算是对败选结果负责。不过,这个象征性举动对蔡英文本人在台湾的权力地位构不成什么影响,主要在民进党内部和具体施政上,她可能要面临一些党内势力的责难与挑战,并且会被国民党把持的县市政府杯葛。

这次选举的另一个看点是在台北,蒋万安,蒋介石的重孙子,蒋家第四代唯一一位从政的后辈,代表国民党与民进党候选人陈时中及无党籍候选人的黄珊珊竞逐,拿下了台北市长位置。

蒋万安本来在2018年就有机会选上,不过当时他以自己还年轻,需要历练为由(我个人觉得他当时主要是对自己能否战胜柯文哲没有信心)没有参选,结果让柯文哲以区区三千多票领先,险胜国民党候选人丁守中连任。

接下来,从台北市长卸任的柯文哲,他被认为是2024年台湾大选在蓝绿之外的最大变数,以后怎么保持政治存在,以及是否有机会问鼎大位,是又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看点。

另外,朱立伦,因为这次组织国民党选举有功,会不会又激起心中旧梦,瞄着蔡英文屁股下的宝座布局冲刺,与赖清德或郑文灿终极对决,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看点。

以上是在“表象”层面较为热闹的话题。不过,外行才光看这些热闹,真正的内行,都在看其中的门道。

这里面最大的门道是什么呢?

就是为什么民进党搞出了那么大声势,蔡英文在两年前拿到了记录空前的817万张选票,美国在这期间也频频助攻,双方甚至不惜冒着挑起两岸冲突的风险搞了一场佩洛西访台的大戏,结果民进党不仅未能再写辉煌,反而被国民党搞得灰头土脸,录得了创党以来的最差战绩,民进党的“抗中保台”大力丸在这次选举中不仅没有见效,在某种程度上,似乎还成了选举毒药。

就此,我们HK01在选举一线的记者撰文系统分析了其中原因。

他们认为,除了传统选举的钟摆效应,民进党这次失败是多方面原因叠加促成的。首先是选前对民进党不利的消息纷纷传出,包括防疫不利、疫苗弊端,以及社会治安重大案件频传、黑道与政治人物过从甚密等等,都拉低了民进党的选举分值。

再加上蔡英文力挺的桃园市长候选人林智坚因论文造假被迫弃选,陈时中在台北被“猪队友”坑杀,以及在新竹剑指民众党候选人高虹安的负面选举操作过头等等,都是令选民对民进党敬而远之的原因。

其次,民进党对选情尤其是对蔡英文的拉票效应过度自信。从选举结果看,蔡英文在选前喊出的“投民进党候选人,就是投蔡英文”口号很明显是个战术错误,她忽略了“讨厌民进党"的气氛正在蔓延,招致了反效果,连一向被认为支持民进党的年轻选票,在本届选举中也见不到聚拢效果。

第三,这次选举前的各种民调,民进党选情均不乐观,而且两党之间的差距还相当之大,在主要县市大势已经底定的情况下,激不起绿营支持者的投票热情。如,过去民进党都会动员学生族群返乡投票并安排专车或高铁优惠,在这次选举中因为年轻人的冷淡反应都未有出动。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过去民进党擅长的“抗中保台”招牌未能奏效。以往选举,一旦选情危机,民进党就会祭起两岸大旗,以“台湾保卫者”身份自居,把国民党打成“亲中卖台”的中共同路人,2020年,蔡英文更是捡起了香港反修例骚乱这颗原子弹大肆进行政治操作,获得了817万张选票,但是,在地方县市长选举中,两岸议题的得分比一直就没有大选高,此为原因之一。

其二,在此次选举期间,民进党政治人物曾赴中国大陆交流、经商的背景纷被政治对手爆料,这种“又当又立”的做法,使得民进党的“大力丸”在一定程度上被破功。

其三,蔡英文任内虽然台美关系获得突破性进展,美国在各方面也加大了利用台湾遏制中国大陆的操作力度,但是这些动作并未给台湾带来多少实质好处,反而引发了两岸之间的冲突危机。在中国大陆的武统压力下,台湾人开始认识到,如果两岸真的发生战争,台湾肯定撑不了几天,美国则未必会出手相救。所以,两岸冲突威胁下的理性思考,在这次选举投票中发挥了一定作用,虽然多数选民在统独问题上依旧是一副醉生梦死状态,但是选民的感性成分也开始出现一定程度的退烧。

其四,客观上,中美关系的阶段性缓和也是民进党大败的外在因素之一,特别是近期以来,美国过去那些大玩台湾牌的盟友变得相对静默,甚至像是澳洲总理都公开说台湾非国家、不能加入CPTPP,立陶宛跟台湾“外交突破”了老半天,结果最近在台湾只设了一个没有领事作用、归经济部管的办事处。这些外在因素都让民进党的“抗中保台”找不太到施力点。

以上因素叠加起来,使得民进党的选举“大力丸”这次基本失效。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