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进步的标志应该是和平与发展,而看待历史问题,就应该用历史的视角

【本文来自《国际足联主席驳斥世界杯批评者:欧洲干了3000年坏事,先道歉3000年再来说教》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看待历史问题就应该用历史的视角,既不能全面否定历史,搞历史切割,也不能把历史问题放在一杆秤上去秤,一个标准下去衡量,更应该置于全人类的发展史的框架下去审视。奴隶社会没有侵略没有扩张吗?而且社会形态更不人道。伴随着更先进的农业文明人类进入了封建社会,随着全球各地封建社会的进程,在各地谁先发达了谁就先进行了自己文明的扩张,这种扩张在落后的封建社会自然而然的会更多的表达为侵略战争形式,中东和欧州大陆的历史恩怨说到底还是不同区域文明发展史下的一个缩影。末来人类的发展还是会遵循这种规律,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人类的进步,战争做为扩张的主要形式会越来越弱,这会是人类进步的最显著的标志。

我们历史上也曾出现过秦将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兵的事件,也有过威摄“四海”的扩张,那也是我们的农业文明相对全球其它地区来说更早更发达,扩张是自然的。在长期的历史纷争中各民族各地域逐惭融合,形成了大一统的国家。但是我们必须应该看到,在长达二千年的封建王朝的迭代中,我们这种以农业文明为主要经济形式的中华文明因为有着先发优势,很快就形成了长期固定的领土及文化扩张的界线,长期以来就不再具备扩张的属性了。而欧州呢,他们封建社会时期生产力是落后的,而且是短暂的,所以长期处于纷乱的战争中,还没有形成文明内核的情况下又率先进入了对生产力影响更大的工业文明,工业文明固有的物理特征,又使得这些国家迅速转向了全球性的扩张,正是因为没有文明内核,所以他们在全球扩张中还是伴随着侵略和殖民,给全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从这种角度上讲,这不是人类应有的文明,所以我们说西方侵略成性,是没有资格对他国进行道德说教的。

​不论生产力发达与否,人类进步的标志应该是和平与发展。如果我们认可这应该是我们人类应追求的目标,那很明显现在的西方还是没有摆脱自己文明桎梏,别看他们现在国力和影响力还如日中天,会以我们能看的见的速度滑向衰落,原因只有一个,西方文明并不是人类追求的进步文明。很多人崇拜的西方文明实际上是它们先进的生产力,而不是精神文明,很明显,文明是有很多注脚的。它应该是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的综合体。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