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销社的回归,更多是通过旧有国家商业资源将农村以集体形式纳入到市场经济中

【本文来自《供销社强势回归,这件事大家怎么看?》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07年玩淘宝的时候,淘宝上还有很多现在已经不在的地区总代买MP3。那些地区总代就是当年货物层层代理制的遗留。

然后这些总代成了什么呢?成了各大垄断电商的地区仓库。

其实就各大电商的发展来说,商业物流在信息化时代的真正模式就应该应该是网络接口,比如天猫淘宝网页负责商品展示和物品销售,物流体系负责货运。然后各地区建立起货运物流中心,城区内建立起大型家店产品集散地,而每个小区建立起一个集菜场,超市,快递取货点的终端货物集散地。而这个商业体系背后则需要一个支撑商业运行的金融体系,一个沟通上下游的组织体系,一个优化物流运输,增加仓促效率和增加终端货物流转速度的大数据中心。金融体系可以用来支撑上流生产商,通过金融手段使其生产不受经济周期波动的影响。终端的小区商业中心可以只存储一定数量高周转的商品,比如饮料,早餐,常见调料和常用蔬菜,比如葱姜蒜,常用药品比如扑热息痛,青霉素。而其他物品都通过大数据分析给予小区网购习惯做推送来进货。而小区里的人可以通过网络购物购买一切商品。非紧急购物通过人工日常送货,紧急购物通过无人机从市区级仓储中心发货。作为中间一环,由大数据分析基于全国各地购物习惯对货物做调配。

可以说这套系统才应该是马云当年最初设想的阿里巴巴。而在华尔街上市再开曼注册的阿里最后走的蚂蚁金融小额贷款可以说是一条邪路。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套商业系统要良好运行,其核心的大数据系统,金融支持系统,物流配送系统,和网上交易系统的执行规则本都应该是由国家接管或指定,或至少应由国有资本介入。比如物流系统里,最后通过充分竞争形成的极大物流公司本就应进一步被合并。大数据系统,网商最后也只剩了几个,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垄断市场,自然应该由国家接管。而网络交易规则本身如果只是基于商业竞争而由商业公司制定在法理上自然会遇到因为缺乏国家暴力机关的背书而缺乏合法性。

至于说战争和疫情间的地方物流,小区内物流的建设更不能一直通过征调物流公司和小区志愿者。

供销社的回归其实目前看和城市甚至城镇关系都不大,更多是通过旧有国家商业资源将农村或农镇以集体形式纳入到市场经济中,是农村脱贫的后进一步发展农业农村经济,防止返贫的后续的,也是自然的措施。但是未来是否能够通过国资入股控股电商的方式,结合供销社的发展,将城市和农村商业活动在网上结合起来,讲工业和农业商品的生产,流通和调配结合起来,建立全国统一的,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而非资本增值的国家商业网络倒是值得观察的。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