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完全按劳分配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

假设这个世界的”按劳分配“指通过一切个人劳动获得的收入,包括工资、创意类收入、技术类收入、中介收入、科研、技术创新、创办企业、企业日常管理等。

分配多寡由劳动质量、时长、重要性决定,以市场化调节为主政府调控为辅。市场化调控参照现行工资标准;政府调控主要是削峰填谷,比如提高农民收入、提高科研投入、规范明星收入等。

按照十四五期间对居民收入来源的划分,这个“按劳分配”的世界就是劳动报酬大幅提高、资产性收入下降、转移性收入不变。

实现方式可能是重返“万恶”的计划经济时代,也可以是像上个世纪某个时期的美国那样施加重税间接实现。

以上设想的最终目的,是希望大幅提高劳动者收入和福利,并且增加政府在再分配领域(医保、社保、义务教育等公共服务)的投入。我不觉得国民经济中劳动报酬比重持续走低同时工薪阶层反而是税收大头是正常现象,我也不觉得工业革命两百多年后生产力发展到现在的水平依然没钱治病、老无所养、买不起房子是正常现象,如果现状存在问题,那么改变的方法就值得探讨。

这仅仅是抛砖引玉,实际情况自然更为复杂问题也会很多,涉及到分配方式、企业运行、效率、监管等各个方面,您可以当作是一次头脑风暴写下您的见解。

发到社区仅仅是想知道以上构思有何缺漏或不切实际,但是哪怕是批判也请指点错在哪里,莫要关联替他。

研究问题首先应该就是实事求是。你在问题里说:

我也不觉得工业革命两百多年后生产力发展到现在的水平依然没钱治病、老无所养、买不起房子是正常现象。

这其实就是正常现象。

说到底,这是对“生产力”还没有个直观的印象。

既然总有人说大量的人没钱治病、老无所养之类是因为贫富不均,那假设均贫富了又如何?

现在全世界的人均GDP大概是1万美元出头,跟中国差不多;平均收入的话,正常来说应该是在月收入3000上下。

如今因为有大量月收入低于3000的人存在,实际上普通人的生活成本是被拉低了了。如果真能做到均贫富,那么物价肯定还会上涨。而如果你在月收入5000的时候,都过不上你想要的日子,凭啥觉得到了3000就能过上了?

你说要靠政府分配调节——政府不创造财富,他再分配也超不过这个总量的限制。

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生产力发展,成果其实还是很显著的。特别是二战以后,科技发展所带来的生产力提升,第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在全球范围内基本消灭了饥荒。

当然,因为政治或者其他原因的存在,一部分地区的确还存在着吃不上饭的情况,但只要能进行自由粮食贸易的地区,至少吃饱饭没太大问题。

我说这话,肯定会有人说,人类都发展到现在了,你的目标就是个饿不死?

这话怎么说呢——在面对一些脑瘫专家言论时候,有些人动不动就说“何不食肉糜”,但在评价生产力这事上,某些人的思维跟“何不食肉糜”也没有啥本质区别。

中国的90后、00后自从出生开始,就已经生活在一个物质相对富足的环境里,他们几乎不知道饥饿的滋味,也不认为吃饱饭是一个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然而,就在几十年前,在世界范围内,一场大饥荒饿死成百上千万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也就是说,站在人类文明史这个尺度上看,在过去不到100年的时间里,困扰人类几千年的饥荒问题就得以基本解决——并且,在这个时间段里,世界人口还增长了50多亿——这不就是生产力发展带来的直接结果?

在这个大的环境之下,世界上的国家又可以分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两大类。其实如果用英语来看的话,所谓的“发达国家”指的就是“已经发展完的国家”,发展中国家则如词意本身所言,指的就是在发展之中的国家。然而,即便是发达国家,能做到人人有钱治病、人人老有所养和人人买得起房子的也一个都没有,何况是发展中国家?

说到底,工业革命以来的生产力的确是过去人类诞生以来的所有生产力的综合还多,但每个人有钱治病、老有所养、买得起房子,这三个需求,是目前的生产力所满足不了的。你可以说他某个特定的国家和地区,这些需求大部分能够被满足,但它绝不可能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在世界范围内被满足。

简而言之,评价生产力提升与否,需要的是静态的指标,而不是动态的指标。何谓静态的指标?就是以现在你认定的“好生活”为标准,然后看未来满足这个生活所需要的劳动到底是更多还是更少,如果所需要支付的劳动更少了,那就是生产力提升了。

这种例子很好举,放到20年前,很多人工作一天挣的钱吃不了一斤肉,一台液晶电视要花掉半年的工资,一台笔记本电脑要花掉一年的工资,买一辆国产车要花掉10年的工资。但是如今,各地的最低工资也有十几块钱,工作一个小时就相当于买了一斤肉,一台普通的液晶电视几百块钱、一千多块钱就能买到,比以前性能更好的笔记本电脑却只要三四千块钱,一辆普通的国产轿车也只需要几万块钱,一年的工资也能买下了。

而所谓的“动态指标”,说白了就是“灵活的标准”——放到20年前,你说“日子真难啊,一天挣的钱也买不到一斤猪肉”,放到10年前,你说“日子真难啊,一天挣的钱也买不到一斤牛肉”,今天你说“日子真难啊,一天挣的钱也买不到一斤帝王蟹”。

所以,为什么有的时候你会发现,90后、00后跟60后、70后的生活态度很不一样,原因也在这里。60后、70后小时候过得还是苦日子,他们成长的年代,的确是见证着国家发展越来越好的。但是,很多90后、00后虽然也在见证国家的发展,但他们对标的对象也不再是自己的小时候,而是发达国家。

于是,两代人看待同一个问题可能就变成了这样:

60后:从没有养老、医疗保险、坐车要花钱,到每个月能领几百块钱、看病能报销、坐公交车不花钱,国家发展真是越来越好。

00后:一个月领的养老金就几百块,看个大病要掏空一家人,分配不公!!!!看看人家XXX国……

既然都这样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你如果连在现有的生产力条件下,能为全世界的人提供什么样质量的生活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那在这里说“我也不觉得工业革命两百多年后生产力发展到现在的水平依然没钱治病、老无所养、买不起房子是正常现象”,那你的“觉得”又是从哪儿得出来的印象呢?

就算是真要拿中国与国外对比,既然你要说生产力,那么生产力最直观的指标就是GDP。在这个意义上说,只有在两个国家人均GDP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对比两个国家的医保、教育、福利等等才有意义,否则某些发达国家一年的人均饮食支出就已经相当于中国的人均GDP了,你非得拿这些地方的生活水准作为对标,有任何意义么?

归根结底,如果真的自认为是继承了马克思的批判精神,那么在唯物史观之下,只有先承认在现在的生产力条件下,不可能做到人人都能有有钱治病、人人都有房住这些现实,才有可能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说应该加强哪个方面,如何实现这个目标,而不是先来一个“我觉得”,再设定一个空闲的目标。

毕竟,就算按两个100年的计划,现在的中国也不过是刚刚达到“小康社会”的标准——你自己觉得,对于一个刚刚进入小康社会的国家,达到你所说的目标,可能性有多大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