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道德水准的追求并非越高越好

500

儒家思想回避、否认竞争关系,片面强调和谐,忽视监督的作用,对自身的局限认识不够(会引起自恋倾向),对道德水准的追求严重过度(成为圣贤/道德超人)。比如以当代人的道德观去要求、批评别人祖先,虽说是一种外交宣传策略,但是自己祖先强大的时候,也并非没有污点,所以可能作用有限。在处理国际竞争关系时,道德问题不应成为首要考虑因素(或者说是你负担不起的奢侈品),如果仍然以此为出发点(满足自尊心),实际又做不到,就会变成伪君子。西方国家正好相反,对外政策常常自作聪明,脏活玩得太多引起别人的厌恶、不信任。国之间和人之间关系有相似性。可以不优先考虑道德,但不能不考虑,否则会失民心、失信于天下(老美太年轻不懂)。

如果对外宣传过程中有意无意强调自己的无私,刻意回避谈合作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和潜在竞争关系,反而不利于互信,而且容易让对方产生依赖性,把帮助视为理所当然。目前中国产业努力向中高端、产业链上游转型,帮助后发国家发展的是中低端、低技术产业。未来双方差距缩小,或者中国转型不那么成功,有可能会存在竞争关系,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而且中国企业的到来短期内可能会对当地落后企业造成一定冲击,对此要有充分估计。总之宣传要基于客观事实,不能太虚,处理双边关系需要把握分寸,避免理想化。keep cool,不要用力过猛,效果可能更好。

一个人(国)条件好压力小,可以对自己(本国)要求高一些,但要理解别人(国),不应由此产生道德优越感。比如观众对于美剧《无耻之徒》中孩子们处境的同情和一定程度小偷小摸行为的谅解。相比第三世界,西方发达国家的“富二代”们(比如环保公主之类的白左)养尊处优、无忧无虑,变着法子折腾。真是觉悟高?还是追求道德优越感?

儒学提倡谦让、不争名利,独独追求风度竞争,这样会导致过度谦让。俗话说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个人道德水平是主观性很强、比较虚的东西,真实水平自己都不一定清楚,所以是没有裁判的无谓之争。如果对方确实更需要就让,自己更需要就收,不要因为傲慢固执辜负对方的诚心。否则该争还得争。举个例子,韩剧里的三角恋,两个男人出于友情你让我、我让你,其实心里舍不得,整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女方也会因为自己的想法得不到尊重而不满,完全没必要。(比较)有风度的公平竞争是破解类似两难局面的最优解。有些时候因为客观原因无法实现公平竞争,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优势较大的一方应该适当照顾对方(同情心)。儒学之所以强调无争,大概是因为没想到可以通过制定合理规则约束“争”所涉及的范围和程度,从而发挥公平、适度竞争对于集体的显著积极作用。

另一个问题是非黑即白、绝对化。道德上把别人吹捧成完美无缺,或者因为有瑕疵就全面否定,两种极端表现实质都是神化心态,没有把对方当成客观、真实的人。实质是一种将自恋完美形象需求向外部客体投射的现象。比如部分人对杨振宁、刘翔等公众人物的不理解、抱怨。西方人也有吹毛求疵问题,表现在能力要求方面。

公众应该理智一点,根据职位本身客观需要设置期望值,克制自恋本能,减少不必要主观要求。既看到努力、成绩,也能推测、理解可能的误区、局限,甚至帮忙寻找、解决问题。

综合来说,道德水准自我追求和对他人要求应该符合其自身客观条件,过了头就会表现出非主观(甚至主观)虚伪性、自恋性,或者道德绑架别人(比如以政治正确的名义)。 虽然将来会实现全球化,消灭国家、民族区别,但不是现在。脱离现实条件强行提高道德水平和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样不明智。而且即使到了那一天,仍然存在发展机会、资源竞争和道德追求的矛盾。

不过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遵守基本公德是毫无疑问的,不能因为别人有意无意违反就以牙还牙,不要因为愤怒失去理智。就像足球赛一样,只不过如果对方动作越来越大,又没裁判,你需要通过威慑和沟通控制局面。再如两个人辩论,没有法官维持秩序,互相人身攻击和球员互殴一样。理智、有风度的做法首先是主动退出。如果情感受伤需要正当防卫,可以要求对方指出你观点的具体问题,提醒Ta容不下合理不同意见就是自恋。如果条件再允许的话,建议分析对方人身攻击的背后原因,指出实质问题,助其摆脱误区,过程中你也实现了价值。对于国家来说也是这样。总的发展趋势是武力(物理)型暴力逐渐减少,越来越人性化、保障基本人权,底线相对提高。

虽有种种问题,儒家思想并非一无是处。‘仁’(非暴力)的概念,对于维持社会平稳、安定是有利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儒家文化的其它优点可能我们已习以为常,只有从非儒家文化圈的角度才能看清楚,毕竟越缺少的东西越在意。如果对外国人有一定了解,也能对比得出自己的优点。

西方民主政治的弊端在于竞争过度,不择手段。默认说谎为政治言论自由。对政府接近偏执的怀疑、阴谋论导致监督过度,执行效率惨不忍睹。民主是为了给不同意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而不是对内作秀,对外展示国家、种族优越感的奢侈品。西方媒体自以为带上政治正确面具后就外表光鲜(然并卵),可笑又可悲地指责别国存在种族歧视,比如瑞典电视台。

种族歧义者产生的原因在于,心理成长过程中缺爱或者受过创伤,无法理解落后国家、地区人的困境,无法欣赏他们为改变困境所付出的努力和正能量精神。而试图将个人现状与人的价值等同起来(某种富二代心态),从而获得优越感、掩饰自卑感。根源在于内心存在自负-自卑冲突,致使其无法客观看待自己-他人。就个人、代际自豪感而言,从某种程度上说,父辈的成就大小其实和我们没有什么直接关系,骄傲要靠自己争取。

针对西方指责中国人权等方面问题的现象,人权、民主、自由实现方式和程度客观上受到历史习惯、社会发展条件影响和限制。对他人和自我期望值超出现实越多,道德、价值观方面就越显得自恋、虚伪,尤其是在考虑历史问题的前提下。人类很多时候是执着/顽固的,只有通过足够多的竞赛才能有效检验、区分自恋与自信,有些像赌博或者开盲盒。所以即使犯错也是可以理解的。

此外,自由与责任、义务相连,民众追求个人自由上瘾,忘记了他人合理需要,也是一种自恋倾向。选民中自恋者足够多的话,选出的总统可能各方面都很自恋(满足不同选民的个性化要求),比如特朗普。从报道中可看出美国对政府人员私德要求过低的问题,可能和政治污蔑自由有关。如果女性人身权保障情况受此牵连持续恶化,和你有直接、间接关系的女性将来也可能会成为受害者,美国社会将更加割裂。自恋狂特朗普的真正原则是:美国优先<美国我亲友优先<特朗普最优先,非常符合相关症状描述。这样的人当总统会祸害全世界,我劝大家不要因为美国也在其中就幸灾乐祸,因为你可能低估了其行为疯狂性和所造成混乱的影响范围、程度。根据已知消息,特朗普政府成员博尔顿等人策划了孟晚舟绑架案。

我推测,一个国家高枕无忧时间越久,自恋程度越深。客观方面无法提高,通过主观提高获得虚假自豪感(实为自大)。美国虽然嘴上说中俄是威胁,其实民众没当真。所谓旁观者清,从对方的角度看你的问题会觉得不可思议(how can you be so blind?),比如怎么连人无信不立或者狼来了的道理都不懂(unf**king believable)?每种文化都有优点和局限,如果对本国情况比较了解,又熟悉西方语言、文化,分析、理解问题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帮助自己、别人认识和解决问题才是个人价值最大化,顺应全球化趋势,公平竞争符合人类长远利益。

p.s.由上可知,汉语词语含义可拓展,会启发人从大局思考(达则兼济天下),比如“自己、别人、个人”,善长政治、伦理道德思考。不利面就是较笼统(特别是古文,缺少程度、范围等条件限定词),易引起绝对化思维误区问题;英语单词me,us,our country,other person,other people,other country与之相反,分得很清。擅长研究、区分微观事物和细节,适应严谨、准确的科研要求 。与汉语相反,应该能启发人思考更微观的细节问题,并分析相似细节之间的联系而得出科学规律。缺点是社会伦理、政治等方面容易出现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抓不住重点和主要矛盾,以及相对格局小的问题。相当于一个用猫眼看世界,一个用显微镜。

如果中英文都学习,我们在使用过程中可以根据各种语境创造出一些融合中英文优点、大家喜闻乐见的混搭妙句,比如long time no see,no zuo no die.也许以后能逐步演变成一种新语言,综合二者之长(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当然是全都要【LOL】)。

各民族的优秀文明成果都有机会成为解决特定问题的称手工具,与此同时,应争取改良工具甚至创造集多家之长的新工具,也算是当代人对于子孙后代的责任和交代。从古至今,中华文明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不断地吸收、借鉴其它文明的优点。带有鲜卑血统的李唐入主中原后,作为文化上的落后者,反而没有历史文化负担,能做到集众家之长、中华文明之大成。开放自信,兼容并包,对于今人有何启示? 何谓文化自信?前提是对自己-别人文化的适用性和局限性有比较客观的认识,主观符合客观,否则就可能变成文化自恋。

中国自汉朝以来独尊儒术,西方同样饱受思想文化发展长期被基督教压制之苦。所以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以基督教神学为靶子,力图恢复古希腊时期雄伟壮观的自由气象。长期以来有不少人将中国的落后归因于儒家文化,其实儒家只是诸子百家之一,每种思想可能都有其合理性和适用范围,没有思想是万能的。创新障碍就是这种文化营养不良的一个主要症状,补充营养是可以康复的。古希腊、罗马文明相对于西方现代文明是比较朴素、初级的,所以说文化创新和进化无止境。他们的后代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什么我们不行?

创新的前提是充分学习前人的成果,站着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得更远。之所以有困难可能是因为没有充分学习领先者的既有成果,或者局限在中华文明的视角里面,没有从全球文明的角度看问题。前人的精神文化遗产是全人类共享的财富,可惜人们不仅不珍惜唾手可得的东西,常常还要摆架子。 这方面建议跟日本学学,过去他们消化、吸收唐朝文化形成了自己的东西,明治维新后又吸收西方文化。是否现在到了我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时候?

致谢

经过与评论区网友讨论得到启发,对文章做了一定补充和完善,在此一并感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