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宇航空登兴柜,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张国炜联手大房二哥和姐夫

500

9月30日,“长荣小王子”张国炜创办的星宇航空,将登录兴柜。

备受关注的是,“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星宇航空的主要股东名单中,不仅有昔日兄弟之争的对手——大房二哥张国明,更有被称为“长荣最强女婿”的大房姐夫郑深池。外界普遍认为,此次联手,有望增强长荣兄弟之斗“弟弟派”合作关系,恐改变长荣家族内斗态势。

500500

长荣小王子张国炜的星宇航空9月30日登兴柜

500

星宇航空董事长张国炜(中)

台湾岛内疫情解封“0+7”可望10月13日上路,航空股跃居台股盘面热门焦点,使得将于9月30日登录兴柜的星宇航空,备受市场关注。

星宇航空,由“长荣小王子”之称的张国炜于2018年创办,9月30日将登陆兴柜,暂定兴柜价为新台币12元/股。

在台股市场,兴柜公司指的是未上市、未上柜的公司,在上市、上柜之前,先在兴柜市场挂牌交易。台湾的证券市场,设有证券柜台买卖中心,柜台买卖市场有别于公司正式上市的集中交易市场;兴柜公司登录兴柜后,可在兴柜市场交易平台进行股票交易。

星宇航空登录兴柜前的9月28日,星宇航空董事长张国炜将主持首场法人说明会。据说,他可能对外阐述星宇航空不仅是一家航空公司,更将在桃园主基地投资数百亿新台币,整合航空上下游,冲击机场经济。

500

星宇航空董事长张国炜

值得注意的是,也就在登录兴柜前半个月的9月13日,星宇航空首架自购A350-900空客飞机的“钱袋子”有了着落。

当日,星宇航空董事长张国炜与合作金库董事长雷仲达签署协议,此起为星宇航空首架自购A350-900空客宽体飞机的贷款联合授信,由合作金库商业银行统筹主办,共有包括华南银行、土地银行等十家银行参与,签约授信金额为新台币38.2亿元。据悉,这架客机预计今年10月交付,未来将投入星宇航空的远程航线。

近年来,张国炜的星宇航空即便遇上疫情,该航空机队仍稳步扩张。今年年底在交付4架A321neo、1架A330neo以及 2架A350宽体客机后,星宇航空的总机队数量将达到19架,三个主力机型相互搭配,除了将开启远程航线,明年4月起会陆续开通洛杉矶等北美航线。

据此前公布的财务资料,星宇航空2022年前8个月营收为新台币11.1亿元,同比增长131%;至今已累计亏损新台币95.98亿元,每股净值为新台币3.7元。星宇航空此前称,预估将于明后年扭亏为盈,目标是在五年内打消累计亏损。

500

长荣创始人张荣发

长荣集团创办人张荣发2016年逝世至今已经6年了,但他的后代子孙有关继承人的争斗战依旧是如火如荼上演中,而且内斗的戏码不断升级,令人唏嘘不已!

星宇航空创办人张国炜,是张荣发二房之独子,张荣发之第四子,人称“长荣小王子”。张荣发有二房妻子,在他晚年时,张荣发独宠二房太太,“爱屋及乌”,在张荣发去世后,据说是他生前立下的一张偏向二房的遗嘱,引发了长荣争产大战,至今仍官司不休。

2016年,小儿子张国炜依照“遗嘱”,自行宣布自己为长荣集团总裁,但仅一天后,大房的子女们就联手把他掀翻下马,张国炜成了“一日总裁”,连他此前担任的职务,也是最喜欢的长荣航空董事长,也被拔掉了,等于被“扫地出门”。

当时,张国炜的处境犹如从云端坠落在地,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地位悬殊。失去了长荣集团总裁,连长荣航空董事长宝座也丢了,张国炜“失业”了。有一天,他的小儿子想买玩具,大儿子斥责“每次出去都想买玩具,你不知道我们家已经没有钱了,爸爸没有工作,我们家没有钱了!”

500

会驾驶飞机的星宇航空董事长张国炜

两个儿子是张国炜与前妻蔡菁珊,蔡菁珊以前是长荣航空月薪新台币8万元的副座舱长。听了大儿子的话,张国炜很是心酸,但他也不肯让儿子太过失望。

张国炜强打精神对儿子说:“没关系啦!阿公(注:指张荣发)还是留一点(钱)给我。”

张国炜有个外号叫“小K”,担任长荣航空董事长时,他会亲自驾驶飞机。6年前,当他驾驶长荣航空飞机执行台北-新加坡航线时,飞机一落地,他获得的第一个信息犹如“晴空霹雳”,他被罢免了长荣集团总裁、长荣航空董事长职务。

心有梦想,必有远方。2016年11月,张国炜宣布筹办星宇航空,2018年5月星宇航空正式成立。外界将张国炜创办星宇航空是“王子复仇记”,张国炜曾很生气,他曾表示:“我不认为自己是王子,更不喜欢用‘复仇’二字。用成立一家航空公司来复仇,代价太大了!”

人常说: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星宇航空登录兴柜是新闻,但新闻的焦点是星宇航空的股东结构里,居然有张国炜昔日家族内部争产的敌手——大房的人。

从星宇航空的股权结构看,创办人、董事长张国炜持股比例77.89%,为控股股东;主要股东还有能率集团的董家,持股7%;张国炜的大房二哥张国明,持股将近2%,另外还有大房姐夫郑深池等。

唯有利益是永恒的,天下没有永远的朋友,更没有永远的敌人。

500

让“弟弟派”联手,长荣最强姐夫郑深池不简单

500

长荣大房二子张国明

星宇航空在完成兴柜登录之前,10大股东出现新面孔。更让外界感到兴趣的是,6年前将张国炜的长荣集团总裁、立荣航空董事长一次性拔掉的大房子女里,如今已经“窝里反”了,有的已经与“长荣小王子”成了一条战壕里的同路人。

星宇航空最新的股权架构显示,十大股东里的第一、第二大股东是星宇航空董事长张国炜旗下的星宇投资、星威投资,分别持股38.97%和38.92%,代表人是张国炜和他的二个儿子,为绝对控股的第一大股东。

第二大股东是用不同公司持股的能率集团董家,第三大股东是三立投资公司,其代表人是上立汽车董事长吴建立,持有3000万股。排名第四大股东是长荣大房二子、张国炜的二哥张国明,持股1.66%,他投资新台币3.6亿元,也是持有3000万股。

此外,大房姐夫郑深池也在股东之列,他个人与明威开发公司合计投资新台币2200万元,持有1840万股。

星宇航空十大股东里,大房的张国明、郑深池入列其中,外界认为,这也是“弟弟派”又一次携手合作,将有望结成对抗大房大哥张国华为首“哥哥派”的联盟。不过,二房独子张国炜6年前与大房争产时,“水火不相容”,而今他与大房二哥、大房姐夫结盟,看来,敌营内部也是可以分化的,没有永久的敌人。

500

长荣大房长子张国华

长荣集团创办人张荣发,二房妻子共育有一女四子。已故的元配妻子林金枝,生了一个女儿和3个儿子,即已故的长女张淑华,张淑华夫婿就是郑深池;大房三子分别是长子张国华、次子张国明、三子张国政。

张荣发晚年最宠爱的二房太太李玉美,仅有一子,即四子张国炜。张荣发去世后,他留下的“四子(注:二房张国炜)单独继承”存款及股票的遗嘱,点燃了长荣家族争产内斗。在2018年,大房三子张国政曾向法院提起申请该遗嘱无效的一系列诉讼。

2020年3月,台北地院家事法庭宣布遗嘱有效,四子张国炜可独得新台币140亿元遗产,此数额依2016年股票估值而得,并判定张国炜可继承张荣发生前担任的长荣集团总裁职务。但张国政不服上诉,此案距今仍是尘埃未定。

让张国炜万万想不到的是,在他尚未发起攻击时,敌方阵营已先崩解了;数年之后,他不单成了大房“弟弟派”(指老二张国明、张国政为首的一派)邀请入内的结盟者,而且还重新挤进了“长荣系”管理层。张国炜也不会料到,不光是他,昔日被驱逐出长荣的长房大女婿,也就是长房大姐夫郑深池又回来了,而且是促使张国炜与大房“弟弟派”合作、“握手言欢”的最强推手。

500

张荣发(中)、柯丽卿(右2)和张国炜(右1)

今年7月,星宇航空董事长张国炜重返立荣航空董事长宝座。长荣老臣、中央再保险前总经理邱展发在7月16日这一天,发出了一封《给长荣张国华的公开信》,痛批长荣长房长子张国华遭父亲呛“没血没泪”,还曾逼迫张国炜不准公开张荣发遗嘱。当日,张国炜在脸书写下一句“大家应该都要说实话才对得起的老人家。”

邱展发在公开信中称,强调无所谓“哥哥派”、“弟弟派”,应该是“长荣派与‘柯戴国华派’之争”。他信里提到,1989年发生张国明被绑架案,张国华当时正准备出国,理由是没他什么事,最后被家人劝说回来,被愤怒的张荣发批他“没血没泪”。邱展发还说:总裁(张荣发)是2016年1月20日过世,遗嘱是一年前2014年12月16日预力的,遗嘱指定三位顾命大臣柯丽卿、林荣华、谢志坚,四位遗嘱执行人柯丽卿、戴锦铨、吴界源、刘孟芬。

邱展发称,遗嘱通篇完全没有提到“张国华”三个字,遗嘱的存在成为夺权派的障碍,虽然无法让它消失,但必须让他不见光,所以张国华等人很快便找张国炜谈判,表面上支持他接班并掌控航空,但附带条件是“永远不准对外公布遗嘱”。

邱展发此前曾于今年5月28日发表《长荣老臣给柯丽卿女士的公开信》。6月16日又给张国华发公开信。且不说事实如何,发信时机也让人回味无穷。

据台媒报道,长荣集团一直有“哥哥派”(以张国华为首)与“弟弟派”(包括张国明、张国政与二房的张国炜)互斗苗头局面,除了他们双方曾为“长荣钢”交战,在今年6月底长荣国际股东会因出席人数未过半,于8月5日再次举行。就明年长荣航空的改选,也都因为弟弟派加速增持股票而提起将争斗提前到今年开打。

500

长荣大女婿郑深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除了“长荣小王子”张国炜外,他的长荣大房女婿郑深池,也是长荣大房张国华与二个弟弟张国明、张国政争斗之受益者。

2022年4月6日,长荣集团旗下的长荣国际召开董事会,由“弟弟派”委任其姐夫郑深池为代表,获任为长荣国际董事长。

郑深池,被媒体称“地标最强姐夫”、“长荣最强女婿”。今年65岁的郑深池,从海洋学院航运管理系毕业后,即进入张荣发创办的长荣海运,也因为工作表现杰出,获得张荣发赏识,并将爱女、“长荣公主”张淑华下嫁给他。

长期受张荣发培植提携的郑深池,也一路被拔擢出任长荣集团副总裁兼长荣航空董事长。后来,由于他政商关系圆融,曾担任交通银行(后改为兆丰金控)董事长兼银行公会全国联合理事长。但后来又因为张荣发、郑深池翁婿关系生变,郑深池出走长荣系,至今已超过20年之久了。

500

张荣发(右)、郑深池翁婿

据媒体报道,也就在今年2月25日长荣国际董事会改选前夕,姐夫郑深池应大房弟弟派的张国明、张国政委托,登门拜访了二房太太李玉美,化解了双方此前争产嫌隙,联手合作。

最强长荣姐夫郑深池的重新出现,让大房哥哥派张国华有所忌惮。4月6日,在长荣国际改选前,张国华公开给三个弟弟张国明、张国政和二房四弟张国炜喊话“董事长人品很重要”,否则“请神容易送神难,引狼入室会出事”。

在长荣系旗下关系企业董事会改选,也因为郑深池的介入,令张国炜与大房弟弟派两个哥哥合作,从而改变了竞争格局。不少人认为,作为长荣二代四兄弟的姐夫,郑深池能“乔”出如此局面,且让昔日有嫌隙的大房、二房能“捐弃前嫌”,也让人刮目相看。

在郑深池的斡旋下,张荣发大房二子、三子与二房的四子联盟合作下,向大房张国华的哥哥派步步紧逼,虽未每次都得手,但已经令长荣家族经营权之争达到了一个新高峰。

长荣家族内斗,一直是大学课题及专注永续经营研究的经典案例。此次,星宇航空登录兴柜,股东名单里有张国明及姐夫郑深池的影子,对今后内斗态势会产生何种影响,有待进一步观察。人说“家和万事兴”,假如长荣二代都能放弃成见,大家齐心协力,把长荣集团经营得更好,不是皆大欢喜吗?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