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请来伍佰、李宗盛的内地音综,只有它!

来源 | 摇滚客

500

送别音乐:朴树 - 送别500

今日BGM,《送别》,朴树

音综年年有,却一年不如一年,于是最近滚君开始考古一些老音综。

果然就挖到宝了!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人狠话不多”的音综节目——《大事发声》

为什么说它“人狠话不多”?

首先节目做的好,但却没人看。

《大事发声》共有三季,每一季的豆瓣评分都超高,第一、二季都是9.4分,第三季8.9分,如此高的评分,三季加起来却只有5000多人给出评价。

500

再对比近几年口碑比较好的音综节目,评分没它高,但评论数各个过万,同时期的《乐队的夏天》更是有13w人评价,是《大事发声》的26倍

500

数据上来看,《大事发声》有内容没市场。

其次,是这个节目的嘉宾阵容,我敢说一定是国内音综Top1。

这是伍佰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上的国内音综节目;

500

这是纵贯线乐队解散后,四个人不约而同参加的一档节目;

500

这是超载乐队主唱高旗首次转行,不唱歌儿不搞摇滚,做起主持的节目。

500

除了这些老炮让人惊喜外,还有朴树、声音玩具、逃跑计划,以及刚刚在乐坛大展拳脚的梁博、赵雷等后辈。

最后,这个节目打造了一些振奋人心的名场面。

朴树唱的途中泣不成声,掩面痛哭;

500

李宗盛在节目里,聊“第三者”、聊“离婚”,几度哽咽;

500

还有罗大佑和某南京市民的首次同台合作,虽然现在原片只能看到一个背影。

500

感动、感慨、感伤......

一些人老了,一些人好久未见,一些人可能再也没法出现在荧幕上。

看完心里五味杂陈,好久没有一个音综能带给我这么大的冲击力,因为它够真实、够野性、够原汁原味。

只有《大事发声》做到了把舞台还给音乐本身。

没有舞美,没有台本,没有炒作冲突,没有综艺效果,完完全全让音乐和人们本能的听感硬碰硬。

500

要说这个节目最大的特色,也是最吸引这么多音乐人愿意纷至沓来的原因就是:

录音棚live直播。

李宗盛说:“回到录音棚就像回到家一样。”

罗大佑说:“录音室是音乐人都习惯待的地方,这里能展现最熟悉最自然的状态,虽然没有观众,但是乐队彼此就是最好的观众。”

500

这里给了音乐人真实的权利,音乐人也就反馈给节目最真实的效果。

要说这个节目里,最紧张,最不自然的倒是有一个人:高旗。

500

第一期节目一开始就是高旗的露面,下面字幕除了介绍他的身份外,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最后几个字:高俊美型男。

没有台本,高旗不太利索的主持像是摄像机开盖前五分钟临时背的词儿。

不专业,略显笨拙,现场稍微的尴尬发生在一个德高望重的摇滚老炮身上,有种反差的喜剧感。

这种音综里罕见的粗糙反而更觉轻松、真实。

500

(高旗屡次偷瞄提词器被抓包截图)

在尬聊三分钟后,没有广告,没有把人绕晕的游戏规则,拿起家伙事儿就开始演了,第一期的嘉宾是赵雷和伍佰专场。

第一首歌,赵雷的《画》。

500

两年前,2014年,赵雷上了《中国好歌曲》,开始走入大众视野,当时唱的也是这首《画》。

摇滚客看现场,赞308

那时候的雷子还租住在北京的一个四合院里,一无所有。

他说:“这首歌表达的是我期盼的,但我没有那些东西,我现在依然在期盼着。”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把我画在那月亮的下面歌唱 

为冷清的房子画上一扇大窗

再画上一张床 

画一个姑娘陪着我 

再画个花边的被窝 

画上灶炉与柴火 

我们一起生来一起活

刘欢说,这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一副歌词。

今年的赵雷,他画里所期盼的基本都实现了,出了新专辑《署前街少年》,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数字专辑卖了近37万张。

不知道今天的赵雷,能不能记起当时唱《理想》时热泪盈眶的自己。

500

能不能记起见到伍佰时,沉默寡言,拘谨得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的自己。

500

一个小时的时间,赵雷演唱部分结束,下一个上场的是伍佰。

现场在调音,二人相见。

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两个人,其实有很大的渊源,可以说没有伍佰,就没有现在的赵雷。

赵雷13岁那年,在电影《美丽新世界》里看到伍佰饰演的一位到处流浪的地下通道歌手被深深吸引,于是17岁时他背着吉他穿梭在北京的地下通道,当起了地下歌手。

《大事发声》让我看见了传承。

伍佰上场,我就感叹,好久没看到伍佰唱完整首歌了。

现在的伍佰基本是一首歌唱个两三句,其他全部交给歌迷,在《大事发声》里,伍佰&China Blue完整唱了八首歌,爷的青春又回来了。

摇滚客Rockerfm,赞535

即使是在录音棚,伍佰也不能少了电风扇,没有电风扇和China&Blue的伍佰是不完整的。

500

整个现场是乐手围一圈,主唱站中间,没有观众,只有现场的工作人员,站位也没有为了凸显出谁的重要性,在这里,大家是一体的,人声也只是一个乐器。

两个小时唱完,没说废话,没喊口号,高旗出场,以新闻联播式的“下次再见”结束第一场。

500

后期干脆字幕也不想打了,直接收工。

是的,音综节目,音乐好就足够了。

500

除了节目组“任性”,他们也给足音乐人“任性”的权利,尊重每一个音乐人的意愿。

因为节目没有任何规则,所以每期节目展现形式都不一样。

会说的音乐人,就多说一点,比如周华健场,被他做成了个人主题演唱会——《侠客行》。

500

《难念的经》、《刀剑如梦》、《沧海一声笑》、《凡人歌》......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周华健像是喝多了酒下凡的神仙,19首歌,立马把我们代入他营造的武侠世界。

再说到他的好兄弟李宗盛,做成了女性情歌专场,歌曲都是他写给女歌手的情歌曲目。

年少不听李宗盛,听懂已是不惑年。

李宗盛总是把女人在爱情里的执拗、苦楚、折磨刻画得入木三分。

比如这首《晚婚》:

摇滚客Rockerfm,赞351

我从来不想独身 却又预感晚婚  

我在等 世上唯一契合灵魂  

让我擦去脸上脂粉 让他听完全部传闻  

将来若有人跟我争 他答应不会默不作声 

他能不能 能不能

李宗盛词写得正是现在女性对于婚姻的期盼,而歌词中的“他”,那个所谓的世上契合灵魂,是一个抽象的人,可爱抽象的人,注定是要晚婚。

《大事发声》的现场,李宗盛把“我从来不想独身,却有预感晚婚”改成了“我从来不想独身,我也不想离婚。”

动情之处,他也想到了自己的婚姻。

于是就有了下一首歌,《不必在乎我是谁》,写给林忆莲的歌,写给她的第一首歌。

500

都说最懂女人李宗盛,在演唱这首歌前,他说:“接下来这首歌写得不准。”

描写自己感情的时候,他也犯了糊涂。

唱的过程中,李宗盛哽咽了,在后面几首歌,也没能憋住,几次抹泪。

这场听得确实费烟又费酒,首首扎心。

500

这是两个比较爱说话,爱互动的音乐人,到了朴师傅,就是另一个画风。

没有报幕,没有寒暄问好,直接唱,只留下一小段字幕。

“因为是朴树,所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500

是啊,不说话才是朴树。

就这样不说话唱了一个半小时,朴师傅唱嗨了,他要求能不能再唱一首,于是有了这个节目中最出圈,最广为传播的片段。

摇滚客Rockerfm,赞7272

在《送别》开始前,他说:

“生活就像炼狱一样,特别难熬,有时候即使唱悲伤的歌,也觉得享受。”

所有乐手全部停下,只听见钢琴声和朴树微微颤抖的声音。

唱不下去后,和声立马跟上来,填补朴树声音的缺席,这是一个团队的默契。

500

一曲完毕,回音还在录音棚里,悲伤的氛围萦绕在上空。

朴树哭了,身后的鼓手哭了,现场的工作人员哭了,屏幕前的我也哭了。

500

情绪通过音乐传递,这正是音乐本身最纯粹的意义,《大事发声》做到了。

生活就像炼狱,至少我们还有音乐。

500

2019年,《大事发声》第三季,也是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期播出,反响还是平平,甚至评分差于前两季。

同年播出的《乐队的夏天》却大获全胜,带起了小众乐队,迎来了摇滚乐的又一个春天。

其实《大事发声》也大力扶持了一些小众音乐人和乐队,只不过都被主流音乐人遮盖住了光芒。

比如梁博:

摇滚客看现场,赞76

比如莫西子诗:

500

还有声音玩具,有逃跑计划,有旅行团......

500

500

500

乐队出来时,弹幕明显少了许多,但就在几个月后播出的《乐队的夏天》让他们爆火。

大众还是比较吃《乐夏》那套,因为《大事发声》太真实,真实的东西就一定不好看。

这是一个用耳朵听的节目,不是一个眼睛看的节目。

没有喧宾夺主的舞美,有的是一群乐手和地上密密麻麻的电线;

500

没有强行煽情的桥段,只有一首接一首发自内心创作的歌;

500

没有带节奏,带气氛的主持人,只有一个认真跟嘉宾探讨音乐的不专业主持人,高旗,年轻的乐迷还不一定认识。

500

对比于现在眼花撩乱,五颜六色的其他音综,《大事发声》实在黯然失色。

录音棚live的播出形式很新颖,很大胆,也是国内第一个把舞台搬进录音棚的音综。

为什么选择在录音棚录节目?

因为这里是无数音乐人梦想开始的地方,是初心寄存的地方。

所以他们哭,他们笑,他们在这一方小舞台上做自己,不需要饰演任何角色。

这里没有什么摇滚教父,情歌教父,乐坛新秀,所有华而不实的头衔都卸下。

好好唱完整场,享受音乐就是这个节目最大真谛。

点击「摇滚客」阅读原文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