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漠里种梭梭,竟然还能种出亚洲野猫?

关于上两篇推文就把甘肃张掖的亚洲野猫消息泄露出来这件事,我在我们内容工作群里表达了不满:这种重要的消息,怎么能这么轻描淡写的发布出来呢?

毕竟猫盟已经很多年没有在野外调查加一个新猫科物种了。

上一次加的新物种应该是荒漠猫,那已经是5、6年前的事了,是在新龙拍到了荒漠猫,从而奠定了七猫之地的神圣地位。

500

新龙的荒漠猫

当然加新并不是一个正经保护从业人员需要去考虑的事情,但是这事儿很有意思。作为一个动物爱好者来说,还有什么事情能比在野外找对了地方、并且确实发现了一种自己喜爱的动物来得更加开心呢?

就像前阵子北京的鸟友们发现了一只罕见的花田鸡,最终把它给追拍死了,想必拍到的和看到的人都很开心!

当然了,我们用红外相机是不会把动物拍死的,它们甚至会往相机上撒尿,试图将红外相机标记为自己的财产,这就更让人开心了。

500

兔狲:现在这台相机是我的了

关于我们寻找亚洲野猫这件事,其实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我忘了是在哪一年,可能是2015年或者2016年,当时荒野新疆的西锐在北京,给我看一个路杀的猫科动物。我一看,淡黄色的底色,黑色的小斑点,亚洲野猫啊这是。

于是我就撺掇他:去找亚洲野猫啊,这东西就数你们新疆多!

500

阿拉尔市被路杀的亚洲野猫 供图:荒野新疆 西锐

西锐对新疆很熟悉,他知道这些野猫大致分布在南疆的一些地方。他跟我说找了个和硕县的当地人,给了他一些红外相机并且教他安装的方法。从2017年到2019年,那些红外相机果然拍到了亚洲野猫,并且成为之后几年里我们唯一看到的亚洲野猫在中国野外的影像。

西锐后来搜集了很多新疆亚洲野猫的信息,这些信息将会让亚洲野猫在中国的分布更加清晰。

500

中国新疆南部记录到的亚洲野猫 © 荒野新疆

500

和硕杂交猫 供图:荒野新疆 西锐

2020年1月,野性石河子的摄影师张晖在克拉玛依附近拍到了一只趴在树上的亚洲野猫。

这个记录是比较令人意外的,在此之前我的印象里亚洲野猫主要在一些比较干热的环境里,但克拉玛依已经很北方了,这地方冬季很冷。这只猫身上的斑点非常确定了它野猫的身份——我怀疑它是被狗追到树上去的。

但无论如何,这为亚洲野猫在中国的分布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而确凿的证据,同时也证明我此前对这种猫的认识是多么的狭隘。

500

克拉玛依,一只野猫待在树梢上(可戳:国内第一次手拍亚洲野猫,竟然是在树上!) © 张晖

2021年7月,我跟着北京大学的罗述金老师跑了趟甘肃。这件事情以前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过还有必要再重复一遍:罗老师对于野猫的演化非常感兴趣,早期的信息搜集表明在甘肃北部,沿着河西走廊存在着亚洲野猫和荒漠猫的不少分布记录,因此她想再来这些地方找找更多的线索。

500

罗老师和她的学生登上河西走廊的沙丘 © 大猫

此行的意外收获是我们在张掖北部的荒漠里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兔狲种群,威胁影响因素也很明显,比如新能源、灭鼠等,我们因此开始了我们西北荒漠兔狲的研究和保护项目。

这件事情已经有过几篇文章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文章,但今天这篇不是。我建议大家先看看青峰前几天写的两篇,我觉得写得不错(可戳:西北小雪豹?兔狲这家伙实在是被低估了 & 沙漠寻猫第一步:从沙坡上咕噜噜滚下去)。

这次甘肃之行得到的重要信息包括在武威市北部的民勤县治沙站看到了两个标本,其中一只是身上布满斑点的亚洲野猫,另一只是身上布满条纹的疑似与亚洲野猫有不明关系的猫。

接下来我们和罗老师会继续开展合作,探究这些河西走廊野猫的秘密。

500

500

民勤沙生植物园的亚洲野猫标本,其中一个身上的斑纹呈条纹状 © 大猫

民勤这个地方很关键,它正好卡在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的中间。我们在民勤看到一个标语,大概意思是要坚决卡在治沙第一线,决不让两大沙漠会师。

我觉得这很伟大,这就让中国有了八个大沙漠,如果没有这个顽固的县城,那么中国就只有七大沙漠,比如叫巴丹腾格里沙漠。但是从治沙的角度来看,8个沙漠变成7个,似乎也是一种胜利。

但这个标本对于亚洲野猫在中国的分布而言具有重要意义,具体是什么后面再说。

500

夜巡时意外地看到了兔狲 © 大猫

此行是我第一次系统地领略西北的荒漠。我发现我们得到的信息比较清晰地将兔狲和亚洲野猫隔离开:兔狲活动于土质的荒漠里,地形起伏崎岖;而野猫的信息则集中于沙漠边缘,特别是那些遍布梭梭、白刺等原生旱生植物的沙地。

这是一个我之前不知道的知识,甚至此前我根本不知道荒漠还分为土漠、砾漠、沙漠,而沙漠也分为半流动沙漠、永久沙漠等类型。然而就是这些区别将不同的动物分开,从物种到群落。

500

兔狲出现的地带,多为土质荒漠

地球也是个闲不住的星球,它总是会花以万年为单位的时间,用气候、板块漂移来重塑自己的模样,然后用不同演化的动植物来装点自己。近万年以来不知道它是不是嫌过去变化太慢,于是创造出智人,用这个物种来快速改变自己,感觉这比用气候啥的高效多了。

当然,人类出现也可能是地球自己的一个失误,那么它迟早会修正这个错误。

500

狲狲疑惑.jpg

2021年还有一些其他的记录:比如内蒙古师范大学的张瑞东给我看了一个在内蒙古乌拉特后旗拍到的在笼子里的亚洲野猫,据说是被猛禽攻击然后被当地人解救的。

500

内蒙古乌拉特后旗出现的亚洲野猫 供图:内蒙古师范大学 张瑞东

以及2021年1月,在新疆的博湖县救助了一只亚洲野猫,这地方也是在博斯腾湖的西岸,靠近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绿洲地带。

500

新疆博湖县的亚洲野猫 图片来源:微博

2022年2月,敦煌西湖保护区发布了一个“荒漠猫”的信息,但这是一个认错了的记录——它是一只亚洲野猫而不是荒漠猫。敦煌西湖保护区临近库姆塔格沙漠,在这片沙漠的东缘。

500

敦煌西湖,被误认为荒漠猫的野猫 图片来源:中新网

这时候我们已经在张掖北部的荒漠里放了几台红外相机,并且拍到了不少兔狲。

5月的时候心悦带小崔和一晴去张掖做系统的兔狲种群调查,欧哥开着他心爱的牧马人一起。我因故没能一起去,但我每天都在监督着这三个姑娘。

远程操控的好处就是我可以开地图炮,反正我也不用自己爬山,看看地图也不会累。

我看她们在张掖荒漠里的工作似乎比较顺利,于是想着给她们多找点事情干干。我打开地图在张掖北部到处看,发现巴丹吉林沙漠正好在临泽县往南伸出了一大块。放大了看,这沙漠里还有不少长着植物的地方。于是我让她们抽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

500

在荒漠里找猫的三个姑娘 © 欧哥

她们去了后回来说:都是沙漠,有些地方有梭梭,有些地方有一些治沙的草方格,没啥痕迹。

我说你们放相机了么?她们说没有,到处都是沙子不知道咋放。我说那你们再去一趟,放几个相机,万一有亚洲野猫呢?

我在地图上点了几个离路比较远的点,反正这对我也就是点几下鼠标的事,随后用很肯定的口吻告诉她们:去这些地方走走。她们很听话,于是又去了。

回来后她们说那边果然有不少痕迹哦,沙丘里有不少足迹链,而且还看到了老鼠。

500

在梭梭林里看到了沙鼠 © 欧哥

事实上心悦和一晴都跟我上山装过相机,不能算菜鸟了。特别是一晴,是一个在华北、西北、西南都上过山的老队员,我对她们在野外找点的判断力还是有一点信任的,虽然我对她们前一天看了看就回来的表现很不满。

8月份她们去收数据,发现她们装在沙漠里的7台相机里有3台拍到了亚洲野猫。我数了一下,一共拍到了6次,其中2次是白天,剩下都是晚上,能认出来的个体至少有两只。

500

亚洲野猫在白天和夜晚都有活动

心悦回来后我很严肃地对她说:我认为这次拍到野猫应该算我一份。虽然我没有去到那里,也完全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装相机的,但是心悦是个很nice的人,她微笑着答应了。这种表现充分证明青峰在文章中对她关于中二的描述是不客观的。

不过临泽的野猫我们并不是首拍。实际上我们在临泽装完相机后,就与中科院寒旱所(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的刘继亮老师取得了联系,因为他们也在附近安装了一些相机。

刘老师对于荒漠里的生态系统非常了解,特别是植被和昆虫方面,这里面的故事以后能请他讲,三天三夜可能都讲不完。

他们的相机在7月就拍到了清晰可识别的亚洲野猫,以及还有兔狲在同一个位点活动。他们的相机和我们的还有一段距离,这或许说明当地是可以识别出一个亚洲野猫种群的。

以上便是猫盟寻找亚洲野猫的一些经历。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去做,毕竟我自己还没去拍到一只真正的亚洲野猫。

500

到了临泽,我们在这个布满灌丛的沙堆上发现了猫科动物的粪便 © 欧哥

回到亚洲野猫这个物种上来。

从下面这个IUCN的野猫分布图上可以看到:我截取下来的主要是亚洲野猫的分布区:高加索山脉以南、里海以东,主要包括伊朗的东部、一堆中亚的斯坦国家,以及印度的一部分。

在中国,新疆是亚洲野猫最主要的分布区,往东一直延展到甘肃、宁夏、内蒙古、青海等省区,蒙古国也有一些分布。

500

亚洲野猫分布图 图片来源:IUCN

500

临泽县的位置

虽然我在进行了持续多年的不细致研究后,认为IUCN这个图画得有点草率,就像青峰把野猫的事儿提前泄露一样。特别是中国部分,我觉得不大准确。

但是从这图上我们依然可以看出一件事:亚洲野猫生活在亚洲最干旱的地区。无论是太平洋、印度洋还是地中海,它们的水汽都难以到达一众北部的斯坦国以及中国西北,而亚洲南部则因为大气环流在此的沉降带而形成了一些干旱的沙漠,比如印度的塔尔大沙漠。

沙漠在中国经常会以一种坏人的形象出现,与之相对应的,森林往往是以好人的形象出现。但实际上很多人工林没什么生物多样性,这一点至少有一些人是已经知道的了。

而沙漠带来的也并不是只有沙尘暴,还有亚洲野猫、沙狐、狗獾、沙鼠、跳鼠、沙蜥、沙蚺等由丰富的动植物组成的生态系统。

500

大耳猬

500

三趾跳鼠

当我把张掖亚洲野猫的视频发在群里的时候,顾伯健激动地说:这就是我一直让你们帮忙找的沙冬青啊!这是西北干旱区唯一的常绿阔叶植物,是古地中海西岸第三纪分布的硬叶常绿阔叶林的孑遗,常绿的叶子能抵御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的灌木“森林”。这个照片寓意多好:亚洲野猫穿行在第三纪古地中海森林!

500

亚洲野猫从灌丛中走过

其实本来我看着这个场景毫不起眼,就是一只猫走在草丛里。但是顾伯健这么一说,顿时我的眼前出现了在漫长的地球纪元里,亚洲野猫从里海沿岸一路向东,跨越辽阔的中亚,越过天山,沿着沙漠与山脉的边缘来到瀚海之地这样的景象,它们的征途比季风更加遥远。

不过后来的鉴定表明顾伯健认错了,这不是沙冬青而是白刺属植物。

据刘继亮老师的科普,白刺是沙漠里一种常见的灌木,由于它们耐沙埋,因此起到非常显著的固沙作用,常形成沙堆,例如小果白刺能形成较大的沙堆。

这种沙堆形成了地形上的崎岖度,这就给很多动物提供了隐蔽、背阴的场所,蛇、啮齿类、食虫类、沙蜥和甲虫都会在里面栖居,显然亚洲野猫也会利用这种崎岖度来进行捕猎。

500

亚洲野猫会在白刺属植物形成的沙堆上活动并做标记

500

棕尾鵟也出现在亚洲野猫标记的沙堆上

原生的白刺显然是亚洲野猫所喜爱和熟悉的植被。

根据世界各地对亚洲野猫生境的总结来看,这种猫习惯于选择沙漠环境里近水的有植被覆盖的环境。

它们的巢穴往往在胡杨、梭梭等高大植物根部的洞穴或倒木的缝隙里,它们借助植被隐蔽自己,并捕捉沙漠里的猎物:沙鼠、野兔、鸟类、蜥蜴等。

500

三趾心颅跳鼠

在中国很多地方,沙漠这样的坏角色往往是被治理的对象。不过有趣的是,治沙采取的方式往往是种梭梭,而长大后的梭梭林又会成为沙鼠、亚洲野猫等动物的栖息地。

但糟糕的是:梭梭林要长到能成为这些动物的家园需要不少年,而且这期间还得雨水丰沛,或者人工保持浇灌,否则它们不会像在南方山里种树,你种上了它总会长。

我现在还不了解新种的梭梭林和旧有沙漠生境的关系,也不知道人类过去曾经破坏了多少原生的沙冬青林、胡杨林、梭梭林,自然也无从知道过去曾经有多少亚洲野猫。

500

临泽沙漠里的梭梭林 ©小小崔

我总结了一下上面提到的这些亚洲野猫分布信息,并且和中国的沙漠分布对照了一下。

中国有8个主要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准噶尔盆地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库木塔格沙漠、柴达木盆地沙漠、库布齐沙漠、乌兰布和沙漠。

500

中国西北沙漠分布 图片来源:星球研究所

对照后我发现,这些野猫信息正好和沙漠的分布相对应:

500

其中柴达木盆地沙漠是中国海拔最高的沙漠,最低处为2500米。而亚洲野猫的分布最高海拔记录为3000米(未查到记录来源),但总体为中低海拔分布的物种。

柴达木盆地与北部的库木塔格沙漠、西部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为阿尔金山所隔断,很有可能阻断了亚洲野猫进入柴达木盆地,因此青海可能没有亚洲野猫的分布,但这一点目前并不能完全肯定。

位于八大沙漠最东部的库布齐沙漠可能是有亚洲野猫分布的,只是由于现在缺乏调查记录因此尚属空白,因为北部的乌兰布和沙漠(内蒙古乌拉特后旗)里,有一个确认的亚洲野猫记录。

500

新疆塔里木盆地,亚洲野猫躲在柽柳树下。塔里木盆地也是亚洲野猫的大型分布区(可戳:新疆塔里木盆地,亚洲野猫住在树洞里) 引自:DOI:10.4236/oje.2013.38063

在写这篇推文的时候我跟西锐进行了一些交流,发现亚洲野猫在南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周边属于常见的物种,在北疆也有一些广布的记录。显然新疆是亚洲野猫在中国最主要的分布区。

阿尔金山和祁连山构建的高墙阻碍了亚洲野猫往青海迈进,但它们沿着沙漠一直向东,进入了甘肃、内蒙以及可能的宁夏栖息地。

但这些省份已经属于这个物种的边缘分布,它们的信息分散而罕见。

500

近年来亚洲野猫的记录位置

下一步的正经工作应该是多搜集一些分布数据,然后用Maxent之类的数学模型去做一下亚洲野猫在中国的分布预测。

鉴于这种猫与沙漠和旱生植物的特殊关系,显然IUCN的分布图高估了它的分布范围,现在的技术完全有能力做出更加精细的分布图出来。

不过有些野外发生的事儿更有意思一些。

比如我们在张掖发现,兔狲和野猫虽然近在咫尺,但这两种生态位接近的小猫却选择了迥然不同的两种生境(当然兔狲适应力更强一些,它们偶尔出现在有野猫的沙漠里,反之我们并没有发现野猫出现在兔狲占据优势的荒漠里)。

500

兔狲和亚洲野猫选择了截然不同的生境(红圈代表兔狲,黄圈代表亚洲野猫)

显然这种选择并不是因为亚洲野猫打不过兔狲,因为兔狲体型更小一些。那么为什么亚洲野猫就坚决不肯往荒漠方向稍微走一点呢?如果它们进入荒漠区,可利用的环境面积就会大很多。

我们还发现,虽然兔狲典型栖息地里的老鼠洞更多,但是安装在沙漠里的相机却在沙冬青和梭梭的林子里拍到了次数更多的老鼠,包括沙鼠、跳鼠和其他一些老鼠。

500

沙鼠

500

小五趾跳鼠

一些资料显示,亚洲野猫喜欢捕捉塔里木兔,沙漠里的蒙古兔也不少。我们不知道是荒漠和沙漠里老鼠的数量天然就不同,还是这是灭鼠后的结果?

500

沙漠里也有蒙古兔

食物、降水、竞争……总有一些原因让这些干旱之地的小猫在微生境上做出自己的选择,这种选择的发生可追溯到十万年前甚至更加久远的岁月,但我们今天居然还并不知道。

对于甘肃、内蒙古、宁夏等地的亚洲野猫来说,很不幸的是它们的生境比兔狲还面临更多的威胁。

500

兔狲也出现在临泽沙化区

沙漠治理一直是一个我不大明白的事儿。为啥不去治理森林、草原、湿地(当然开发利用不少),却要去治理沙漠这样一种原生的环境呢?想必是因为不治理就没法利用它,比如种庄稼。

人类总是在扩张,农业是增加人类种群数量的基础,种地就要有耕地,沙地显然是不好的。在武威北部,我们看到不少地方治沙后种上了玉米,村子也搬过来了。当地已经很难打听到野猫的消息,村子边上我们只能看到家猫在游荡。

亚洲野猫并不会进入真正的寸草不生的沙漠,它们主要依靠沙漠边缘长有植被的沙地和绿洲生活,而这些地方则可能被开发利用为农田或人类聚集地,这使得亚洲野猫的栖息地受到明显侵袭。

而治沙是否真的能造就亚洲野猫的栖息地,或者在多久的时间尺度上能够完成治沙-生物多样性的功能转变,则还没有成熟的研究。

在中国整个野猫分布区,我们都能看到明显带有亚洲野猫特征的家猫,或者游荡在外面长得像家猫的“野猫”,这种杂交体现得比荒漠猫更加明显。

在临泽,我们拍到的几只亚洲野猫里,有一只身上的斑点令人不安地连成不明显的条纹。世界上所有分布区的典型亚洲野猫都是斑点猫,因此中国东部分布区里出现的这些可疑的条纹野猫就很让人担心:如果它们不是原本就长成这样,那么就是已经和家猫有了广泛的杂交。

500

这只野猫身上的斑点几乎连成条纹

针对荒漠兔狲的栖息地问题:新能源建设的影响,我们正在同中科院动物所的肖治术老师合作开展研究,希望能够提出荒漠新能源开发的环境评估标准,以此来推动荒漠栖息地的保护。

而对于亚洲野猫,我现在还感觉很无力:我们有什么办法能阻止人类和小野猫去争夺沙漠绿洲、并让家猫逐渐清洗亚洲野猫那纯净的斑点呢?

很可能几十年后,我们就只能在沙漠边缘看到游荡的带有亚洲野猫血统的流浪猫,它们身上只有狸花猫的条纹,却没有如点缀着玛瑙的沙漠一般的毛皮了。

500

同位点拍到的另外一只野猫,身上有着清晰的斑点

物种保护的悲哀之处在于:我们总是看着人类只用几十年便迫使一种进化了数万年的物种走向消亡,而对这个过程还确信无疑。

所以不妨想点开心的事情:既然它们还在,那我们下次就得想法子多拍几只!说拍就拍,只要疫情不捣乱,我们十月底就再去张掖!

我不知道今年新出的《中国大猫》这本书大家买了没有。如果还没买我建议最好买一下,那里面我写了不少关于中国野生猫科动物的事儿,其中也有关于亚洲野猫的。

西北小猫研究与保护项目由猫盟和中科院动物所肖治术团队、北京大学罗述金团队合作开展,猫盟的活动经费由月捐提供支持。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