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倒卖iphone14亏钱,大家为什么这么高兴?

文:蔡垒磊

1

据说这波黄牛砸手里了。

千算万算,算不到倒卖iphone14都能亏钱。

群众一阵幸灾乐祸,大呼:亏死这帮孙子!

为什么大家这么痛恨黄牛?因为多数人都有由于黄牛的存在而不得不花高价购买东西的经历。

专家号、火车票、演唱会的位子、限量款的公仔、网红奶茶……还有苹果手机,可以说有抢购的地方就有黄牛。

那为什么有抢购就有黄牛?

供小于求。

只有供小于求,黄牛才能存在。如果供大于求呢?正价能买到的东西,你还去找黄牛买,这不纯纯大冤种么?所以是不可能的。

那有人会说,苹果手机不也无限供应的么?对,可“比别人更早拿到新机”这个细分领域在初期是供远小于求的。所以黄牛还是可以在大家可以大批量购买到之前,先赚这部分人的钱。

2

乍一看,黄牛扰乱了正常的价格体系,让一件原本更便宜的东西变得更贵了,所以大家恨他们。

但其实你想一下,如果一件原本更便宜的东西会变得更贵,说明什么道理?说明原本的价格太便宜了,便宜到大家都想要,所以黄牛加了价还是有人买——如果黄牛加了价没人买,那就让黄牛去亏损不好么?就像这次的iphone14,大家就乐了。

既然大家都认为太便宜了,有便宜可占,那如果没有黄牛,大家为什么会认为能买到的人是自己呢?

我们加价从黄牛手中买到的很多东西,恰恰是以在这个价位上,无数人的放弃为前提的。你加的这个差价,不是黄牛的黑心价,而是排在你前面的无数人的放弃价。

就跟拍卖似的,你每一次的获得,都是多加了逼别人退场的价格。这里没有黄牛,或许就你们两个人,只要是藏品就一件,你们也会不停地加。

3

那有人说,咱就不能不加价吗?

筛选需求有两个方法:一是完全随机或亲自排队,总之是大家心目中的公平;二是看谁愿意付出更多代价。

第一种方法,会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而且需求紧急程度完全无法得到反映。举个例子,病人都快死了,千里迢迢求医,可某专家只有一个,要排到需要2个月后,然排在前面的全是感冒发烧之类的小毛病。想加价?不行不行,要绝对公平,你必须自己排队,然后付出远大于加价的2个月食宿费用,最后病人死了,很遗憾,但这不关我的事。

第二种方法,需求紧急程度得到了体现,你快死了总愿意付出更大代价吧?几千块一个号那也就几千啊。至于你好了之后越想越气想反悔这是另一回事,在那个当口,你总愿意遇到黄牛吧?

但有些人说,这也没法筛选需求的紧急程度,因为每个人的资金实力不同。你有钱,对你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但对我来说这点钱很重要,所以你愿意我不愿意,就代表你的需求更紧急?

质疑得对。

可怎么办呢?按照每个人的资金比例去看需求的紧急程度?我怎么能知道你有多少钱呢?我不知道你有多少钱,我怎么判断你愿意付出的钱,占你的比例是多少呢?

退一万步,就算能知道,那人为什么要赚钱?如果看一次病,谁能看上用“谁愿意出的钱占自己的资产比例高”来筛选,那富人每一次都是天价,穷人每一次都接近0价,谁还赚钱?反正一有供不应求的时候,我没钱就次次都能抢到,因为我只有1块钱都给你,代表我的需求更紧迫啊,于是我就能什么东西都接近免费拿?你是商家、是医院,你干吗?

没有细想过才会这样思考,其实实操起来是很荒谬的。

4

有些解并不是没有漏洞的解,而是相对更优的解,这世上平凡人多,大致上没有数量级差距的人多。

很多方案的不完美,不是说“为什么不改进”,而是由于其他方案的更不完美。

黄牛,是在为自己对供给曲线的判断买单。

他们并不是所谓的吸血鬼——那些不允许代买、弄虚作假用假身份证的等等,是另一回事,违法是违法,违规是违规,但只要不违法不违规,单论他们做的事情本身并没有问题。

黄牛一旦判断失误,也很容易亏损,就像今年的iphone14。所以他们作为多样化的市场角色参与其中,是市场正常价格的“发现器”。

我听说还有用户加价了1000多卖给了黄牛,最后市场下滑,从黄牛手里加价100买过来的。

大家纷纷鼓掌说这是“反向收割”。

可这不就是黄牛做的事情么?怎么身份一换就变“正义”了?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武侠片里,魔教中人用暗器,肯定是卑鄙无耻,而正道中人就什么招都可以用,因为“对付这种魔教妖人,不必跟他们讲什么江湖规矩”。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