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槟榔的机会只剩一个了

作者:波旁斯基 微信公众号: 老斯基财经

500

  

  钱没了,可以再赚;良心没了,可以赚很多钱。

  

500

  2019年6月的时候,有家叫海印股份(000861.SZ)的上市公司发了份公告,透露了非洲猪瘟预防疫苗的好消息。

  公告里说,一位叫许启太的教授带领团队,成功研制了一款叫“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产品,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预防。

  海印股份打算和许启太团队投资合作,给猪瘟疫苗投产做准备。

  当时,因为猪瘟病毒大面积蔓延,国内数十万的生猪被扑杀,酿成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猪肉价格飙涨,一度改变了老百姓餐桌的格局。

  如果能有疫苗相救,不计其数的二师兄就能幸免于难。因此资本市场闻声而动,大家都称赞这位研制疫苗的许启太教授是:

  猴子派来的救兵。

  但一片欢声中也有人质疑,非洲猪瘟在全世界都传了100年了,至今都没找到有效疫苗,怎么到了咱们这里,这个瘟神就遇上了克星?

500

  当时,有好事的媒体专门跑到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系统去查询,一时没发现预防猪瘟的“今珠多糖注射液”专利。

  倒是许启太教授名下,有不少专利都和槟榔有关,既有槟榔口香糖、槟榔炭烧咖啡,也有槟榔化妆品、槟榔纤维枕头。

  甚至还有一种名为“槟酚香烟”的高级货。

  斯基总听人说:槟榔配烟,法力无边。

  都说了是猴子派来的救兵,那能是一般的神仙吗?

  

500

  海印股份的这个公告很快就把监管层给招来了,除了深交所的问询函,农业农村部更是亲自下场辟谣,说尚未受理任何针对非洲猪瘟的疫苗。

  没几天海印股份又跑出来解释,原来那份公告表述有误,把非洲猪瘟防治“注射液”错写成“疫苗”。

  前有康美药业300亿“微小误差”,后有海印股份发公告“无心笔误”。这些上市公司的严谨程度,怎么还不如咱们呢。

  事后,海印股份如愿收到了监管罚单,投资者索赔也随之启动,这件事还被当成“蹭热点、炒概念”的反面典型,写入证监会的案例里面。

  但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一个研究槟榔的专家,会成为猪瘟病毒防治的牵头人?

  有媒体调查发现,这位差点“制服”非洲猪瘟的许启太,也曾用名“许启泰”,当过河南大学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海南当地媒体的说法是,许教授是一次偶然邂逅了槟榔,此后便辞去了大学职务,“下海”来琼,专门从事槟榔系列保健食品开发。

  一名河南大学的教授,漂洋过海来到海南,把槟榔当作了自己奉献一生的事业。

  大家都说槟榔这东西容易上头成瘾,斯基没吃过,但看许教授的表现,是有那么点意思了。

  有知情人跟媒体透露,许教授在湖南考察时发现,当地人认为嚼食槟榔可以避免瘟疫邪气。

  受此启发,许教授将多年的槟榔研究,与控制猪瘟疫情联系了起来。

  韭菜斯基说,既然如此,还费那么大劲儿研究什么疫苗。

  干嘛不直接给猪嚼槟榔,让猪也快活快活。

  

500

  这其实不是许教授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早在2013年的时候,一篇名为《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的雄文迅速流传,文章用真实的笔触,记录了那些因为嚼槟榔罹患口腔癌的患者。

  这些人不得不通过手术,切掉脸颊、下颚、牙床甚至淋巴和食道,变成面目全非的“鬼怪”。

  与此同时,央视新闻频道也做了“槟榔致癌”的专题报道,抛出了“槟榔为一级致癌物”“患口腔癌的60%与吃槟榔有关”等结论。

500

  这场风波直接导致当时槟榔价格暴跌,海南、湖南两个槟榔大省承受了数十亿的经济损失。

  严重的时候,湖南全省有约3万槟榔工人处于歇业状态。有工人声称要联合起来:

  找他们讨个说法。

  但有意思的是,没过两个月,央视二套《经济信息联播》又跑到了“槟榔之乡”海南万宁,把镜头对准了当地槟榔种植农户。

  镜头里,眼看槟榔青果丰收却大量滞销,农户个个愁容满面。当地领导对着摄像机也毫不客气地批评,说“单纯地片面地将槟榔妖魔化”:

  是对槟榔产业、230万槟榔农民、30万槟榔粗加工户,不负责任的做法。

  这期节目专门用了很大篇幅,讨论了槟榔中含有的槟榔碱,到底是不是口腔癌的元凶。

500

  在专家访谈中,当时还担任河南大学药学院院长的许启泰出镜发言,他提到,如果槟榔碱是致癌的话,它不应该仅仅是口腔癌。

  因为它被吸收了,应该是胃癌、肠癌、肝癌,都有可能。

  因此,许教授得出的结论是:“槟榔致癌”并非成分致癌。

  而是在应用的过程当中,不是太恰当,造成这种不安全性。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那些爱嚼槟榔的人之所以患上口腔癌,是因为:

  要么做法不对,要么吃法不对

  

500

  槟榔专家许教授在和上市公司搞合作的时候,《武汉晚报》刊发了一篇报道,讲了另一位研究了大半辈子槟榔的专家翦新春。

  翦新春是湖南省口腔医学会会长,国内第一个发现槟榔与口腔癌关联的学者,和槟榔斗了几十年,大家都叫他“医学斗士”。

500

  据翦大夫透露,他和同事长期宣传“槟榔致癌”时,曾遭遇过“80万买你的人头”的恐吓。对此翦表示理解:

  毕竟那么大块蛋糕被我动了。

  也有报道提到,北京的医学教授和湖南长沙的同行做交流,长沙的医生们都暗暗请求他们多帮忙宣传槟榔的危害。因为:

  在北京,天高地远,那些槟榔企业还够不着。

  自2003年世卫组织将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以来,每隔一段时间,槟榔都会陷入风波之中。

500

  行业的禁令一条接着一条,反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但围绕槟榔产业的攻守双方,却呈现出一种“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默契。

  厦门1996年就下了“禁令”,彻底禁止槟榔产销和食用,但生活在厦门的人,仍能看见槟榔。


  在多国已经将槟榔认定为毒品或立法禁售的时候,湖南仍然在推动槟榔列入“药食同源”目录,还在争取通过立法确定槟榔为“地方特色产品”。

  2017年,原食药监总局将槟榔果列为一级致癌物。可就在同一年,湘潭发布了支持槟榔产业的文件,要确保槟榔产业销售“3年300亿,5年500亿”的目标。

  在有关部门叫停电视节目宣传槟榔之后,有关槟榔的广告仍然在年轻人喜欢的网络综艺上高频露脸。

  为了让年轻人接受,厂家甚至还贴心地往槟榔里加枸杞和益生菌。

500

  一篇权威杂志的论文里有个预测,说到2030年,使用槟榔的副作用造成的医疗负担,将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

  大大抵消槟榔产业带来的经济效益。

  韭菜斯基说,不能这么考虑问题:

  钱没了,可以再赚;良心没了,可以赚很多钱。

500

  

500

  这段时间,浙江、四川等地禁售槟榔的消息又成了大家热议的话题。这次大家都说,到了埋葬槟榔产业的决战时刻了。

  这个当口,海南省槟榔协会发布了一份《近年海南槟榔产业发展情况通告》,详细阐述了海南种植槟榔的悠久历史、近年来海南发力槟榔深加工做出的努力。

  文件特别提到:中国槟榔、海南槟榔与湖南槟榔,是3个不同的概念。

  大家对槟榔谈虎色变,是把这3个概念弄混淆了。

500

  要斯基说,无论是海南槟榔,还是湖南槟榔,都没有摸清楚问题的根源。

  槟榔产业带来的利润,被你们拿走,引发的口腔疾病,是要进医保全民承担。

  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韭菜斯基说,事到如今,留给槟榔行业自救的办法可能只剩一个了:

  申请加入烟草业协会。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波旁斯基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