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公难,编制难,这个问题是你死后都解决不了的

  现在有个词叫上岸,指的是顺利通过考研或者考公。

  回想起诸多80后、95前的小伙伴,小时候应该听过一个当时更流行的词,叫做下海。

  历史就是这么吊诡,当初拼命跑出去,现在削尖了脑袋要回去。

  当身价不菲的国足队长郑智也选择去大学做老师。

  真如华尔兹的舞步,扭着扭着又回来了。

  各行各业都在卷,考编制这个问题上,应该是巨能卷。

500

  卷又卷不动,躺又躺不平,很多年轻人不由得感叹,宇宙的尽头是编制。

  不过特别提醒你,人死为鬼,到了那边,尽头一样是编制。那边可能比人间还要卷。

  01

  冥府出现在什么时候

500

  在堂堂中华,天庭、人间、冥府的业务泾渭分明,却又你中有我。

  因此,管理制度也在不断交流中,共同造就了大中华大一统式的职业文官体制。

  但一个问题是,冥府是何时出现的呢?

  可能有人会说,《封神榜》中东岳泰山齐仁大帝黄飞虎总管天地人间吉凶祸福,执掌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狱。

500

  《封神榜之武王伐纣》中的黄飞虎

  但不要忘了,黄飞虎是天庭敕封的神仙,他承担部分地府职责应当是暂时托管。

  这绝不是虚言。

  《史记》记载,春秋时期,晋献公的太子申生,因为被骊姬陷害,最终自杀身亡。

  申生应该死得冤枉,胸中一直有口气。

  某一年秋天,晋国大臣狐突遇见了申生的鬼魂。申生让他一起乘车,并且说道:“夷吾无礼,余得请于帝矣。将以晋畀秦,秦将祀余。”

500

  《东周列国·春秋篇》中的申生

  申生准备向天帝请求,把整个晋国送给秦国,秦国将祭祀他。

  抛开申生的政治立场 ,这时候并不存在专门的冥府,申生有冤情需要直接面陈天帝。

  这说明,即便有了黄飞虎在泰山的办公室,涉及冥府有关事物,都是由天帝直接下旨处理。

  如果事事都要麻烦天帝,这好比普通百姓丢了只猪,也要上金銮殿跟皇帝告状,这种管理方式肯定是有问题的。

  所以,在汉朝的时候,有了专职冥府。

  冯梦龙《喻世明言》记载了“闹阴司司马貌断狱”的故事。

  汉灵帝时期,有一个叫张狂的年轻人司马貌,有一次他喝多了,就写了一首诗叫《怨词》,诗文大概意思是:我若做阎王,事事皆更正。

500

  《新三国》中的司马懿,司马貌转生后成了司马懿

  狂得惊动了玉皇大帝,玉帝勃然大怒,要直接处决了这个年轻人。

  好在太白金星冷静,跟玉帝建议,既然他想做阎王,那就让他试试看。

  司马貌审理的第一桩案件就是汉高祖刘邦的冤杀案。

500

  《楚汉传奇》中的萧何&韩信

  由于韩信没有反叛,却被冤杀,吕后直接动手,刘邦默许。

  所以,司马貌就判韩信转世为曹操,刘邦转世为汉献帝,吕后转世为伏皇后。

  曹操一辈子欺负汉献帝,但始终没称帝,彰显韩信本就没有反叛之心;

  伏皇后被曹操千磨百难,用红罗勒死宫中,报的是韩信在长乐宫被吕后杀死之仇。

  至于萧何,对韩信有恩,又出卖了韩信。萧何转世为杨修,聪明盖世,悟性绝人,但因识破曹操之事被杀,偿还前世杀韩信之仇。

  如此有模有样,代表着汉代出现了正式的地府。

  02冥府编制的扩张

500

  虽然东汉出现了冥府,但可能是草创初期,人手不足。冥府的很多业务,依旧是天庭兼管。

  比如,《三国演义》中记载,管辂为了给少年赵颜续命,让赵颜给两位老人摆酒送肉,吃人嘴短的两位老人,最后把赵颜的寿命由十九改为九十九。

500

  图片出自《军师联盟》

  管辂回头跟少年说:“穿白袍的老人是北斗,注死(改命);穿红袍的是南斗,注生。”

  到了魏晋南北朝,冥府的编制急速扩张。但由于人间科举制尚没有出现,没有借鉴案例,冥府招聘公务员有点简单粗暴,直接从生人(活着的人)中间选拔。

  《幽明录》中,衡阳太守王矩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被冥府征召为司命主簿。

  隋唐时期,冥府更多的岗位向人间开放,不过有了审核环节。

  《稽神录》卷一记载,冥府征召陆洎前往阴司就职,任命书是这样写的:“洎三世为人,皆行慈孝,功成业就,宜受此官。可封阳明府侍郎,判九州都监事。来年九月十七日,本府上事。”

  陆洎之所以得到征召,是因为他“三世为人,皆行慈孝,功成业就,宜受此官”。不仅要查个人的前世三代,还要考察其品行与功业,非常严格了。

500

  《包青天》中的包拯,日审阳间,夜断阴司

  只是,这很容易引起人间帝王的不快。

  朝廷养士多年,培养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才殊为不易,冥府应该给这些人增加寿命,让他们更好地为朝廷效力才是。

  怎么跟学成大和尚一样,忽悠奥林匹克数学冠军去出家呢?

  更何况,冥府征召的还不止官员,连能工巧匠都不放过。

  《太平广记》卷三百二十四,石秀之手艺好被冥府征召,这人嘴巴不住门,多说了一句:“止能造车,制杭不及高平刘儒。”刘儒当时是历阳郡丞,数旬而殁。

  长期以鬼事害人事肯定不行,人间开始了对冥府的反击,也导致了冥府编制的内卷化时代。

  03冥府编制的高度内卷——畜生也来竞争

500

  冥府无需向人间证明征召的合法性,让人间帝王意识到,这是个政治问题。

  长此以往,朝廷在人们心中的威信还不如冥府。

  所以,一些文人士大夫如狄仁杰、李德裕在朝廷的支持下,都曾经捣毁许多民间的神庙,也就是说,朝廷不认可的冥府官员,无权私自征召生人前往阴司任职。

500

  《神探狄仁杰》中的狄公

  然后,人间帝王再采取赐额的方式,由朝廷给予编制。


​  北宋初年就开始清退不合格的城隍神,到宋徽宗时,确立了对诸祠庙的给告、赐额、降敕制度,也就是形成了城隍编制的基本规则。

  宋代以后,对于冥界日常事务的管理,主要由各地城隍神及土地神负责,而城隍、土地编制的完善,到明太祖朱元璋时期,彻底完备。洪武二年、三年,朱元璋分别下旨对城隍制度进行改革。

500

  《洪武大案》中的朱元璋

  此后,城隍庙迎来了迎来了大发展,成为冥府官制中最为重要也最为庞大的官僚机构。

  对于人间的反应,冥府应该是默认的,因为冥府连铸币权都没有,全靠人间烧纸钱供应。

  表面看,人活着害怕冥府,但放大格局看,冥府在和人间较量的过程中,始终处于弱势地位。

  毕竟,有人才会有鬼。惹恼了人间的皇帝,禁止百姓烧纸钱,你冥府还怎么玩?

  由于城隍这类官职被人间帝王限定,所以是定额的,但大中华即便发生过动乱,人口还是稳步增长的,相应地死人也会变多。

500

  中国最大的城隍庙——山西长治城隍庙

  但是,冥府业务量的增大与版图扩张、加设城隍这种职务不成正比。

  这就导致了冥府职位,僧多粥少的局面。

  《子不语》卷八就描述了一个土地公升职城隍的难度。

  次日,具牺牲牢祭之,又梦顾来谢曰:“人得一饱,可耐三日;鬼得一饱,可耐一年。我受君恩,可挨到阴司大计,望荐卓异矣。”张问:“如此清官,何以不即升城隍?”曰:“解应酬者,可望格外超升;做清官者,只好大计卓荐。”

500

  《西游记》中的土地

  土地神,因为官职低微,且不愿“擅受鬼词,滥作威福”,生活清苦,同时不逢迎上司,升职城隍也很困难。已经暗示了冥官编制及KPI考核的种种弊端。

  更有甚者,因为待业干部太多,造成一地有两位土地神的荒谬情形:

  某天官见一谒选者短而髯,曰:“此土地也。”此人归,暴死,赴部土地任。而其地已有土地,不纳,相闹。夜复见梦于天官曰:“天曹一语,宜已除注,第赴任无所,奈何?”天官讶然,知己有是语,而不虞以死授也。命于承发科,另立土地庙。至今吏部有二土地,而此独灵显。(《耳谈》卷十四“吏部二土地”)

  不知是否因为编制越来越紧张,在冥官的征召过程中,出现了笔试和面试的情形:

  《聊斋志异》卷一“考城隍”中,宋焘被香车宝马接去考试,他本身还疑虑,朝廷并没有召开科举,但仍然被强行带到考场。当宋焘文章写成后,冥府的官员交口称赞,对他说:“河南缺一城隍,君称其职。”

500

  《新聊斋志异》中的书生形象

  更加严重的是,参与冥官职务竞争的不仅有生人,还有精怪,特别是狐狸精。在明清时期,随着狐族的强势崛起,他们参与冥府管理、争取冥界权力的愿望愈发不可遏制,而冥府对于冥官职位又采取兼容并包的态度,因此竞争愈发激烈:

  《洞灵续志》卷五“狐大太爷”透露,大内诸狐以端门仙狐领之,称狐大太爷。其在保定者曰二太爷,在天津者曰三太爷,皆曾受封锡。

  狐狸精大太爷在皇城,二太爷在保定,三太爷在天津。仔细想想,倒与军机处、直隶总督、北洋水师学堂三个重要机构的所在合拍。

500

  《新聊斋志异》中的陆判

  晚清最重要的中枢机构,其地下安保工作竟然全由狐狸精执掌,完全纳入了冥府的官僚体系。比起明代皇帝出巡,狐狸精需要回避的情形,地位有了极大的变化。

  而且,人与狐之间产生冲突和矛盾后,冥府一般会选择让狐族的判官来断案,端的是可恨!

  《萤窗异草》中,新城有个年轻的县吏员叫杜悟,每到夜里就会梦见美女与他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其实,梦中的美女是狐狸精所变。长此下去,杜悟亏了身子。迷迷糊糊中到了冥府,遇见了同乡人死后做判官的。两人交谈完,这个判官却说,这事情还得去求狐判官。

500

  《聊斋奇女子》中的辛十四娘

  这则故事的有趣之处是冥府给予狐族治外法权。但这一职位的设定,显然也是占据了冥府的编制。人死后,在那边想弄个编制,比活着的时候更难。

  04结语

500

  

  比起阳间考公,冥府征召冥官时,对于公正、公平、公开原则执行得更好,但编制问题同样是死结,与阳间一样棘手。

  只是可怜的我们想不到,活着为编制绞尽脑汁,死了仍然不得安生。

  一个血淋淋的现实是,想上岸得有岸。

  政府本身运作来自于税收,自身不能产出,所以经济形势的下行,必须要认识到,即便有了编制也未必就是上岸。

  当然了,还是要祝那些想上岸的孩子们都能上岸,哪怕心里感觉上岸也是好的。

  参考资料:

  有鬼君《冥府的尽头也是编制》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