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称“人人都是班干部”是一种“教育的智慧和善意” ,我来唱个反调吧

据央视网报道,四川宜宾一位小学二年级班主任为班里的51名学生设置了53个班干部岗位。其中既有班长、学习委员等传统职务,也有灯长、饮水机长、前门管理员、后门管理员等创新岗位。“编制”数多于人数的安排,意味着班里的每个学生“大小都是个干部”。

500

这则新闻下的评论区里,有家长说孩子被老师任命为“光明使者”,一打听原来是负责班里开关灯的;有人经验丰富,知道在学校里负责擦黑板的“黑板长”要竞争上岗;有人回忆起自己上小学时当了6年“钥匙长”,只因家离学校特别近……班干部存在于多数人学生时代的记忆中,只不过彼时受名额限制等因素影响,能当上班干部的往往是学习好、能力强的少部分学生,不少人连小组长都没当过。

让人人都成为班干部,其实不算新鲜事——2020年,四川达州宣汉县某中学的一个班级就因为62名学生都是班干部而走红网络;在一些幼儿园里,从“洗手小组长”到“喝水小组长”再到“吃饭小组长”,可谓每个小朋友都有岗位……

有人觉得这是在迎合和助长“官本位”意识,但大多数人并不赞同这种观点。

每个孩子的天赋、能力不同,如果能让他们在合适的岗位上发挥自身优势,让更多人看到他们的闪光点,无疑有助于其自信心的建立和上进心的培养。

事实上,上述新闻中的大多数班干部与其说是“官”,不如说是班级某项事务的承担者、服务者。给每个孩子安排具体职务,不仅能调动他们参与班级管理的积极性,而且能让他们学会担当、懂得责任。

班级的事,事事有人管;班级的人,人人有事做。对孩子而言,学校和班级犹如一个小型社会,让他们担任班干部,可以促进这个小“社会”正常、良好运转,还可以帮他们找到自己的立足点,进而获得一种归属感和被需要的感觉。就像一位家长留言所说,某天担任灯长的儿子迟到了,老师和同学都没有开灯,“孩子回家后说从没觉得自己如此重要过”。

看罢这则新闻,不少网友对当事班主任的巧思和善意给予赞赏,也有人回忆起昔日老师对自己的影响。近年来,有关好老师的新闻不时见诸媒体——有老师给全班每个同学写下独一份的期末评语,并在开头配上了与孩子名字相关的成语;有老师用表情包、幽默的话等“花式”批改学生作业,让网友心生羡慕;有老师在晚霞出现、初雪落下时,在课堂上邀学生一同感受自然之美……“最走心的评语”“最浪漫的教育”,老师们的教学方式、态度各不相同,但其中包含的智慧与爱并无二致。

教育从不只是知识的传授,更是对一个人一生的塑造与滋养。当一个孩子在担任“灯长”的过程中有了责任意识、找到了自我价值,其成年后很可能会将这份责任感投入到工作中,有更多担当和作为;一个少年若曾在课堂上与同学、老师共赏晚霞,未来人生中纵有无数俗事缠身,其或许都会努力为自己在心底留存一片纯净空间……从这个角度看,遇上好老师,不仅是学生之幸,也是社会之幸。

古往今来,教育理论、流派数不胜数,根基不外乎“用心”二字。德国哲学家奥根·赫立格尔曾说,老师教育学生应该以心传心,就像以一根蜡烛点燃另一根蜡烛。希望能有更多用心的老师涌现,为更多的学生点亮心灯、照亮人生。

说真的,看完上面这则新闻,这次我来唱个反调吧。

我不大理解“人人都是班干部”有多少“智慧”和“善意”,我倒是怀疑,这是不是有点不大尊重小学生的“智慧”。51名学生的班级设置53个班干部岗位,人人都是班干部。但班干部和班干部能一样吗?班长和灯长能一样吗?同学和老师对两位的态度真的能完全一样吗?小学生就看不出区别了吗?

当然,《工人日报》的评论员也明白这区别,整篇评论都在往回找补,说:

班级的事,事事有人管;班级的人,人人有事做。对孩子而言,学校和班级犹如一个小型社会,让他们担任班干部,可以促进这个小“社会”正常、良好运转,还可以帮他们找到自己的立足点,进而获得一种归属感和被需要的感觉。就像一位家长留言所说,某天担任灯长的儿子迟到了,老师和同学都没有开灯,“孩子回家后说从没觉得自己如此重要过”。

前面的评论先不说,后面的例子实在太“教条”了吧。为了体现灯长的重要性,灯长迟到,其他同学就不能去开灯了?要是灯长请假或者逃学,全班同学就得“黑灯瞎火”地过一天了?如果班里有同学想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要去开灯,老师是否要因为灯长的“被需要”,去阻止他开灯?

我还在想,如果灯只有灯长才能开关,那灯长是不是还得每天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换我,我肯定不愿意当灯长,我不想“被需要”,我想“上学前多睡会,放学后多玩会”。

如果想“扣大帽子”,我甚至可以说,这是在诱导学生“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是在削弱学生的“集体主义”意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