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家族群里转了这篇《不想当公务员的日本年轻人》,然后就被“教育”了

虽然我才大二,但是家里已经让我准备准备考公了,在爸妈的各种鸡汤文下,我也顺手转了篇《不想当公务员的日本年轻人》,结果就被一顿“教育”了...

这是那篇原文:

新冠疫情对日本经济造成的影响深远,但日本人并未热衷于公务员的“铁饭碗”。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的最终录取人数为8156人,为2012年以来最多的一次。但报考人数却呈现下降趋势,公务员需求缺口继续扩大。

日媒分析称,公务员报考人员的减少,或来自其恶劣的职场环境,尤其是今年来加班严重,面临“过劳死”威胁。

500

日本公务员/《日本时报》

24岁日本女孩山口美子此前在日本司法部当过两年国家公务员,“我以为能5点准时下班,现实是大家都得加班到深夜。我每天只能睡3小时,午饭时间也很短,想去厕所也得问上司。”

“上夜班很痛苦,太累了。”27岁的伊藤佳对九派新闻表示,她在毕业时报考了公务员,但工作比她想象得要辛苦,她已经辞职。

不论在哪个国家,人们考公务员都有相似原因,那就是稳定。

22岁的日本大学生谷口惠考上了地方公务员,将于明年4月入职。她告诉九派新闻,当上公务员后,她不用担心失业,“因为疫情,现在很多航空公司的员工被裁。但经济形势再差,我们也不会被裁员。”

【1】考公务员是因为稳定

近代日本明治维新后,重新理解了西方的“文官制度”概念,1901年,明治国会在《刑法修正案》中提出,因典礼、法务、官务等而从事公务的议员及相关职员,称为“公务员”。

目前日本公务员有两类,一类是国家公务员,约有60万人,其中包含24万“自卫官”(自卫队是日本最主要的武装力量,自卫队的成员一律称自卫官);一类是地方公务员,大约295万人。

首相、外相、官房长官,以及国会议员等官员,都是国家公务员。各地的地方官员,如东京都和大阪府的知事,为地方公务员。

500

日本公务员备考书籍/谷口惠 

22岁的日本大学生谷口惠考上了地方公务员,她将于明年4月在入职川崎市役所,负责行政事务。不论在哪个国家,一个人考公务员,都有相似原因,那就是稳定。

谷口惠告诉九派新闻,当上公务员后,她不用担心失业,“因为疫情,现在很多航空公司的员工被裁。但经济形势再差,我们也不会被裁员,除非我们违法犯罪、背叛国家。”她的工作将与人权、性别平等相关,她希望能为反性别和种族歧视做出贡献,“很多外国人移民来日本后,遭遇种族歧视,政府需要立法做出改变”。

与地方公务员相比,国家公务员薪水更高,更能出人头地。日本国家公务员,只有中央机关课长以上的公务员,才会被认为是官僚。“官僚”在日本并没有贬义,只是一种中性称呼。日本国家公务员要成为官僚并不容易,他们最忙的时候,一般与国会有关,特别是国会要通过新法案的时候。

日本过劳死的标准为一个月加班80小时,原日本厚生劳动省官僚千正康裕曾表示,国家公务员,特别是20多岁的年轻人,在忙修订法案有关工作时,每个月加班时间超过200个小时,不忙的时候也有80个小时。

【2】加班严重,离职倾向升高

新冠疫情让日本公务员的加班情况更严重。

据朝日新闻报道,应对疫情最前线的厚生劳动省加班最为严重,今年4月加班超过“过劳死亡线”的员工约830人,占整个部门的1/5,更有员工一个月加班时间达到226个小时。

一名30多岁的厚生劳动省公务员向朝日新闻透露,他经常工作到凌晨三四点回家,忙的时候部门七八成的人在末班车结束后也在工作(日本大部分电车末班车时间在凌晨以后)。他表示,“我感觉这份工作会影响我生命健康,休息日也会很紧张,这根本不是一个能让人保持健康的长期工作环境。”

24岁日本女孩山口美子目前在北京读研,此前在日本司法部当过两年国家公务员,那份工作完全不符合预期。“我以为能5点准时下班,现实是大家都得加班到深夜。我每天只能睡3小时,午饭时间也很短,想去厕所也得问上司。工作上有不懂的,上司只会骂,不会教你。”她对九派新闻说,她的工作比较特殊,里面的公务员基本都是40岁以上,只有几个年轻人,因为人手不足,不方便换班。

山口美子的月薪为2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万元),有宿舍、交通补贴和奖金,“工资不低,但加这么多班拿这个工资觉得不合理。”离职时,她的上司挽留她称“大家都想当公务员,这是多好的工作”,年长的亲人也为她“砸了铁饭碗”惋惜,父母则支持她的决定,“因为工作内容单调,没有什么上升空间。”未来她想从事教育行业,希望留在北京。

“上夜班很痛苦,太累了。”27岁的伊藤佳对九派新闻表示,她的父母都是公务员,觉得工作稳定,就在毕业时报考了公务员,但工作比她想象得要辛苦,她已经辞职从事服装行业。

她认为,“公务员要论资排辈,不能对上级发表意见。有上进心的人更适合进企业,但如果不是大公司,就可能随时面临失业。”

年轻公务员的离职倾向不断升高。日本人事局调查显示,2019年因自我原因辞职的30岁以下国家综合职位公务员共87人,比六年前增加了四倍。在其他人事局的调查中,不满30岁的年轻男性公务员里,每7人中就有1人表示将在1-3年内辞职。

【3】被名校生抛弃

对于加班超负荷、离职人数升高,可采取的措施是加薪、加人。这也是2022年日本国家公务员考试招聘人数增加的背景。

但疫情下日本经济也不景气,政府要大幅度招人、提升公务员待遇举步维艰。“日本公务员的奖金也跟经济挂钩,已经连降两年了,今年才回升。”谷口惠说。

日本的完全失业率并无明显变化,一直稳定在2-3%,公务员稳定的优势也就不那么突出。谷口惠没有朋友考公,“跟大公司相比,公务员薪水没有竞争力,而且备考太难坚持了。”

此前,日本社会一直指责法务省、财务省的官僚被东京大学的毕业生垄断,但现在,名校学生也不再热衷考公。2021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合格者中,东大毕业生为256人,占总数的14%,与2015年的超过500人和30%相比,降低了一半。

名校毕业生不再想考公,大概可以从公务员辞职的原因推出:收入低;不能快速成长;加班太多。与日本地方公务员相比,国家公务员收入已经高了不少。以2020年为例,25岁的普通科员年收入3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万),50岁的课长年入127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1万),做到官僚的最高位置事务次官可年入234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3万)。

但这毕竟需要熬上多年,对于普通公务员来说,这份工作没那么受欢迎。随着经济低迷与日元汇率走低,日本与欧美发达国家在人均收入上的差距拉大。有野心的名校毕业生,更倾向于去欧美系外企或金融、互联网头部企业,收入更高,加班可能更少。

“我不是名校学生,应该进不了那些名企。”对于谷口惠来说,能考上公务员,已是不错的选择。

日本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录取者中,女性为3271人,占40.1%,女性的录取人数、比例等都为历史最高。谷口惠认为,这份工作对女性很友好,而且男女同酬,“对于有孩子的女性也很适合,如果孩子病了,上司和同属都会很理解你,会让你立即回家照顾孩子”。

那么,日本公务员难上岸吗?以国家公务员为例,2021年,27317人申请,初试合格者为11058人,最终成功上岸的者为7553人,算下来,大概是27%的成功率。

500

谷口惠的备考计划/受访者供图

谷口惠买了一大堆备考书籍,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备考,每天学习8小时,“日本公务员没有中国那么难考,但全心备考真的很难。很多大学生宁愿实习考证、兼职赚钱、跟朋友出去玩,也不想伏案备考。”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