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丑闻不断,逃税隐收47亿的美容院仍旧高调

500

在这个各行各业都在「毕业快乐」的难过日子里,居然还有人在闷声发大财?

比如杭州的这家美容诊所,其在税务稽查中被发现偷税漏税了1.47亿,背后的藏匿收入则高达惊人的 47.55亿。

500

△还是老规矩,不着急,慢慢数

或许是演艺圈 天价逃税 的多轮「脱敏」,很多人都认为这个金额不算「刺激」。

但这仅仅是一家美容诊所四年内的藏匿收入,没有分店,没有上市,靠的就只有九个私人银行账户,平均一年就隐藏掉了近 12亿 的收入。

500

△学“医”赚得了大钱

如此看来,这「Do脸」的生意,可真是妥妥的Dollar印刷机。

那么,随着税务稽查的大刀从演艺圈挥向医美圈,我相信未来还会见到更多的高额罚款单,毕竟当前的程度还只能算是冰山一隅。

500

△「范八亿」是明星查税时代的开始,或许本次也是医美查税时代的序幕

医美圈的生财之道,正如同他们混乱的资质和参差的业态一般,让顾客和围观者都异口同声地问道:

这真的能「做」吗?

500

初次看到这笔震撼的隐匿金额时,我首先是不理解,后续则产生了极强的怀疑感。

都知道医美是个暴利行业,但就凭杭州这一家小小的美容诊所,何德何能有47.55个亿来藏?

500

涉事主体名叫「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千和医疗美容诊所」,这拗口的名字估计很多人都没法一次性读清,但它「出名」的时间可比我们想得早多了。

千和诊所成立于2010年,其在成立仅一年后就登上了央视新闻和《焦点访谈》,主要被曝光了一系列非法医美活动和多起医患矛盾。

500

△精品面雕是那时的头牌服务

当时,千和诊所的顶流Icon就是作为「面雕大师」的于文红,她不仅是「精通」面雕技术的美容医师,还是诊所的实际控制人。顾客想要让这位大师亲自主刀的话,除了关系要硬外,还要付出高得离谱的费用。

500

△大师的自信

在2011年,一个鼻子整形手术就需要花费近12万元 的手术费,而这还只是整套疗程中的一个环节,要是算上繁杂的前期检查和无尽的后期康养,花费妥妥地往三四十万跑。

但是问题就来了,这位于大师根本就没有行医资质,她有名有姓的身份就只是该诊所的老板罢了。

500

△她现在依旧没有资质

面对这次舆论危机,于文红的业务竟然没有受任何实质影响,在短期整改后,她选择放下了手术刀,立地成了更高维的「精神领袖」。

千和诊所表面隶属与杭州古名文化,然而实际上被一家叫作「虞美人国际集团」的公司直接控制,背后的老板当然也是于文红。

500

△我只能说一脉相承

看到这个公司的名字,几乎就是一股扑面而来的古早微商味儿,这种感觉就像你在超市货架上看到的各色廉价内衣、内裤、袜子代言人一样,不管是过气了还是沦落十八线了,都能 喜提「国际影视巨星」「全球知名」等浮夸头衔。

500

△不知董事局里的董事数量能否凑齐一桌麻将?

千和诊所的丑闻让她后期把重心全放在了虞美人之上,于会长看似退出了一线,其实是在重回一线。

要说隐藏在西湖畔别墅区内的千和诊所是「承做」,那于文红高调带领的虞美人国际集团就是「承揽」

500

△于董事长在千和诊所里玩起了旋转门

干医美这一行,想要收益最大化,就需要接触到消费能力更强的客户圈子。

而虞美人对外高调宣传,对内低调洗脑的获客扩张模式,让它在互联网上留下了诸多踪迹

500

△税收丑闻曝光后,千和诊所主页已经被虞美人官网移除

于文红没有文峰浩哥般的热烈感染力,更没有张庭林瑞阳之流的演员流量加持,便只有选择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宛如在4S店内和豪车排队合影的微商家族。

500

△文峰浩哥,当代民营企业个人崇拜No.1

2011年后,于文红开始了自己的全球刷脸之旅,从冠名奢侈晚宴到走上戛纳红毯,忙得不亦乐乎。刚刚和川普在私家庄园合过影,一会儿又在和德国大使谈笑风生,俨然成了公司的人形立牌。

500

△川宝也是炒作老手了

这些照片无疑成为国内展业的强心剂,许多与虞美人发生过医疗纠纷的顾客都曾表示给予了于文红「朋友圈」过多的信任

500

△媒体一条龙,都被虞美人打点好了

除了在外搜集素材,对内宣传照样也得狠抓,公司的网站、公众号、App样样齐全。虽然整体风格颇有十年前QQ空间的年代感,但只要能方便旗下工作人员拿来做进一步宣传就足够了。

500

△有些自爆性质的照片居然是自己号发出来的,内控属实混乱

纵使现在App已经下架了,但网站和公众号依旧在运营,里面的文章纯纯变成了企业内刊 和员工的精神图腾。

500

△戛纳自费红毯

靠着狠抓渠道医美,虞美人的业务拓展迅速,更是在这条「孤芳自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500

区别于面向大众消费者的正规医美,渠道医美更加依赖于特定的私人客户圈子,通过拉人返佣、夸大溢价、对私交易等途径来赚取高额利润。

500

△品牌年会活动算是经典的洗脑途径

想要榨干客户资源并争取更多的盈利点,靠单一的刷脸宣传是远远不够的,而作为业内老司机的虞美人早已玩出花来了。

2014年,虞美人国际在德国黑森林附近收购了号称当地最大且历史最悠久的疗养院,想要真正对得起自己国际集团的名号。

500

△红标处为疗养院,毗邻风景秀丽的黑森林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经过一番调查,我们发现这家名叫「HG Health GmbH」的疗养院其实早已濒临破产,并且在被收购前就已经空置一年多了。

500

当地报纸「Schwarzwälder Bote」专门报道了这次 中国金主接盘 地方产业的光辉事迹,虞美人的收购给当地创造了50余个工作岗位,于文红本人更是被当地多位官员接见。

500

△真就是官方宣传图,美工可以自裁了

暂且不说这疗养院外墙上的PS照有多硬核,光是在官网上自称为「德国三甲医院」就已经把人给雷死了,这种常识性 错误都能被自己人大肆宣传且至今未改,公司也算是人才济济。

500

△收购后,德国官网上都必须醒目标注虞美人国际集团

不出所料的是,重新投入运营后,疗养院客人都是清一色的中国人,整个院区总共设有160张床位,但每次都能拉来近百位 国内客户,出口转内销的意图非常明显。

毕竟再怎么吹国际化,其实光从偷税主体的认定上来看,于文红的 主要盈利来源 依旧是国内的诊所,海外疗养院更多是作为一个体验基地和业务噱头。

500

△模棱两可的服务背后,处处是智商税溢价

因为这样可以更有效地拉拢客户和员工,让他们坚信公司在高端医美这一块的实力,等爽完一圈回国后,员工会更加死心塌地地跟着干,而顾客则会在其他业务上把钱给吐回来

500

△门牌都愿意换,结果外墙还在靠PS

根据官网数据,虞美人国际花费了近 250万欧元 用于收购这个项目,想单靠国人来旅游康养,几乎是很难回本的。但当我在德国企业数据网站看到股权穿刺图时,我突然就悟了。

500

△这波于董在大气层  数据来源:NorthData

至今已运营8年之久的疗养院,除了充当公司广告牌,也算是于董事长的海外投资。注资金额和提供就业的岗位数量都稳稳达到了投资移民 的标准,只要她想,随时都能「润」出去。

当然,这笔投资不是个例,于会长还注资创立了子护肤品牌 「JollyOne」,又收购了华尔街的做市商公司。

500

△虽然过了崇洋媚外的红利时代,但想装洋牌还得拉洋人站台

关于这个化妆品牌,很多路人会误认为其归属于某个冷门国际大牌,但它的市场销售仍然是由虞美人客户群体来完成 内部消化,对外的销售渠道更多还是宣传性质。

比如作为一个粉丝数量11万的旗舰店,月热销量Top 1才仅有21人付款,很难不怀疑其数据的可靠性和埋藏的真实意图。

500

而看似大手一挥收购的做市商,那水分比打的玻尿酸还多,即使于会长身家上亿,但离买下华尔街有名有姓的做市商还是有很大差距。飞到纽交所摆拍下就差不多得了,这本质上和微商喜提和谐号 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500

△税单是你想要的吗?

即使以上操作槽点满满,但真没妨碍咱于会长挣钱,在这个劣币驱逐良币 的医美市场里,不怕别人质疑你,就怕自己脸皮不够厚。

500

中国当前医美市场规模直逼2700亿,但行业内的利润结构却分化严重,首先是渠道医美机构挤压了正规医美机构的市场生存空间,二是医美上游厂商抢占了大部分的行业利润。

500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医美本身就属于一种感性消费,消费门类极易受到机构的推销影响,比如以前于文红就以面相不好来劝说过多位顾客整形,最终效果不尽如人意,还闹上了新闻。

500

这样的消费特性就注定了渠道医美的野蛮生长,甚至有的渠道机构会提供50%~80%的返佣比例,让员工陷入传销般的疯狂。

那机构老板为了赚钱,自然会在其他地方下功夫,他们一方面会虚假宣传,包装服务,让价格翻上个几倍;另一方面,会雇佣廉价小医师执业,同时在医疗器械的质量和功效上注水。

500

△薛定谔的价格

而现在正进入「轻医美」时代,靠传统手术赚钱的模式已经过时,卖手术外附加的医美产品才是香饽饽。

这些产品门类众多,功效差异巨大,非常容易忽悠消费者,并且比做手术安全多了,起码不会出现重大医疗事故。所以,光做手术怎么可能轻松赚个几十亿,卖产品这块才是核心利润。

500

△换我跑得更快

反观正规公立医院内的整形科,靠给病人整形开刀真赚不过私营美容院,因为无论是手术还是用药,其在价格上会更加透明合理,无法获得溢价带来的超额利润。

在医疗机构外,上游药械供应商借助技术门槛正在稳稳地赚大钱,根据最新研报,其行业平均净利率达到了24%~26%,这可比下游美容院间的内卷竞争舒服多了。

500

△医美全产业链条

在上游厂家和渠道医美的共同挤压下,很多正规医美机构都已经在逐步引入渠道机制,不然真就等着喝西北风了。

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信息,今年查处医美领域虚假宣传行为成了整治重点,但这一行在监管行政处罚上就很难肉痛。毕竟是暴利行业,就是明知故犯屡教不改,反倒是税务局给偷税美容院开的天价罚单成了最猛一击。

500

△医美市场里不仅普遍维权困难,整容致死的新闻更是屡见不鲜

但对于虞美人国际集团这样的巨无霸来讲,这点罚款属于是洒洒水,只要能继续挣钱,迟早能赚回来,并且于会长在几天前就已经悠闲地把税给补了,基本上就是你骂你的,我赚我的。

500

△多少有点荣辱观混乱了

在2011、2013、2015乃至本次2022,这家公司都曾爆出较大的负面新闻,虽说算不上毫发无伤,但生意确实是越做越大,果然人们终究和素颜难以和解,颜值焦虑将会伴随终身。

500

△天天贩卖焦虑的人记得去看病

最赚钱的商业模式往往是最简单的,而最简单的模式往往又与人类最原始的需求绑定,食色性也,皆为如此。

你为了变美,鼓起勇气躺上了手术台,他为了赚钱,敢于在你脸上大动刀子,手术的结局无人知晓,

500

点击这里【横财会】,还有更多惊喜..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