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富汗到伊朗: 一位阿富汗移民的种种不易

500

伊朗地区组

作者:艾哈迈德

翻译:线一凡

审校:王宇辰

排版:李辛澎

联系微信:middleeastoasis

从阿富汗到巴基斯坦

我的名字是艾哈迈德,我在阿富汗共和国体制中层工作了15年多,在阿富汗共和政府垮台后的几天里,不安与恐惧在社会中四处蔓延,我对此也感受到了深深的忧虑,因此我决定前往阿富汗的一个邻国避难,虽然我有巴基斯坦政府发放的签证,但由于边境已经被封锁,因此正常的旅行出境已经成为泡影。我整日呆在家中,害怕出门更不敢进入喀布尔市区,被外面四处传播的流言所困扰。这种情形最终使我难以再忍受下去,我决定离开喀布尔,一天晚上我给另一位与我有相同想法的朋友打去了电话想寻找一条去往巴基斯坦的出路,他说他有认识的人可以通过私人途径带人去巴基斯坦,我让他帮忙联系下那个人。

500

● 喀布尔至斯平布尔达克直线距离480.8公里,陆路交通线路585公里

一小时后,朋友又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司机在喀布尔,他准备明早启程去巴基斯坦,如果你下定决心了,就准备好和我们走吧。我担心当前的处境所以就答应下来并准备明天同朋友一起离开阿富汗前往巴基斯坦。第二天下午一点我们和司机启程,我们首先从喀布尔到达坎大哈,但接下来从坎大哈(کندهار)至斯平布尔达克(اسپین بولدک)的交通路线已经被堵死,除了本身就持有坎大哈省身份证明的居民,塔利班不允许任何人前往斯平布尔达克,边境海关已经处于关闭状态,因此我们的司机还带了一位当地的老人作为引路者。我们穿过坎大哈的平原与山脉从小路前往斯平布尔达克,路上这位老人谈到该地区有达伊士组织,他在路途中一直向真主祈祷不要被他们抓住并且还尝试拉着我们一起进行祷告。24小时的路途十分消耗人的精力,车辆需要不断穿越阿富汗的崎岖路段,而在司机旁边的座位需要挤上两个人,这更让人心烦意乱。

500

● 图片来源:伊通社(IRNA)

第二天上午十点,我们终于抵达了斯平布尔达克,因为太过疲劳我们休息了一段时间,在做完晚祷后,负责帮忙偷渡的人来到了我们面前,并将我们带到了巴基斯坦海关边境墙的附近,这里有大概300多人,许多人衣衫褴褛,地上还支着许多帐篷,负责偷渡的人让我们先暂且留在这里,一有合适的机会就帮助我们前往另一边。晚上10点半塔利班的巡视武装人员来了,他们同部分偷渡以及走私人员发生了争吵,塔利班武装人员指责这群人混有许多哈扎拉什叶派信徒,因为过去那样塔利班武装和哈扎拉什叶派存在着强烈的分歧,这场争吵使我们更加恐惧。塔利班武装对人群的搜查与逮捕的每一个举动都刺激着我们神经。走私和偷渡团伙采取了各种手段来让塔利班武装巡视人员感到满意,以使他们不阻止人群跨过边境,因为他们可以从偷渡者那里拿到帮助他们的费用,一笔非常丰厚的钱财。经过数次不成功的过境尝试,我们终于在凌晨12:30跨过了阿富汗同巴基斯坦的边境线,并将乘车前往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奎达市(کویته بلوچستان)。一路上陆续有警察拦停了车辆进行检查,但这似乎没有阻拦住非法偷渡者们,显然走私和偷渡团伙已经同当地的警察达成了某种交易,直到早上四点钟我们终于抵达奎达市时,我悬在上面的心终于得以放下来并松了一口气。

500

● 阿富汗斯平布尔达克至巴基斯坦奎达路程约140公里

我在奎达市居住了大约5个半月,这段时间过的并不是很舒服,我一直担心被巴基斯塔的警察抓捕审问并且强制遣送回阿富汗。在一个周五的晚上,我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有10个认识的阿富汗人被巴基斯坦的警察逮捕监禁了。第二天我就换了租住的房子,并且暂停了孩子们的日常课程并限制他们出门,我一直担心着自己和家人们的处境,直到有一天我的小女儿告诉我,有一位女士一路上一直跟随着她并且向她询问了我们家的地址,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十分惊诧和恐慌,我立刻和房东说因为家庭问题我们决定回到喀布尔去,第二天我们离开了巴基斯坦,不得已重新回到了喀布尔。

从阿富汗到伊朗

在阿富汗喀布尔,人人都在抱怨着愈发严重的失业问题并恐惧于不确定的未来,我不敢在市区内随意走动也不敢去外面旅行,我不放心巴基斯坦的安全情况,所以我决定为家庭成员们获取伊朗的签证。在下决定的一周后我们拿到了前往伊朗的签证,在一个下午的3点我带着家人们离开了喀布尔启程前往伊朗,旅途并不平静,通过塔利班检查站的每一刻我都担心着,在通往边境的路上,我一直抱紧了自己的孩子。

500

● 图片来源:伊通社(IRNA)

到达边境后,我的父亲让我抓紧孩子的手,塔利班的武装人员可能因此减少对我的注意。在等待发放护照的排队路上,一位检查人员突然走了过来并用普什图语对我说“跟我来”,我身上的汗一下就凉透了,我记着父亲的话所以牵着儿子的手往前走了约二十来步,这二十多步是如此之长,我的内心一直在冒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们一定是认出我来了,或许他们手里就握着对我的逮捕令。我几乎万念俱灰,当我走到检查站门口时检查人员又说了些什么,但我已经惊恐的什么都听不清了,他对着我挥了几下手让我交出护照,我只能把护照递给了他,我不安地等待着,直到他突然将护照归还给了我,并用普什图语和我说:“一切顺利”。

500

● 阿富汗喀布尔至伊朗马什哈德陆上交通距离1216公里

听到检查人员的话后,我已经不记得我是如何离开那里的了,我拖着沉重的腿用尽全力走到了伊朗边境警察面前,向他们出示护照和签证后进入了伊朗境内。5分钟后我意识到我需要立刻告诉我的家人们我已经跨过了边境,但一个塔利班武装人员把我拦在了那里,我没法及时通知他们,我的父亲和其他家人肯定因为塔利班武装人员突然把我带走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我急忙尝试拨打了电话,当电话打通,他们得知我已经顺利通过时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放松,在当日傍晚我们终于抵达了伊朗的马什哈德。

500

● 图片来源:伊通社(IRNA)

新生活与挑战

马什哈德是伊朗四十年来接受阿富汗移民最多的城市,我也选择在这个城市中居住。我时常在下午陪伴孩子们去公园和娱乐场所散散步,感受下生活的气息,减少迁居的不适与痛苦。在伊朗许多阿富汗移民,无论是受教育人群、前共和政府的雇员或是士兵都在四处游荡,没有计划也居无定所,担忧着各自的生活与不确定的未来。

500

● 马什哈德(مشهد) 图片来源:伊通社(IRNA)

阿富汗移民们在伊朗的生活充满着问题与挑战,其中有许多地方需要注意:

1.经济活动领域:在伊朗的外国人不得以自己的名义直接购买房产或开展经济活动,必须以伊朗公民身份进行,否则会造成财产损失,另一方面伊朗法律限制外国人在伊朗的工作机会与范围,不允许外籍人员在政府机关和下属部门中工作,对于我这样类似的前政府雇员,即便具备相关技能也难以从事对口工作,因此只能在一些的普通岗位上努力工作。

2.教育领域:入境伊朗的新移民的孩子需要在地方当局的批准下入校读书,在普遍接近6个多月的等待中,许多父母都需要自行在教育部门和学校间奔走来办理相关手续,没有一个专职的政府机构来为移民们专门处理相关问题并提供准确的政策消息。阿富汗人迁居到伊朗的一项重要原因就是为他们的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但这逐渐在成为一项巨大的困难,如果阿富汗移民的孩子们难以得到受良好教育的机会,未来选择伊朗的移民人数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3.户籍与居留领域:持签证合法进入伊朗的人通常会有45天或3个月的居留许可,根据政府方面提供的手续可以再延长3个月。在伊朗就非法移民开启全新的人口普查流程后,外国居住者可以在进行指纹识别后获得一张绿卡并获得更长时间的居留权,但目前伊朗政府尚未就这一时间的长短进行明确,也未公布新的议案,这可能对移民们的商业活动、居留权和教育等系列问题构成挑战。

500

● 图片来源:伊通社(IRNA)

4.银行服务领域:人口普查流程开始后,伊朗政府加强了对外国人的银行服务限制,目前新创建银行账户或者将存款进行转移的服务已经基本被停用,这对于商业方面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而且外来移民的账户出现大额交易也会被限制,具体的解决方案仍需要等待伊朗政府方面的决定。

5.日常消费领域:由于塔利班政府的重新上台,伊朗新一波阿富汗移民涌入导致了物价的进一步上涨,移民们的工资和薪水数额存在一定缩水情况。一位阿富汗移民在当前状况下想要在交付房租后仍然保持基本生活存在困难,这为移民们构成了新的挑战。

6.在最新的一波移民中,阿富汗的前政府文职和武装雇员们占据了多数,但这些具备工作技能的人在伊朗没有合适的机会去应用相关技能,由于严峻的生活支出压力,他们往往需要向下匹配岗位选择体力劳动及相关工作来勉强糊口,这是另一个巨大的问题。

7.许多向移民开放的工作存在严重的剥削情况,而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四十余年了。一位没受过高等教育的或者没有合法居留证件的阿富汗移民倘若在伊朗工厂中工作,那么他的薪水很难按照正常方式结算,其工资往往被拖到年底不再能找出任何借口时才会发放。在这期间移民们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倘若直接选择离开就会失去工作机会和过去数月中的劳动所得,如果想要诉诸法律或者采取类似手段那么不合法的居留证件和身份问题都会是其中巨大的阻碍。

总的来看,选择前往伊朗的阿富汗移民们仍在面临着诸多问题,不断上涨的食品价格、通货膨胀带来的生活压力、因身份问题被剥削的非法用工情况、伊朗政府对移民及相关政策上的模糊不定,这些都为移民们开始一段新生活构成了严峻的挑战。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