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在桨板中寻求 “爽感”

500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作者 | 陶    淘

编辑 | 曹    杨

桨板出圈了。

在北京,被称为 “京城塞纳河” 的亮马河、年轻人潮流聚集地的朝阳公园,亦或者桨板的 “圣城麦加” 昆玉河……都成为了桨板爱好者的聚集地。随处可见的桨板,甚至开始在河道中央产生拥堵。

“桨板SUP”,全称为 “Stand-Up Paddling”,源于夏威夷,也称立式单桨冲浪。它由冲浪板和一把传统手划桨板结合而成,易上手且充满趣味。除了立式,玩桨板的姿势还可以是躺、坐、趴甚至是倒立。实际上,这种亲民的静水运动,在全球多地已风靡多年。

阿凯是众多桨板爱好者之一。

进入8月的某个下午,两三点钟的光景,在朝阳公园的WhaleSports户外水上运动营地,34、35度的气温下,尽管紫外线格外强烈,但却依旧无法阻挡阿凯玩桨板的心。“桨板既可以把我的皮肤晒成我喜欢的健美古铜色,也可以体验‘落水的乐趣’。”阿凯如是说道。

500

图/WhaleSports户外水上运动营地置物架上的桨板

来源/燃次元拍摄

在阿凯身旁,是第一次来体验桨板运动的女友悦悦。“我是被他安利着过来体验的。在桨板上划行,将自己打扮地靓丽一点,很适合摄影出片,这点还蛮酷的。” 悦悦表示。

阿凯在朝阳公园划桨的同一天,位于浙江省杭州市郊的富春江,掌掌带着二三十人的社群,正在组织一场桨板体验活动。掌掌是户外运动品牌“沙漠之洲”的主理人,她带队时,会为大家租好大巴和营地的桨板,然后以1带10的比例配备教练,给桨板爱好者带来专业的桨板体验。

像阿凯、掌掌这样户外运动拥趸和社群主理人还有很多,他们逐渐壮大着桨板运动的队伍。

在小红书上搜索“桨板”,相关笔记超4万篇。对比过去三年的数据来看,早在2020年6月,小红书的桨板搜索量就已同比增加266.37%,2021年6月和2022年6月的同比增长速度更是达到了575.64%和1068.66%。

桨板在年轻人群体中的走红,也直接带动了其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国内水上用品生产商、威海市杰世游艇有限公司高经理透露,比起疫情前的2019年,他们公司的桨板销量暴增了十倍。

据了解,疫情前,杰世游艇的桨板基本只在东南沿海地区出售。在高经理的印象中,2017年卖到西藏地区的唯一一块桨板,是多年来的一个例外。“而如今,新疆、西藏的订单也多了起来。”

不过,尽管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个夏天开始接触这项全新的运动,桨板之风也从东部沿海地区刮向了内陆,但桨板想要真正走向大众,还面临着许多挑战。

“国民的安全意识不足,不仅是对桨板,甚至是对整个水上运动发展的一个局限。社会组织和有关部门需要对民众有一个风险性的培育过程。” 国内知名桨板品牌Molokai的创始人许峰对燃次元表示。

“Mark带你玩户外” 社群的主理人Mark则认为,“接受过正规体系培训的教练人数不足、有正规水上运动营业资格的基地数量有限,还有基地的接待规模有限,以及桨板的购买成本较高,直接限制了桨板这项运动的规模。”

500

图/Mark与社群小伙伴在桨板上运动

来源/Mark提供

不难看出,尽管桨板已经逐渐被年轻人接受,但真正想走向大众,还需逐一击破自身的软肋。

500

年轻人为桨板 “沦陷”

对自然的渴望以及全国酷暑之下,年轻人对能解暑的水上运动的偏爱,让桨板在这个夏天迅速走红。

阿凯是从上个月开始参与桨板运动的。3、4次体验下来,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项容易上手且乐趣无穷的运动。

“玩桨板不仅解暑,还很带感。但真正想体验桨板的乐趣,并非看起来那么简单。”阿凯介绍,想要玩好桨板,对平衡感还是有一定要求的。但在划桨和走板时,不经意掉入水中的感觉也是很爽的。

或许正是因为享受这种落水的“爽”,那日下午,在朝阳公园湖面上,即使忽然被自己的女朋友“推”入水中,阿凯也丝毫没有恼怒,反而是娴熟地在湖中畅游了一会儿,才又重新回到桨板上休憩,再向湖中心划去,并在湖中央,做起了倒立动作。

一套熟练地动作下来,阿凯表示,“桨板瑜伽” 也是他热爱桨板的原因之一。“在陆地上倒立,总归会担心摔疼。但在桨板上,只要你会水,即使摔倒也是舒服的。”

与阿凯不同,悦悦更多是把桨板运动当作一种休闲娱乐的体验以及社交的谈资。

悦悦透露,来朝阳公园之前,她特意浏览了小红书上的桨板穿搭:头上一顶鹅黄鸭舌帽,上半身挑了一件修身的深粉色健身背心,下半身则是贴身五分长的健身裤,“就是为了在休闲的同时,拍出几张很有范儿的照片。”

“今天是我第一次下水,感觉站立划行桨板的门槛确实不高,很快就能够划出十几米,这也让我这个缺乏运动天赋的人很有成就感。”悦悦表示。

事实上,尽管和阿凯、悦悦一样,在今年夏天才接触桨板的年轻人很多,但事实上,桨板这项偏小众的运动,在国内部分地域,早已盛行多时。

高经理便是从数年前就成为桨板运动的爱好者之一,并顺利把爱好发展成了工作。不同于阿凯的趣味型桨板玩法,还有悦悦的时尚型玩法,高经理更多的是因为桨板这项水上运动自带的健身属性,而对它情有独钟。

500

来源/视觉中国

“把桨板玩熟练,是可以达到全身运动的效果的。”高经理介绍,桨板菜鸟尽管也可以站立划桨,但由于担心落水,会把浑身的注意力和力量集中在腿部,肢体的运动不够全面,“但等到成为了资深玩家,背部挺拔、臀部翘起,这一套动作下来,每划一下,基本上全身的肌肉都在用力,划完之后,全身都可以感受到运动舒展后的放松与释然。”

Mark对桨板的喜爱,始于8年前在加拿大BC省的国际户外夏令营,“那时我还在读高一,无意间在加拿大的一个国家森林公园附近体验了桨板运动。” Mark回忆,那里的湖面宽阔而澄澈,在教练的指导下,他很快学会了用单手划桨在湖中移动、穿行,“那种感觉,自由而享受。”

同样是桨板资深玩家的掌掌,其第一次接触桨板运动,也可以追溯到两年多前, “我很喜欢水上运动,当时和朋友在三亚旅行时,桨板是三亚海边的打卡项目之一,我就很自然地尝试着玩了一下,没想到一下子就爱上了。”

掌掌表示,门槛不高,方便携带以及在夏季给人带来的凉爽,都成为了桨板备受喜爱的因素,“后来我们一群爱玩桨板的朋友,基本都是人手一块桨板。自驾游时,带着桨板四处走,找到一片水域,随时就可以玩起来。”

500

入局者激增

桨板爱好者众,水大则鱼必众多。

桨板爱好者的增多,让户外运动社群、营地与水上中心、桨板制造商等从业者,挖掘到了其中的商机。

作为桨板运动的拥趸,在发现了昔日只在海外火爆的桨板,如今在国内也开始小规模流行后,生活在上海的Mark,就很希望从玩家的身份过渡到桨板运动的推广者。

2022年6月,Mark从国内某大型旅行社户外组离职,几乎同时,他创立了社群“Mark带你玩户外”,目前该社群的主营业务便是桨板活动。

Mark透露,“Mark带你玩户外”是在上海解封后的6月初建立的,主要依托微信群来运营,通过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发帖来引流。在不足2个月的时间里,社群队伍已经从0人发展到超800人,内容也在变得越来越丰富。

“我们社群现在配有团队专属的摄影师负责摄影,营地边搭建的天幕休息区可以提供遮阴休息以及冰镇酒水服务,最近还在与烧烤供货商洽谈引入营地烧烤……”Mark介绍,随着社群的不断壮大和稳定,在之后也会陆续推出溯溪、探洞、徒步、露营以及桨板旅行等更多活动。

同样感受到水上中心与营地生意越来越火爆的,还有北京WhaleSports户外水上营地的教练林宙。林宙表示,今年入夏以来,来尝试桨板的新手骤然间增加,普及度肉眼可见地在提升,“我来朝阳公园工作两年多,薪水已经翻了一倍。有了可观的收入,‘桑拿天’出来工作都会觉得没那么难熬了。”

与Mark一样,有过旅行社工作经历的掌掌,在两个月前成立了“沙漠之洲。”据掌掌介绍,每次组织桨板活动,包含租车、租板和教练服务,单人收费在300元左右,单次活动的毛利在7000元左右。

目前,“沙漠之洲”社群的业务已经涉及飞盘、露营、桨板等多种备受年轻人追捧的户外运动。

500

图/沙漠之洲社群活动照

来源/掌掌提供

尽管筹备桨板相关活动不过两个月时间,但掌掌已经窥见到了桨板行业逐渐繁荣的景象。据悉,在做活动一个月左右,掌掌除了获得了其在旅行社积累的品牌商资源外,包括桨板制造商在内的多个品牌,纷纷来找她做活动赞助,以寻求品牌露出。

Molokai是与“沙漠之洲”合作的品牌商之一。这家成立于2017年的高端桨板器材制造公司,在成立之初,其产品主要销往海外,“毕竟当时国内市场较为空白,我们在国内也只能和一些大型赛事进行合作。”

但随着不少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加入,以及民间组织的急剧扩张,Molokai开始把合作与赞助的重点,更多放在了桨板社群上,用于运动的普及与推广。许峰透露,尽管Molokai的桨板售价集中在4000-6000元之间,高于国内桨板的普遍价格1000-3000元,但比起2018年,今年Molokai同期的桨板销量,也已经翻了一番。

一位桨板行业业内透露,国内某桨板头部公司,2017年其桨板在国内的销量大约在7000片左右。到了2022年,这家位于上海的企业,尽管受到了2个月疫情封控的影响,但其桨板销量依然骤增至2万片。

“相当于同期销量上涨了6倍。”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此外,国内大大小小的水上用品公司的注册数量也在极速增长。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经营范围、产品、商标等含水上用品的企业注册数量达39782家。其中,最近1年内注册的公司就达到9887家,占可统计数据的24.9%。1-2年内注册的公司数量为9172家,2年内注册量占可统计数据的近50%。

同时,国内工厂的运营模式也发生了转变。“以前,国内大部分桨板生产厂家都是海外品牌的代工厂,毕竟桨板的主要市场还是在美国、俄罗斯等地。但现在,随着内需的攀升,不少工厂都推出了自有品牌。”高经理透露,现阶段,杰世游艇生产的桨板中,代工与自有品牌的比例,已经达到了五五开。

500

桨板的未来

不过,尽管这个夏天桨板在国内的需求急剧扩张,上、中、下游产业链相关企业也蜂拥而至,但这项水上运动的热度能否持续,或仅仅是昙花一现,还需时间来验证。

在掌掌看来,即便是疫情过后,桨板的热度也会延续下去。“因为便携这一优势,桨板成为近郊游很友好的运动方式之一。”掌掌补充道,除此之外,即便疫情后长途旅行、国际旅行重新爆发,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也是低频消费,近郊游依然是大多数消费者的选择。

许峰对此表达了相同观点。许峰认为,年轻人对桨板的喜爱不会因疫情的结束而削减,“桨板上玩瑜伽、钓鱼,这些都是桨板运动的衍生玩法,在吸引小白玩家的同时,也可以将爱好者变成深度桨板用户。”

“年轻人喜欢跨界,我们就举办桨板与露营、桨板与音乐节相结合的活动,这也是桨板运动未来发展的趋势之一。”许峰补充道,抓住年轻人群体,基本上就抓住了一项运动的未来,“此外,桨板运动的地点不是位于公园就是依山傍水,很容易出片,这也让其成为深受年轻人喜欢的原因之一。”

但很显然,一项运动能否持续发展,仅仅靠消费者的喜爱是不够的,还取决于供应商与服务商的长期经营与盈利能力。

“市场的蛋糕变大,但新入局的分食者更多,这让许多厂商的盈利能力明显下降。”据高经理介绍,随着大量桨板制造商的杀入,自家桨板的利润,从疫情前的每块1000多元,下降到了如今的不足百元。“几年前,一块桨板的售价大约在4000多元,利润率在20-30%左右,而如今的利润率却只有个位数。”

利润率下降之外,工人的流失过快,也是制造商亟待解决的问题。“由于桨板制造行业的技术门槛相对不高,又赶上这个垂直门类的小风口,很多工人常常在厂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就选择自行出去创业或跳到薪水更高的企业。”高经理如是说道。

除此之外,想要成熟化发展的桨板运动,需要攻克的关卡,还包括行业管理的规范化。

500

来源/视觉中国

体育咨询有限公司关键之道的创始人张庆表示,乐观来看,目前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已经对桨板俱乐部的管理规范和器材的标准做出了一些规定。“但在桨板涉及的水域场地方面,确实还缺乏管理规范。”

掌掌介绍,桨板运动对于水域的宽度、水质等都是有一定的要求的。“由于桨板本身体积较大,太窄的河道不宜划桨。另外,由于桨板是一项很容易落水的运动,因此水质不能太差。”除此之外,掌掌还表示,缺乏水域周边的资质认定,这对于桨板玩家来说,也同样会带来安全隐患。

在张庆看来,水上营地的管理问题不仅影响消费者的桨板体验,还会影响到自然环境与公共资源。“目前,只有体育管理部门出台了一些桨板运动的相关措施,但其实涉及的部门还包括农林渔业、公园管理、城市管理等部门。未来需要的是管理的一股合力。”

当然,除了营地的资质管理外,桨板运动的普及,还需国民安全意识的提升。在许峰看来,海外民间运动爱好者多半会把运动当作一门业余课程,去学习如何更安全地运动。

“国内的大部分玩家还停留在尝试阶段,对于运动的风险性缺乏认知。基于此,桨板在现阶段,还急需从业者和市场的教育和培育。”

*题图及部分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掌掌、Mark、悦悦、阿凯、林宙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500

你玩过桨板吗?

点击【燃次元】,了解更多深度财经报道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