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基金反腐风暴第二波来袭!8年投上万亿,解决卡脖子问题不给力

8月9日,大基金反腐风暴第二波来袭,华芯投资3名高管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华芯投资是芯片投资国家队——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的唯一管理人,以及“大基金二期”的管理人之一,负责基金的投资运作。

在此轮围绕芯片大基金的反腐风暴中,包括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在内,一共有6名大基金相关人员被查,引发了芯片行业巨震。

500500

芯片投资国家队

在中国芯片行业,“大基金”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

2014年9月,大基金一期成立,共募集资金1387.2亿元。

彼时,财政部出资360亿元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36.47%;国开金融和中国烟草分别出资220亿元和110亿元,为第二、三股东。

前十大股东里,还有移动联通电信三大通信公司,华芯投资也投了1.2亿元。

2019年10月,大基金二期正式成立,募资高达2041.5亿元,继续接力投资。

超3000亿规模的国家资本注入,注定了大基金将是国家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航向标,承载着国民对半导体的希冀。

成立八年,大基金带动了上万亿投资。但除了在资本市场获益颇丰,它在制造出国产替代的芯片和材料、真正推动国家芯片技术被卡脖子的难题上,似乎并不给力。

500

大基金都投了哪些公司?

成立至今,大基金合计投资了34家上市公司,和36家非上市公司。

500

其中上市公司中不乏半导体上下游的明星和头部企业,包括芯片设计领域的兆易创新、晶圆制造代表中芯国际、封装测试代表企业长电科技、半导体设备代表企业北方华创、半导体材料代表企业沪硅产业等公司。

而在非上市公司中,大基金投资数额最大的是紫光集团。

据媒体报道,大基金一期至少284亿元投入紫光集团旗下企业,其中至少277亿元投入长江存储、约7亿元投入手机及物联网芯片厂商紫光展锐。

然而,这两家公司却因母公司的债务问题卷入风波。2020年11月紫光集团出现债券违约,引爆债务危机,2021年7月开始债务重整。

可就在紫光集团重整完成的第三天,今年7月16日,紫光集团前董事长赵伟国被带走调查。原因是其实控公司与原紫光集团下设的企业存在“利益输送”。

赵国伟被查,从侧面也能看出大基金在芯片投资方面,至少存在“把关不严”的情况。

500

投资收益丰厚

2019年开始,一期基金进入投资回报阶段,不少A股公司遭遇减持。大基金也通过套现收益颇丰。

比如,大基金2020年减持国科微179.99万股,套现约9685万元;2021年减持360万股,套现4.77亿元;

2020年到2021年,大基金通过减持兆易创新,合计套现40.6亿元;

瑞芯微2021年内最高涨超200%。大基金在瑞芯微IPO前买入2592万股,并于2021年11月减持541.84万股,套现7.67亿元。

据媒体统计:2021年,大基金一期在二级市场减持金额合计超79亿元,算上2019年首笔减持套现逾20亿元,该基金的减持规模已超100亿元。

从投资回报率来看,华创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16日,大基金一期投资瑞芯微和国科微的回报率均超过10倍,长川科技、北方华创、沪硅产业等也有5倍以上的投资收益率。

今年以来,大基金减持动作继续,已陆续宣布减持景嘉微、国科微、万业企业、长川科技等多家半导体公司。比如,今年6月,大基金相继甩卖国科微、景嘉微各2%,合计套现近15亿元。

500

没有推动卡脖子问题的解决?

获得丰厚收益的同时,大基金也引来了不少争议。

在资本盛宴下,运行了八年的大基金确实收获了喜人的投资回报,但从最近多位大基金相关人员被查我们也可以看出,大基金内部的管理机制却出现了裂痕。

因为多次在二级市场精准套现,不少股民发出疑问:大基金究竟是干什么的,是炒股的,还是投资国家基础研究的?

同时,有业内人士认为:“尽管大基金带动了上万亿投资,但它并没有制造出国产替代的芯片和材料。”

不可否认,大基金所投的企业中,包括兆易创新、中芯国际等,它们在芯片设计和制造领域都有所突破。比如中芯国际的28纳米芯片扩产,弥补了在全球“缺芯”背景下,我国对于该成熟芯片的需求。

但除了设计、制造、存储等,芯片材料才是我们真正被卡脖子的领域。

从上述被投上市公司的分类我们可以看出,大基金在推动芯片材料的国产替代方面,确实较少,比如气体和光刻胶等。

与发达国家相比,装备、材料、IDM模式等,是我国半导体产业的明显短板。其中,IDM模式指的是芯片垂直整合制造,拥有芯片设计、制造和封测三大能力。

当下,中国芯片大量依靠进口的事实并未改变。2021年,全球半导体产值为5585亿美元。根据我国海关的信息,我国进口了4000亿美元的芯片,约占三分之二。

并且,美国正越来越多地限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客户出口芯片制造设备的种类,这对于我们也是极大的挑战。

500

结语

实际上,因为半导体芯片技术的突破和应用,存在极高的风险,其中所需要的资金量也十分巨大。大基金背后站的是国资,这就注定为了避免资产流失,它在资金上的考量更为谨慎。

所以背后的管理者,可以说处于一种两难境地,如今纷纷被调查,也甚为可惜。

不可否认,大基金为国内半导体企业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自身也通过精准投资赚了不少钱。但很遗憾,在大基金成立的八年时间里,国内半导体企业的竞争力,似乎并没有提高到可以参与业内领先企业间竞争的层面。

现在随着“芯片反腐”拉开序幕,也说明了目前国家对半导体产业的管理,将越来越严格。以及面对美国芯片法案的通过,未来在扶持国产卡脖子技术的道路上,“国家队”大基金依旧任重而道远。

•END•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