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宪章》只是王权与贵族权争斗的产物

把《大宪章》说成是英国民主制的起源,是误解英国的王权与贵族权相互争斗的历史。

贵族限制王权,并不是为了追求民主,恰恰相反,是为了维护自己领地上的独裁。诺曼征服之后,盎格鲁撒克逊贵族的土地被剥夺,并按照分赃的形式分给随威廉出征的诺曼贵族。“每位领主都是自己领地的国王和暴君,数不清的城堡拔地而起,迅速成为罪恶的温床,每位领主都自行审判并征税铸造货币。”(【英】威廉•斯塔布斯著:《金雀花王朝》,第46页)

贵族们追求的目标就是:“随心所欲地建造城堡,发动战争,绞死私敌,掠夺邻居,铸造货币,从而为所欲为地实行独裁统治。”(同上,第51~52页)由于王权所代表的公共管理职能对贵族的私欲构成了共同的威胁,限制王权就成为贵族的普遍需求。“失地王”约翰的公权私用和治理无能,也给贵族联合逼宫提供了机会。

事实上,英国在“宪章运动”之前,这种王权与贵族权的争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与民众无关,甚至与资本家也无关,因为投票权都集中在大土地所有者手里。直到殖民扩张带来的商业收益对土地收益占压倒优势之后,这个王权与贵族权的争斗才被海盗的分赃模式所取代。

《大宪章》从本质上说,甚至还不如游牧民族的贵族选汗制度,它只是限制王权,不包含更替王权,而且自从签订后,就从来没有真正执行过。说它是英国乃至现代西方民主的起源,不过是一套解释话术而已。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