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之术不是马基雅维利恁么简单

帝王时代就提倡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位卑未敢忘忧国,何况我们这是主权在民时代,人人都要争当主人公。

古代一些雄才大略的帝王们,没有一个过分自信,总是希望天下英才要么出山相助,要么献计献策,要么提批评意见,如商汤王、周文王、齐桓公、晋文公、秦孝公、汉高祖、汉武帝、魏武帝、汉昭烈帝、唐太宗、武则天、唐玄宗、元世祖、清世祖、清圣祖,无不思贤如渴,从善如流,或出求贤诏令,或开博学鸿儒科,或三顾访贤,或广开言路,甚至打破常规从江湖中超拔杰出异能之士,更有甚者从敌对一方发现人才不计前嫌委以重任,有益于国家的同时也不埋没人才,暴殄天物,人尽其才也。

不但很多的帝王做的不错,就是更多的官员做得也很好,老成为国,殚精竭虑,为国惜才,举贤进谏。这是私天下之时,而我们现在是公天下,不仅天下为公也,所以在上位者应该心胸广阔,不应该有私天下之心,在下位者应该更积极踊跃,报效国家,为国尽心尽力。本乎此,特不揣冒昧,不顾简陋,将此葑菲献给公众。

《论语》上说:“君子不重则不威”,“不怒而威”也是“重”的意思,而重应该包括的有恢弘、深沉、公正、严明,对应的是浅薄、狭隘、偏私、暗昧,但往往好理解为冷酷、威风、傲慢、装腔作势、作威作福。治国者首要的是掌握重的正确含义,而且把握分寸,持之以恒。

这个重不仅是神态形态,更重要的是行动作为,对国家、社会、人情物理有深切著明的认识,能洞察深远,看清世界发展大势,因而制定深远切实的计划,处事公平正义,作风严格明捷。这不仅是对高级掌权者的要求,对所有掌权者都应该有同等要求。

但对照现今掌权者有多少浅薄、狭隘、偏私、暗昧之人,有多少错把冷酷、威风、傲慢、装腔作势、作威作福当成重者。如此要想治理好国家那是很难的,必须先在认识上澄清,然后在选人用人的方法上改弦易辙,有如此毛病的必须清除,以免危害人民,祸乱国家。

在选人用人上要有统一的铁的标准,铁的标准就是以考试为主,以法为准绳,优胜劣汰,降低推荐、考察、评议这些弹性很大,容易弄虚作假蒙混过关,隐含买官卖官风险的软标准的比重,同时严格终身追究责任制。但这仅是没办法的办法,如一切任命、罢免都交给选民,交给法律,那就更简单有效。

对才智,我是分为三等,一是能、二是聪明、三是智慧,如果说重的性质如山,那才智的性质就如水,如水的可称为智者,如山的不仅仅为仁者。什么是能?能主要是指敏捷,被动反应很快,其缺点是自私,自私一定偏狭,此所谓小能人也;什么是聪明?聪明比能高一级,知道含蓄,同时具有主动性,虚实结合,统筹兼顾,此所谓大能人也;什么是智慧?智慧跟能、聪明很不同,德智兼备,理性和感觉交融,不计得失而又动静皆宜,认识上通天道,知道有为有不为,行事上通地道六二直、方、大。那么什么是大智慧呢?其实没有大智慧,人们有的是能和聪明,智慧极为难得,因难得被称为大智慧,并不是智慧之上还有大智慧。

其实治国主要靠的是制度、法律,也就是被称为原则的东西,这些都是人类几百年几千年积累总结出来的行之有效的好东西,远比我们称之为的智慧重要。智慧这个东西不论哪一个等级,他都有很不稳定性,容易受到干扰,如果我们过分强调或者过分依赖智慧治国,那很多制度、法律这些原则性的东西就会遭受忽略、冲击,所以治国靠的是制度、法律,而不是智慧。

儒家、道家、佛家甚至基督教、民主制都具有大智慧,但他们都具有反智慧的倾向,反而在很多方面强调的是木讷、厚重、迟缓、静穆、寂灭、反省、保守、原则、法治这些趋向于静的如山一样的东西,不大提倡如水一样的变动不居的东西。你想也是,世界本来就是变动不居的,如果人类再不坚守一些东西,那真成了虚无的世界。

看来智慧不是如水,他也应该如山。

人性是温暖的,但社会是寒冷的,人生不易啊。而治理国家不能粗糙,要细致,要面面俱到,也就是要人性化,只有人性化,社会才能有温暖。面面俱到中要照顾弱势一群,如老人、儿童、鳏寡孤独、残疾人、失败者,所以自古以来国家就有对这些弱势一群照顾的政策法律,除此以外帝王还有微服私访,官员还有访贫问苦,查看是否还有照顾不到的人。

关于照顾失败者,我仅举一例,就是科举制。十年寒窗,一举成名仅是小数字,很多人付出不止十年,三五十年者有之,可由于才智、机遇、条件限制,独占鳌头、金榜题名、中举者,那真是凤毛麟角,多少人皓首穷经,心血敖干,搭上几辈子的财产希望,到时还是失败,那打击是多么了残酷?但国家送来温暖,让你多少有些补偿。一般情况下举人不授予官职,但有时也简选举人直接入仕;对一些老童生、老秀才国家也会给一个没有实际作用的功名,稍微安慰一下,算是一辈子辛苦的补偿,虽说不中用但总是国家没有遗忘,蒲松龄先生就是此例受惠者。

我们现在治理国家就比较粗糙、冷漠,动不动就是大数字,脱贫只公布脱贫者总数,没脱贫者忽略了;国民收入算人均,而其实个别人收入差别是几百倍上千倍。电视、报纸都是幸福者的场面,而不幸者很难被公众知道;电视、报纸都是教人们怎样幸福,旅游、购物、时尚、美食、美容、选秀、歌舞,这些都很好,但这些太多是不是有掩盖阴暗面、落后面之嫌,而生活不幸者看多了这些会有什么感受?会不会有被抛弃的感受。

有一个理论叫木桶理论,木桶的容量不是取决于最高的木板,而是取决于最低的木板。那么社会的幸福度、温暖度也就应该不是取决于富裕的人,而是取决于贫穷的人,而且不能取平均值,只有那些相比贫穷人也感到幸福、温暖,那才说明这个社会真是幸福、温暖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