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Ke】化解村镇银行风险,政治局会议表态了

7月28日,备受关注的村镇银行金融风险问题上了中央政治局会议议程。会议提出,要保持金融市场总体稳定,妥善化解一些地方村镇银行风险,严厉打击金融犯罪。

今年4月起,村镇银行一直是舆论场的焦点。历经“爆雷取不出钱”“储户被赋红码”等事件后,7月中下旬开始,河南等地银行开始对储户本金先行垫付,金额从5万元至15万元不等。

与此同时,银保监会河南监管局、开封监管分局和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等部门的多名官员被查。此前,银保监会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监管部两任主任已先后落马。

500

涉事村镇银行(图源:《中国经济周刊》)

一般来说,央行对金融机构信用风险评级划分为11个等级,其中1-7级属于中低风险,运营相对稳定,风险可控;8-10级为高风险,信用风险较大;风险最高的D级则表示机构已倒闭、被接管或撤销。

不久前,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显示,截至2021年二季度,针对全国440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机构风险评级中,农合机构和村镇银行风险最高,高风险机构数量分别为271家、122家,占高风险机构总数的93%。

一直以来,中小银行经营区域受限,产品研发能力弱,长期揽储难度大、负债成本高,多数时候只能寻找高风险客户放贷,稍有不慎就容易冲击经营基础。

前些年,得益于区域优势及较高存款利息,村镇银行存款产品受到不少储户青睐。但随着互联网平台存款产品下架、靠档计息产品被叫停、结构性存款规模压降,村镇银行问题逐渐暴露。比如线下网点少、资金来源渠道单一,加之大型银行机构下沉,优质客户日渐流失,不少村镇银行负债成本高企。于是,村镇银行不断高息揽储,比如吸收定期存款时,多数村镇银行利息明显高于国有大行,而资金安全隐患也就此埋下

村镇银行抵御风险能力普遍较弱,表现之一是资本实力不强。以注册资本为例,根据相关要求,在地(市)设立村镇银行,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在县(市)设立村镇银行,注册资本不得低于300万元人民币;在乡(镇)设立村镇银行,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00万元人民币。纵观全国1651家村镇银行,注册资本多在3000万元至1亿元之间,最低的汾西县太行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仅600万元。

另一方面,村镇银行资产质量差,贷款损失拨备覆盖率低(注:拨备覆盖率越高,银行抵御风险能力越强)。银保监会统计,截至2021年12月末,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为1.73%,其中城商行(1.9%)、农商行(3.63%)不良率较高,且存在较大反复性。

据券商研报《2021年度村镇银行调研报告》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村镇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66%、3.7%、4%,逐年递增

盈利结果集中体现银行的资本实力、负债成本及资产风险管理能力。企业预警通统计,1600多家村镇银行中,公开披露2021年最新数据的仅354家,只有两成多一点;从已披露数据看,盈利的村镇银行305家,净利润超亿元的仅5家,净利润最低的才2.88万元;出现净亏损的村镇银行28家,占比8%。

业绩实在是有点拿不出手。

此外,股权分散、管理混乱等问题,更让一些村镇银行经营雪上加霜。比如,涉案人员常会以关联持股、交叉持股、增资扩股、操控银行高管等手段实控几家村镇银行,并以虚构贷款等方式非法转移资金。

500

幕后操控(图源:视觉中国)

村镇银行资产规模虽在中国银行业资产中占比不高,但其经营安全事关广大农民的切身利益,一旦出现大规模危机,势必对整个银行体系造成冲击,必须高度重视村镇银行等中小型银行的流动性风险。

怎么化解这些风险?从监管角度讲,化解中小银行风险要未雨绸缪,不能等流动性快崩盘了才出手挽救。比如,当银行流动性低于一定水平,监管就必须强力介入,坚决要求主要股东注入流动性或控制主要股东财产;如果碰到有股东挪用银行资产,一定要追查到底;如果银行股权有被抵押,一定要追踪资金去向并努力依法追讨;如果银行股东被列入失信人名单,必须迅速介入调查并谨慎评估对银行经营的影响。

消除监管灰色地带和死角,必须进一步厘清银保监会体系与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对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的监管边界及职责,谁发牌照谁负责监管,明确责任归属。银保监会则定期对各区域银行风险变化发出风险提示。

总之,越是经营管理水准低、抵御风险能力弱的银行,越需严格监管,严防中小型银行陷入流动性危机。值得注意的是,流动性是中小银行的“生命线”,必须查清中小银行间资金往来结构和规模,防止“火烧连营”

监管必须前置,要尽快摸清已处高风险行列的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状况、底数及流动性危机程度,及早做出应对预案。对划定为高风险的村镇银行,应按“一行一策”落实化解方案。

不久前,央行金融稳定局负责人谈到建设金融稳定保障基金时说,作为重大金融风险处置的后备资金池,这项保障基金对维护金融稳定意义非凡。

俗话说,不怕粮仓有老鼠,就怕老鼠看粮仓。诸多案例证明,一些金融机构之所以出现违法违规经营,背后总有监管人员在作祟。严防监管腐败,是确保金融机构安全运营的关键,也是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的基础。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