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一)

经昨天哥们建议,做个不定期的系列连载,今天对此尝试,希望这个系列能够较为系统性的解释如今我们面对的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系列的开篇,自然要从三场百年大变局中最早的那场开始说起。

1853年,伴随着工业革命的改天换日式的出现,一场西方世界与俄罗斯的全面战争爆发,代表着海权的英国和代表着陆权的法国联合起来,跟俄罗斯围绕着克里米亚半岛,爆发了旷日持久的血战。

在生产力的突飞猛进与战争的洗礼下,让英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其上层建筑也随之发生了天翻地覆式的变化。

在此之前执掌资本主义国家的官员,普遍都是由贵族或者大臣们恩赐,职务也往往是世袭,中下级官员更是大搞“政党分肥”,暗箱操作与腐败横行,腐朽的政治制度已经无法满足资本主义日益增长的发展需求。

于是,因为战争的爆发,爆出出来裙带关系、腐败和低效率,引发了英国政治格局的洗牌,开启了英国公务员制度轰轰烈烈的改革。

从此,世袭与分肥逐步褪去,英国借鉴了中国的科举制度,将一批最优秀的人才纳入到了政府序列当中。

500

随着这些毕业于名校的超级精英进入政坛执掌权力,原来依附于血缘、师承、人身依附的权力体系开始瓦解,并逐步形成了科举制产生的“同们”、“同科”、“同年”之谊为代表的师兄弟关系网。

他们遍布于工业化国家的管理层,远超于同龄人的智商与勤奋,激烈的考试筛选机制,使得他们相较于传统的世袭制家族,有着近乎碾压的业务能力,也使得他们逐步的掌握了国家的真正权力。

这些人,也就是特朗普口中的Deep State。

随着近年来全球保守主义的回潮,以特朗普上台后开始大肆清洗Deep State为代表,从俄罗斯、沙特和伊朗,到英国、日本和印度,无论是亚欧法系还是海洋法系,各国都在紧随特朗普的步伐。

譬如英国特朗普的约翰逊,就逼着真正掌控者英国行政权的一号人物,内阁秘书马克·塞德威尔爵士辞职(即Yes PM 里面汉弗莱的职务),让其成为了英国历史上任职最短的内阁秘书,并将权力极大的内阁秘书肢解成几个职务,约翰逊将通过任命几个组长来实质性掌控国家权力。

500

通俗点来说,约翰逊就是抄袭明朝的嘉靖,干掉了内阁首席大学士,把决策权力分给司礼监的同时收拢权力。

因此,明朝皇帝们的花式负面不断也同样出现在了约翰逊身上,科举上来的精英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位首相出丑和丢人。

这就像YesPM里面,每次首相试图裁撤公务员或者回收公务员权力,都会被内阁秘书在公务员们的支持下,搞得极为难堪,随着约翰逊与公务系统撕破脸,他的各种负面也可谓是持续不断。

而特朗普和约翰逊对Deep State施压后的不妥协,也使得英美两国的精英文官系统,几乎一边倒的站在了他俩的对立面之上。

不要觉得巧合,我们的邻居,同样黯然离场的文在寅和安倍晋三,任期内也都是进行轰轰烈烈的公务体系改革。

所以,毫无战力的瞌睡拜登就这么被一路扶上了总统之位,原本党内支持率爆棚的约翰逊,也遭遇了保守党内部的逼宫造反,不得不黯然离职。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拜登说话不算话,对他一顿喷,是我们始终没有理解,在美国后特朗普时代,“睡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乃真决策者也”。

500

百年未有大变局的背后,是生产力的变革,而生产力的变革,又会进一步激化上层结构的矛盾。

无论是俄罗斯主导的新一轮克里米亚战争,还是特朗普约翰逊与Deep State撕破脸皮的战争,都是资本主义发展到一个阶段后,遭遇瓶颈时不得不诉诸于撕破脸皮的博弈。

站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角度,长远的来看,这场博弈的双方都应该被历史所淘汰,未来提供政府公共事务的,应该是透明化的数字系统,而不是世袭裙带或者同年同科。

但是短期来看,随着这些世界上最聪明的精英公务员们,遭遇了巨大的内卷和落幕危机,抛开了过去坚守的政治中立,从影子深处走上全球政治舞台,也必然会掀起一波波的血雨腥风。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