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上亿,无人接盘!澳门赌王的海上印钞机,毁于一旦?

500

文/ 金错刀频道

疫情下,只能靠自救过活的餐饮行业太惨了!

这三年,旺顺阁关店20家,没了1个亿,老板张雅青直播时,一度哽咽落泪。

汪小菲的麻六记,虽然极力否认倒闭,但关店赔钱都是事实。

没想到,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餐厅——珍宝海鲜舫也撑不住了,免费送都没人要。

500

一周前,珍宝离港,前往东南亚途中,突遇风浪,在南海翻转。由于事发地水深超过1000米,打捞艰难,珍宝再难“回家”。

珍宝王国在赌王何鸿燊手下,一度成为香港顶流。

周星驰电影《食神》里那碗黯然销魂饭,就是在这艘船上诞生的。

500

连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国际影星汤姆·克鲁斯等名流,都专门来此打卡。

500

这里曾是香港人的销金窟,每天流水超百万,堪称海上印钞机。

然而,疫情之下,珍宝海鲜舫裁员停业,连续3年亏损上亿。

昔日的香港骄傲,如今靠自救也难活了!

每天流水超百万,

香港电影捧起的网红顶流

曾经的珍宝海鲜舫,是电影圈的排面。

不管是香港大咖,还是好莱坞制作,都把珍宝海鲜舫当成取景宝地,造就了无数名场面。

在《食神》里,珍宝舫见证了周星驰和唐牛的终极大战。

500

在《007之金枪人》中,邦德在珍宝舫找线索的视频,让外国人感慨中国餐厅的豪华。

500

就连韩国片《夺宝联盟》里,全智贤、金秀贤相聚的名场面,都是包下整个珍宝舫拍的。

500

日漫《中华小当家》,黑暗料理大本营“楼麟舰”,简直是像素级别的复制了珍宝海鲜舫。

500

那时的珍宝海鲜舫,是无数明星追捧的顶流。

汤姆克鲁斯为《碟中谍2》做宣传时,周润发夫妇曾请他来这里用餐。

500

何鸿燊几乎每年都在这摆宴过生,最后一次生日,开了16席。

而且不管是哪国政要,还是明星大拿,只要到舫的客人,一律坐小船再登大船,还要提前预约。

因为珍宝舫白天要营业,想要取景只能等到晚上打烊。为此《食神》在晚上拍摄了足足一周。

经典格斗游戏《饿狼传说2》里,部分场景就复刻了珍宝海鲜舫的牌匾和船身建筑。

500

香港动画《麦兜菠萝油王子》中,麦太最大的遗憾是,结婚时没能在海鲜舫上摆酒。

为什么这些人都要追捧一艘船呢?

因为够奢华。

1972年,赌王何鸿燊和珠宝大王郑裕彤重建珍宝海鲜舫,4年花了3000万。

500

为了够贵气,船上的房间都以故宫建筑命名。像金銮殿、太和殿。

甚至花了两年时间,复刻了一张龙椅,让来宾可以租龙袍扮皇上。

500

不止名字,舫内装修也是极尽奢华。光是传统手工艺饰物和壁画就豪掷600万港币。

500

舫内装修从上到下,蹭的都是中国元素,从龙元素,到宫廷风,再到名画。

穹顶仿的是敦煌飞天,巨型壁画《衣锦荣归图》蹭的是《入跸图》,后者是明朝名画,现存台北博物馆。

500

除了装饰奢华,吃的也堪比满汉全席,舫中巨型海鲜池,名曰“观鱼水榭”,养了60多种生猛海鲜,玩起了现捞现吃的时髦吃法。

名人效应,再加上影视取景地加持,珍宝海鲜舫成为香港的门面。

鼎盛时期,珍宝舫曾创下一天登船游客上万的纪录,每天流水超百万,堪称“海上印钞机”。


500

亏损上亿,无人接手的烂摊子

辉煌不过十几年,曾经的印钞机成了赔钱货,如今白送都没人要。

2020年1月,受疫情影响珍宝王国裁员、停业、亏损。

500

珍宝舫归到香港仔饮食集团名下,是新濠国际的产业,幕后大老板是何猷龙。

500

过去一年,珍宝舫也在自救,与十多家企业和机构商讨,无偿捐赠,但没人敢接手。

500

为什么免费送都没人要?经营成本太高。停业后,珍宝每年检查、维修和保养费用就要数百万元。

港府做了个的施政方案,活化珍宝舫,最终流产。

雪上加霜的是,珍宝舫的海事牌照马上到期了,母公司船计划将船移往东南亚,说是暂时搁浅,但香港人都懂:珍宝舫真的回不来了。

500

46年间,珍宝海鲜舫九死一生,历经两次危机,有天灾也有人祸,都被赌王家族救活了。

60年代末,王老吉,不是你以为的凉茶王老吉,筹建了珍宝海鲜舫。就在开业前6天,发生四级大火,整艘船严重焚毁,34死42伤。

500

也就在这次危机,何鸿燊接手了烧毁的珍宝,其后收购太白海鲜舫、海角皇宫。后来人提到的珍宝舫,其实是三船统称。

珍宝第二次危机,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月亏损达上千万港元。

何猷龙加拿大毕业后,当上了新濠国际总经理,这家公司连亏3年,最值钱的就是珍宝舫。

他花了上千万港元革新,甚至推出了兔女郎表演。到2004年,珍宝王国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7%。何猷龙短暂为珍宝续了命。

500

十几年过去了,曾经的金主爸爸已经把目光放到了博彩业和私募基金上。

珍宝海鲜坊只是何猷龙商业商业版图上的边角,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太多商业价值了。

500

世界最大海上餐厅,不止毁于风浪

珍宝海鲜舫沉于南海,有人追忆往昔,有人则认为疑点重重。

500

首先,这艘陈年老船,船体本身没有动力,并不适合远洋航行。

500

再者,香港天文台曾预报,“局部地区有骤雨及雷暴,海有中至大浪”。

无论船体本身,还是天气,船移都不是一个明智选择。更为极端的猜测是骗保。

500

阴谋家们认为,船沉是刻意为之,公司不想支付维修费,又无法将其丢弃,人为制造了公海沉船事件。

且不论阴谋论的真实性,无法否认的是珍宝海鲜舫连年亏损是事实,从2013年开始至停业前,珍宝王国累计亏损1亿港元。

很多人将珍宝海鲜舫的没落归咎于疫情。

事实上,疫情只是压死珍宝的最后一根稻草,其根本原因是老套。

500

从2003年开始,香港开放自由行。借此机会,何猷龙打造珍宝王国,是希望改变珍宝海鲜舫老旧的形象,但这个“复兴”策略,治标不治本,走得依然是高端路子。

珍宝是游客才会去的“网红打卡地”,一如上海的东方明珠。

唯一不同的是换了个收割对象,从香港本地人变成了内地游客。

为了收割年轻人,珍宝舫装修更华丽了,但贵上天的还有价格。

一笼4个的烧卖50元,一份清炒素菜160元,西兰花要290元,点个海鲜人均500以上。


500

网红身份的另一面是,劝退大量香港本地人。对他们而言,要吃海鲜会去西贡、流浮山,而不是珍宝。

珍宝海鲜舫遇到了和所有老字号相同的难题——没有超预期。

北京厉家菜主打宫廷菜色,人均消费上千元,因被微博大V吐槽太贵、太难吃,被骂上了热搜。

500

说的直白点,厉家菜被骂不是因为太贵,而是因为不值,这是一份低于预期的菜品,结果只会让人失望。

和历家菜一样,珍宝还在用老一套应付年轻人。《食神》主演田启文调侃说,珍宝舫的点心只剩下八款,选择性不多。

500

在香港电影频繁现身的配角珍宝王国,曾经吸引过不少内地游客,但年轻人越来越不吃这套了。

500

这届年轻不是一部电影,一份情怀就能轻易糊弄的。

网红店这么多,年轻人有什么理由,花上500港币,吃一桌子海鲜呢?电影这张牌救不了珍宝。

比大多老字号更惨的是,珍宝王国不单单是个餐厅,其船体本身就是消耗品。

海角皇宫与珍宝同出一源,1999年金融危机后,曾被售往菲律宾。几经波折和再次停业后,2011年海角皇宫被运往青岛。

原计划是想复制珍宝舫,建海上高端餐饮场所。

500

直到今天,这艘大船默默地停在青岛码头,没有投入运营。

青岛市国资委主任曾说,由于船体情况比较复杂,周边配套设施不到位,所以租赁企业没有把它投入运营。

时至今日,珍宝舫文化价值远远高于商业价值。

结语:

历经46年,珍宝王国终成香港人的集体回忆。

珍宝船沉后,《食神》导演李力持发文:“永远再见,只剩回忆。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孔诰烽,在Twitter上写道:“走吧,别再回来。”,甚至将珍宝称之为“垃圾”。

500

珍宝只是香港餐饮的一个缩影。

从许留山,到鹿鸣春,不少香港老字号黯然离场。2020年香港平均每个月都有200多家关门。

疫情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再辉煌的餐厅,如果不推陈出新,守住产品线,也会没落。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金错刀」阅读原文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