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富可敌世界?看过他的资产清单就知道这不是玩笑【细说紫禁·毛立平】

文 | 毛立平

大家好,我是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的毛立平。上一集我们讲到,和珅在乾隆朝受到皇帝的宠幸和重用,并且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贪贿聚敛,积累了巨额的财富。据说《华尔街日报》曾经评出过一个世界富豪榜,我国的和珅榜上有名。可见和珅不仅在乾嘉时代是个有钱人,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都是榜上有名的超级富豪。

那么和珅究竟有多少钱?可惜,正史中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数目,虽然嘉庆抄了和珅的家,但并没有公布一份完整的抄家清单,所以和珅的财富总额我们不得而知。既然正史缺席,那笔记和野史可就又出来填补空白了,清代笔记中出现了各种和珅财产数额的记载和抄家清单的版本,可谓言人人殊,很难说哪一种是真的。

这里呢,我们就先以数目较大、也是流传最广的一个数字,八亿两,来作为讨论对象。和珅的总资产达到白银八亿两,这是我们之前经常提到的《清稗类钞》中的记载,书中说乾隆驾崩后,和珅就被嘉庆赐死,“籍没家产,所得凡值八百兆有奇,悉以输入内府。时人为之语曰:‘和珅跌倒,嘉庆吃饱’。”中国古代“百万为兆”,八百兆就是八亿两银子了。

另一个记载是清人薛福成在《庸盦笔记》中收录了一条嘉庆皇帝的上谕,其中明确列出了和珅的抄家清单,将家产一共编成了109号,说其中83号尚未估价,仅估价了的26号就价值(银)二万二千三百八十九万五千一百六十两,也就是2.2亿余两银子,那再加上剩下四分之三未估价的财产,按比例来算的话,差不多也有8亿两了。

那么,八亿两白银是个什么概念呢?我们来给大家做一个对比,就是康乾时代国家的财政总收入,每年大概是三四千万两银子,国库存银的数量到乾隆朝后期时达到了七八千万两银子,以前都没有过这么多的存银,所以皇帝都觉得库存有点太多了,说这么多银子压在库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得拿出来干点事才好。

那如果和珅真的有八亿两银子的话,就是相当于以他一人之力,贪出了二十年的国家财政总收入,是当时国库总存银量的十倍多。这个数字显然是有点太过夸张了,如果按照一些西方学者的估算,十八世纪中国的GDP占世界GDP的三分之一,那和珅的财富可不是用“富可敌国”形容得了的,简直是“富可敌世界”了。

因此,已有不少学者对八个亿这个数字提出了质疑,比如有学者指出,如果按八亿两来计算的话,和珅当权也就二十多年的时间,岂不是他一人每年都要把国库收入的大部分纳入自己腰包了,那这个国家还怎么运转?其次,以上说法的出处也不可信。薛福成引用的嘉庆皇帝的上谕,不仅原文在语气上不像出自皇帝之口,连薛福成自己也说这里面的清单是“世俗传抄之本”,说自己在书写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了九十多年,难免有不真实的地方。因此,八亿两银子,的确不太可信。

那么和珅究竟贪了多少钱,其实我今天也很难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比较可信的史料来给大家做一个分析,让我们看看这位18世纪首富究竟是一个什么概念。

和珅获罪后,奉旨查抄和珅家的定亲王绵恩等人给皇帝上的奏折表明,他们一共抄出了黄金三万三千五百五十一两,这个是什么概念呢?我算了一下,大约就是黄金1.68吨,当然大家知道我的数学不太好,如果算错了的话请大家指正。还抄出了白银三百余万两,也就是大约150余吨,此外还有当铺20座,取租房,就是用来出租的房子一千零一间半,取租地,就是用来收租的土地一千二百六十六顷,放贷银,就是借出去的高利贷二万六千三百一十五两。除了专门用来出租的房屋之外,还抄没了和珅自己居住的豪华府第和别墅若干所,和珅的家本在西直门内驴肉胡同,这里被称为“和宅”。

有学者考证,和珅本出身正红旗,后来因为受到皇帝的宠爱而抬入正黄旗,这个我们在上一集讲过。但是从他家的房子所处的位置来看,还是很符合我们之前讲过的八旗的分布方位:大家还记得吗?就是黄旗在北、白旗在东、红旗在西、蓝旗在南这样的分布格局,所以和珅是在西直门附近,符合红旗的位置。随着和珅的发达,他又在德胜门内什刹海畔修建了豪华的新宅,大家看德胜门在北边,这就更符合和珅正黄旗的新身份。这座府第,就是现在的恭王府了,因为后来咸丰帝把这座大宅赐给了弟弟奕䜣。

这座府第的豪华程度是非比寻常,宅子分为左、中、右三路,后方是一座大花园,宅中楼台水榭、假山亭阁,还从什刹海引进了水流,让家中是有山有水,还是活水,一般只有皇家园林才能达到这种纳自然山水入园的规格,大家看光凭这一点,和珅的房子就僭越了。和珅还在宅中用楠木建了一所“安德堂”,竟然是仿照宁寿宫建的。宁寿宫是乾隆为自己禅位之后准备的颐养天年的宫殿,建筑规制和格调都是超高的,而和珅白天在宫里陪伴乾隆皇帝,回家后竟然也享受着和皇帝类似的居住环境!和珅还在宅中南院建了一道夹壁墙,抄家的时侯从墙里挖出了黄金两万六千余量,当然院子里面还有地窖,抄家的时侯也从地库当中找出白银两百余万两。可见“家藏万贯”这个词,用在和珅家里是有点小词大用了。

除了正宅之外,和珅还在西郊海淀有一座大别墅,叫十笏园,和乾隆喜欢居住的圆明园相毗邻,据说是当时海淀最大的一个私人园林,园子里光房屋就有一千余间,游廊亭榭三百多间,园子里还有个大湖,就是现在北大的未名湖,是的,北大的校园曾经也有一部分是和珅的别墅,现在校园当中湖心岛和上面的亭子,以及湖上的石舫,都是和珅当年建的,建筑形式是仿造了圆明园的蓬岛瑶台和颐和园的石舫,得,这又是后来的一个僭越之罪。此外,乾隆常去的地方,也都有和珅的宅子,比如承德避暑山庄和京东盘山等地,乾隆行宫的附近也都有和珅的房产。和珅还在京东的蓟县提前给自己建造了豪华的坟墓,其规模之大、规格之高,使得民间称其为“和陵”。

那这些房产,包括当铺以及各种店铺,具体应该折算成多少钱,就很难有确切数字了,何况和珅的财产还远不止这些不动产,后来嘉庆给和珅总结的二十条大罪中,其中一条说和珅“家里银两及衣服等件,数逾千万”,另一条说和珅家里光珍珠手串就藏了二百余串,比内廷所藏的手串还要多了好几倍,而且不仅数量多,品质还高,其中的大珠,竟然比皇帝御用冠顶上镶嵌的那颗东珠还要大!而各类整块的大宝石,和珅收藏的是不计其数,也远超内务府的存货。

那数额这么巨大、品类这么齐全而繁多的金银财宝如今一体抄出充公,让嘉庆皇帝大概又是气愤又是欢喜,气的是一个大臣竟然能贪污这么多钱,家里的宝贝甚至比皇帝的还要多,还要好,那么大的珍珠大概是让皇帝都开了眼;喜的是嘉庆即位的时候,清朝已经走过了鼎盛的康乾盛世,经济开始下滑,特别是经过他老爹乾隆半个多世纪好大喜功的花费,内府财政开始显紧张,这下得到这一大笔进账,怎么能不高兴呢!

总之,虽然和珅资产总量的数目不明,却没有几个亿那么多,但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两的银子,还是有的。清代除了皇帝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有这么多钱,有学者指出即便是一些比较富裕的、善于经营的皇子或者亲王,家里有个几万两、几十万两银子都算是很有钱了。难怪当时连皇子都羡慕和珅的生活,觉得自己比不上这位“二皇帝”。这就解释了和珅在贪官中为什么最为出名,因为他贪得最多,前代的贪官,论贪污数量金额都远远比不上他。

那么,既然这么豪富,有钱人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其实关于和珅的生活记载是很少的,有记载说他每天早晨都要喝用珍珠粉熬成的粥,家里不是珍珠多吗,也戴不完,就磨成粉熬粥喝,据说这也是和珅的养生之道,他曾经向人夸耀说:“服珠心窍灵明,过目即记,虽一日之内诸务纷沓,而胸中了了,不会遗忘。虽百手登记,不能如是也。”就是说,机要之臣们每天都是日理万机,为了让自己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条理分明地记忆在心,我们以前讲过张廷玉的办法是每天晚上回家后,在灯下用蝇头小楷把这些事情都记在秘册上,来增强记忆,而和珅觉得这种办法无疑是太穷酸了,即使用一百只手来记,也不如自己服用珍珠粉效果来的好。我怎么觉得说到这里是有一种给珍珠粉打广告的感觉。

不仅吃的讲究,由于和珅长相是“仪容俊雅”,是个美男子,所以在穿着上也十分讲究,刚才我们提到嘉庆说和珅家里衣服数逾千万,这么多衣服怎么穿得过来,平时怎么收纳和摆放,可能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像力,毕竟和珅拥有自己的绸缎库、皮张库,想来穿的时候一定是选最时尚和能体现他身份的衣服。据说他有一件衣服的纽扣是用西洋的小钟表做成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衣服穿出去走在18世纪的大街上,会引起怎样的注目。至于这些西洋小钟表,应该是来自和珅自己的“洋货库”吧。

但是也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和珅虽然富有,却是个守财奴,平时抠门得很。《啸亭杂录》记载说,和珅“赋性吝啬,出入金银,无不持筹握算,亲为称兑……其家姬妾虽多,皆无赏给,日餐薄粥而已。”就是说和珅不仅对钱看得很紧,妻妾跟着他也没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不但从来不给她们钱花,每天也就给喝点稀粥而已,不知道这个粥是不是也是用珍珠粉做的呢。但是这也我们呈现了另一种贪官的形象。

我觉得这一记载虽然不无夸张,但是也有它的合理性在里面,因为和珅出身贫寒,虽然我们在上集讲过他家里也有祖上传下来的世职,起码应当属于旗人当中的中等人家,但是因为他从小就失去了生母,父亲常年在外任职,后来父亲去世得也比较早,所以和珅的青少年时代一直在体尝经济困窘之苦,他后来在写给弟弟和琳的悼亡诗中也有这样一句说“看汝成人瞻汝贫,子婚女嫁任劳频”,揭示了兄弟俩从小在困顿的生活中相依为命的这样的状态。

经历过贫困的人可能都会有这种体验,就是特别怕穷,使劲地想聚敛财富,而即便再有钱也舍不得花。在某些方面,和珅也可能属于这一种类型,贪了钱自己舍不得花,最终让毕生积累的巨额财富落到了嘉庆手中。这样说来也没错,和珅的钱财本来就是利用皇帝赋予他的特权而得到的,最终又回归到皇帝一家,也算是财富的一种流通方式吧。

但问题是,得了钱的嘉庆并不想承认自己拿了那多钱。不知道嘉庆自己有没有听到过“和珅跌倒、嘉庆吃饱”这样的说法,但他的确一直在为自己并不稀罕和珅的钱做各种辩解。比如嘉庆曾反复强调:“朕所以办理和珅者, 原因其蠹国病民、专擅狂悖, 和珅一日不除,则纲纪一日不肃”;还说“和珅任事日久,专擅蒙蔽,以致下情不能上达,若不立除元恶,无以肃庶政整饬官方”。也就是说除和珅是由于他蠹国病民、专擅跋扈,而不是为了他的钱。这个也不无道理。

我们前边讲过,每一朝皇帝即位或者亲政,都要将前朝老臣扳倒才能树立起自己的权威,把权力收归到自己手中,嘉庆当然也有这个需求,何况和珅还劣迹斑斑、贪贿聚敛,除掉他既扳倒了前朝的权臣,又大快民心,何乐而不为呢?至于财产,嘉庆表示,自己从来就不爱财,他说:“朕在藩底时,则一切财用犹有人己之别,今已天下为家,岂仅以藏诸府库者视为己有”,就是再多的钱,从朕的眼光来看,“亦不过在天之下,地之上耳,何必辗转根求!”就是说我从小就不在乎钱,现在当了皇帝,天下都是我的,我需要去谋求和珅的钱吗?

为了表明自己真的没拿多少钱,嘉庆在上谕中说:和珅的物品当中,“除违制之物,如正珠朝珠,圭式案之类原不可以颁赐臣工”,就是这些东西都本是御制的物品,没法再赐给别的大臣,“其余若章服什物,俱各视王公文武大臣,以及御前乾清门侍卫等品级职分应用者,悉行分赐,下至宫中内监,亦无不偏邀赏赉,而留赐和孝公主更不可胜计。惟零星破旧物件,始交崇文门变价,所值无几,此人所共知也。”就是说多数的东西我都分赐给大家了,只剩下一些破旧的、没人要的东西我把它给卖了,而且也根本不值多少钱。

的确,嘉庆是将和珅财产中的一些物品赏赐给了各类人等,比如他提到留给和孝公主的最多,毕竟和孝公主夫妇是和珅的法定继承人,从情分上来讲,嘉庆这个做哥哥的也得给妹妹妹夫留点生活之资。所以,和珅在京城的住宅和别墅,包括宅子里面的仆从,都划出了一部分留给和孝公主和额驸丰绅殷德使用,一些衣服和日用品也赏给了公主夫妇。

和珅的住宅其他的一些部分,比方说正宅的前所被嘉庆赏给了庆郡王永璘,海淀别墅的东段则赏给成亲王永瑆。和珅的多座当铺,嘉庆把永庆当赏给了永璇,庆余当赏给了永璘,恒兴当赏给了奕纯,恒庆当赏给了永琅,其他的就都收归内务府了。其他类型的财产也大多如此,赏给了王公大臣一小部分,像嘉庆提到的侍卫和太监都有分及,不过是给他们分了一些和珅的旧衣服而已,还有一些零碎的物品的确是拿到崇文门变卖了,变卖后的收入也都收归了内务府,也就是说归皇帝自己所有了。

所以多数学者都认为,抄家之后,和珅大部分的钱其实都归了嘉庆,拿了钱还不想说,这也是为什么和珅的抄家清单在正史中被做了模糊化处理的原因之一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