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杭州周边一带的城乡结合部、农村,那确实基本算城市化了

【本文来自《陆铭:了解中国市场的分割程度,就能理解这两份中央文件的意涵》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清晨风徐来
  • 江浙沪的小城市农村已经充分体验到了土地的珍贵,每年上级给的建设用地指标没有多少,耕地保护的要求十分严格,在这20年间,我们有深刻的体会,20年前有人故意违建,然后罚款后就转正了,现在如果有人违建,占用永农,不论什么项目,拆了再说

对的,以前农村自建房确实有不少是超面积或超层高的,超面积主要指的是正式用房和小房子,所谓的小房子一般还是和部分农村地区家庭手工业有关,比如纺织之类的,超层高主要是正式用房本来规定最高三层或三层半,一般人家自动四层起建,然后其中一层或两层用来出租。当然这种情况主要还是在围绕中心城区或工业园区比较集中的地方,并不是完全普遍的;

以我比较熟悉的杭嘉湖一带来看,围绕杭州周边一带的城乡结合部、农村,那确实基本算城市化了,务农几乎很少很少,所谓靠拆迁致富的,主要就是杭州周边、而且也不包含杭州全部各区,像桐庐富阳可能就没萧山余杭九堡乔司下沙这些地方拆迁致富多;还有一部分拆迁在农村地区,主要是修路造桥、以及后来的新农村建设。这些地方其实是浙北比较没特色的地方,基本就靠轻工业发展致富,再往浙东、浙南一带走,情况又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所谓土地的珍贵,怎么说呢,一部分是在拆迁过程中理解的,一部分是在乡村建设中发展起来的,一部分是跟家庭手工业的生产资料相关等等,这都是跟当地的产业发展有关,浙江当然也有不怎么样的地方,那里的土地恐怕也就是所谓的“不值钱”。当然这几年就像楼主说的,管的相当严格了,违建几乎不可能了,拆、罚两手都有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