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信息发错群为啥不能谎称盗号

郑州某高校的副院长,突然甩了一条信息在工作群,内容相当之露骨,尺度极其之大,大到什么程度呢?许天说让他想到了东京热。

所以我狠狠打码了,大家看看就好,毕竟我的读者里也有很多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的。

500

当领导意识到发错群了之后,已经撤回不了了,于是领导紧急回应,说是被盗号了,信息不是自己发的,自己是报警之后拿回微信号,才发现发了条这么色情的信息,请大家不要误会。

后来官方发布通告,说盗号是说谎,至于报警就更不存在这回事儿了,而涉事领导也不说盗号了,说这条信息是给自己老婆发的,和别人没有关系。

希望这位领导听说过一句话,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从盗号到报警到说给自己妻子发,这个危机公关水平,实在是令人汗颜,目前,这位副院长已经被学校给撸掉了。

这件事情充分说明,目前形势下,相当大一部分学校的所谓领导,虽然教书育人,一副站在世界前沿、非常上流的样子,就不说行为上不上流了,但肯定不前沿,基本是用上个时代的认知,理解这个时代的技术。

对于这部分人而言,生活里最大的矛盾,无疑就是新技术越来越大众化和自己越来越跟不上大众化的新技术之间的矛盾,弄不好就整出点什么笑话。

500

事实上,乱发信息到群,又来不及撤回,说自己被盗号了,是最不可取的做法,为什么这么说呢?很显然了,说盗号就是甩锅,甩给谁了,腾讯的安全部门。

于是自己乱搞的矛盾就变成了腾讯被搞乱了的矛盾,问题就在于,你猜腾讯愿不愿意配合你,拿自己的企业形象,配合你演这出戏呢?我要是腾讯,我肯定分分钟辟谣,直接怼脸上打。

把锅甩到盗号上,还有另外一个没办法解决的事儿,就是黑你微信号的人的动机,总不至于把号黑过来就为了往你工作群扔这么一条露骨的信息吧,要是你钱没少,重要信息没丢,就只是发错了一条信息,这个黑你微信号的人怕是有病吧。

所以你看,说成是盗号非常不可取,首先第三方肯定不愿意配合你,同时你还得营造自己丢了几千几万块钱这种假象来配合一下,可是万一没配合好,惊动了腾讯,调查一下发现你只是左手倒右手,风险就更大了。

而且这位学校领导脑回路也非常惊奇,说自己被盗号之后,是通过找到了警方相关部门把账号要回来了,

我猜该学院领导在说这个谎的时候,肯定以为微信不是腾讯的,而是国家的,所以才说找了相关部门帮忙找回,否则也不会知道全宇宙都不知道微信号归哪个相关部门管这种顶级神秘的事儿。

你看,互联网普及了十几年了,看来普及程度还是不够。

这位学校领导肯定没意识到,说自己报警找了相关部门把号要回来了,其实也是把相关部门往火坑里推。

你盗个号,也没丢钱,也没重大损失,报个警相关部门就把号给你找回来了,效率感人啊,那么让那些丢了几千几万甚至更大的金额至今还没找回来的人,怎么看警方?形象还要不要?这算不算谋私,相关部门岂不是变成了你家的相关部门?

为什么说这位学校领导危机公关拉胯,一个破事儿,把两个大的第三方都拉下来给自己背锅了,太勇了。

那么,像这种发错色情信息之后,要怎么给大家一个说法呢?

首先肯定不能把另外的第三方扯进来,盗号说法就属于这类,第三方不会陪你瞎演戏的。

我觉得可以参考著名监狱艺术家陈清泉先生的做法,把事情往艺术上搞。比如陈清泉哪怕被抓了个现场,人家也没说把锅甩给第三方,陈清泉的说法是:「我是来学外语的。」

500

套用这个思路,色情信息发错群,大可以同样往艺术上靠拢嘛,而且没有抓现场,圆起来也没那么大难度,可以这样做:

1、知乎体,具体是这样:

把XX和XX拍给我再睡

……

就以这句话为开头写一篇小说吧,这样的开头有什么不好?

不要自我禁锢嘛,要敢于放飞自我,撑大自己的想象空间,要直视人性。

就这么写吧

你看,色情信息很快就是文学小说创作了。

2、公众号标题党体,具体是这样:

把XX和XX拍给我再睡

……

就可以用这个标题,没有什么不好嘛,你们刚开始玩,要懂得怎么吸引人家嘛,不要在乎那么多禁锢,用吧

你看,色情信息很快就是公众号标题创作了。

3、文学金句摘抄,具体是这样:

把XX和XX拍给我再睡

……

再把XX和XX拍给我

果然,人不是从娘胎里出来就一成不变的,相反,生活会逼迫他一次又一次地脱胎换骨

你看,这就变成了马尔克斯金句录抄了,甚至在另外一个群,说不定还有一场震撼灵魂的文学洗礼呢。

总之,脑瓜子要转得快一点,同时建议各位学校的领导没事修习一下文学和艺术,到了关键时刻,艺术才是真正的万能锅,只有艺术才能包容这么强悍的尺度。

什么荒诞色情妖魔鬼怪,艺术都能容。

这里是 -- 新90后的另一番天地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