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普及性教育而各种表象没有得到解决,那么中式少子化问题将会成为日式问题的变种

【本文来自《如何看待专家建议将婚恋教育纳入教育体系?》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我从B站来
  • 日本的儿童性教育做得非常好

    ?

    ?

    ?

    你是指拥有世界上最大色情产业、最大的红灯区、性变态人口比例最高、出轨率世界前列、原地踏步30年的那个日本吗?日本的少子化问题跟性教育做得好不好基本没关系,至少不是前五的原因,就业环境、物价(房价)、社交环境、育儿环境,以及女拳遗留问题这些才是大头。而我们呢?彩礼和消费主义只是表象,甚至所谓的男女矛盾也只是表象,长辈的控制欲甚至都不是最大的原因。一句话,18岁前多看两眼异性都是罪过,22岁后还没谈过恋爱、28岁没有性经验、32岁还没结婚,尤其是女性,会被如何评价还用多说吗?

    我回忆过往,接受的最好的性教育竟然是小学,校长和老师们筹划了许久,也提前打了报告,好不容易找了一对有孩子的愿意做性教育的老师夫妻,男女分课,女生课只有女老师,男生课夫妻一起,看卡通化的图片和立牌,讲解身体各个部位的学名,讲生理期和怀孕,讲发育和第二性征,讲遗精和互相尊重,讲情窦初开,讲父母婚姻、家庭关系...然后下个学期这个课就没了,没了!怎么没的?

    讲白了,80前大部分都是不合格的父母,尤其是6070,因为他们只会傲慢地说“我们当初怎样怎样,没什么好吃的,住的怎样怎样,没人看管没人细教,都是大带小,都是自己学,不也过来了?”“现在全家都围着你一个人转,你也不用下地活儿,只用好好学习就行了,这有什么不好的?”呵呵

    “我们不需要知道电子游戏是什么,它会不会造成近视,它会不会上瘾,我们只需要一个背锅侠,一个可以掩盖家庭教育失败、学校教育失败、社会教育失败的东西,现在它叫游戏,十五年前它是早恋,二十五年前它是偶像,三十五年前它是香港电影,四十年前它是武侠小说。"

那么依照你的观点,中国少子化问题和日本少子化问题的根源不同,日本普及性教育后无法解决的问题,中国通过普及性教育后是可以解决的,性教育的意义在于通过强力的行政干预,切断“不合格父母”的传承锁链,使一代人中普遍诞生——或者说改造出合格的父母,但这条解决方案有两个问题:

第一,有权力在义务教育中强行设置性教育课程,并且将其纳入评价体系,并且判决把任何不及格的人开除出社会的,并不是一个只存在于科幻作品中的超级人工智能,而恰恰是你所说的不合格的60和70,以他们的价值观,把全套性教育(而非仅仅是生理结构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是不可想象的,即使纳入高中课程也不行(纳入大学课程也许有戏,但一切都太晚了),因此你所说的这个错误的连环从一开始就没有斩断的可能,因为6070垄断了教育权(这是并非坏事,不然可以参见香港),他们会通过教育传播自己的价值观,并且只会提拔与他们价值观一致的80接替自己的位置,重复自己的错误,因此如果没有一场灾难性的暴雨,他们的价值观就是永续的,永远不会退场,而制造一场灾难性的暴雨的危险性,40年前的历史已经叫我们领教过了,谁也不会为打破区区现状再去冒那种可怖的风险。

第二,彩礼、消费主义、性别矛盾、控制欲这些东西,也许都是表象,严苛的性道德才是内核,即使我们假设这是对的(是的,“假设”,我也承认那些是表象,但我认为内核是价值观演化,而非性道德,说到底性道德是跟随价值观的),那么还有一个风险,表象不代表不存在,它的虚实是可以互换的,因为这些表象和内核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普及了性教育而各种表象没有得到解决,那么你将会面对无数在思想上打开了新世界的开关而肉身依然停留在旧世界的人,那么中式少子化问题将会扭曲成为日式少子化问题的变种,之所以说是变种是因为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毕竟还不存在发展停滞的可能性。

但这些表象会随着发展而解决吗?我同意按下打开新世界的开关,而且承认按得越快越好,但表象的解决必须是这项工程的配套工程,不能幻想按下开关后这些表象会迎刃而解,飞机必须在软着陆和跑道着陆之间选一个,硬着陆不可接受。当然了,你我都无能为力的是,如何解决把开关锁死的人。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