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规定老师和学生不能有时空交集?我忽然有一计ヽ(°▽°)ノ

T大的疫情防控政策,之前一直是入校报备审批制:你在系统里申请出校/入校,写明地点、原因,系统审批。整体上还是比较快乐的。

不过最近北京防控措施渐渐升级,T大也在五一前改了政策:严格全体教师、学生各种“非必要不XX”。这下整个五一假期,大家都憋在学校操场上夜夜笙歌500

500

我其实一直不太能get“非必要不XX”这句话,因为不知道如何定义什么是“必要的”。但从T大封校的结果上看,感觉学习、科研啥的都非必要,只有蹦迪是必要的。

以及这个五一假期我才知道,这帮来自全国各地的状元们原来这么会蹦迪500不知隔壁P大同学们现在是什么状态……

500

想象中的清华 与 实际上的清华

试从左图中找出我500

假期之后,又升级了,这次的文件出现了一种新的表述:教师最大限度减少出入校,入校后应避免与学生有时空交集[1]

“师生的时空交集”这个词听着就非常科幻,有一种老师穿越时空来教你的浪漫。翻译成《Space-time Intersection》,我已经脑补出了诺兰的一部大片。

然而什么是时空交集呢?2022年3月25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2]:“时空伴随”有时又叫“时空交集”,一般是指14天内,与新冠确诊患者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网格内,共同停留过一段时间的人。

那什么是同一个时间和空间网格,停留一段时间又是多久呢?

我查到的结果是,长沙、嘉峪关、成都三地的疾控部门对此给出的定义[3]:时空伴随者是指与确诊号码在同一时空网格(范围是800m x 800m)共同停留超过10分钟,且最近14天任一方号码累计停留时长超过30小时以上,查出的号码为时空伴随号码。

看着这个定义,我不禁在想,老师和学生不能有时空交集的话,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500

我重读了学校的文件,它规定了老师应当避免与学生产生时空交集,但并未对学生进行规定。从严格意义上讲,现在T大的老师们似乎应当主动避免位于同学周围800米的网格范围内500

T大的地图如下,左下角黑色标尺为200米,它的4倍为800米。这800米还是相当长的啊!理论上说,只要老师能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那基本就是有时空交集了。老师吹过你吹过的晚风,也肯定是有时空交集了。

500

此时我忽有一计。将T大划分为800米网络,遣六员虎将。一个站在桃李,守C楼、控丁香。一个雄据紫操,遥望东北门。一个放在西边医学院,一个静卧南边明理楼。一个胆大的驻扎二教,或者干脆漂在荷塘月色上。最后一个待在化工系,傲视各大系馆的科研密集区。

凡此6块800mx800m的网格,基本覆盖了主要的学习科研区。全校老师见了,均需退避这六员虎将800米开外,这直接就进不来了。

500

(以上纯属胡扯,请校长不要开除我)

同学们也比较难受,毕竟又回到封校时代了。不过我校有一个博士生宿舍叫双清公寓,在学校外边。住在双清公寓的同学每天坐班车闭环往返学校,基本算是唯一能出校放风的学生。

500

住在双清公寓的同学,每天要预约往返班车的时间。从预约时间表里,我们可以看到,清华博士的作息还是相当健康的500

500

时空交集的规定对导师们的影响也很大。现在导师们都进不了学校,即使进校了也不能看学生,否则显然是有时空交集的。这样学生们的科研肯定是放羊了要自己加倍努力了500

如果哪个导师想过来偷偷看学生一眼查个岗啥的,只要派课题组里的一员大将,向导师玩命冲去,导师将为了避免产生时空交集而被迫朝反方向逃跑。

当然,如果你真这么干了,等学校解封那天,导师入校之后,你和导师的追逐逃跑关系可能会反过来。(以上纯属胡扯,请导师看了不要把我踢出组群)

时空交集对系内的活动也有很大影响。比如最近博士硕士们要中期答辩、毕业答辩,都可能要改线上视频会议了,因为答辩者不能和教授们出现在同一个屋里。给系里交中期报告、毕业论文之类,都改成线上提交了,因为不能和系办的老师产生时空交集。

我们提出,能否我们把论文扔到系办门口就跑,等跑远了,系办老师再出来拿?不过目前没有人理这个提议。

最后毕导要提醒大家,疫情封校虽然对生活有很大影响,但课程该学还得学,科研该做还得做!希望大家能保持快乐的心态!希望疫情早日过去!

参考资料

[1]. http://rsc.tsinghua.edu.cn/rscbg/detail.jsp?boardid=22&seq=5739

[2]. http://www.gov.cn/xinwen/gwylflkjz189/mobile.htm#

[3]. https://mp.weixin.qq.com/s/ZKc99PQnIAhzLqbfC5q8Hg

全部专栏